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看了神奇动物在哪里2之后我已经不能把HP和神奇动物的世界链接在一起了……感觉虽然是同一个世界但总有些差距。另外,看看人家GG多会洗脑,迷妹多优雅。对着孩子下手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Tom啊,你长点心吧……

虽然在车上但不是车的车

“该死的”西弗勒斯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

通勤时刻的列车上总是人满为患。

他在上车的时候没有占到好位置。一向在外面不想与别人引起冲突的他被挤在了车门和座位靠背的夹缝里。

这并不怎么让人觉得难以接受。毕竟座位的靠背比他想象的要柔软。但他面前是小天狼星。

黑发男人此时正双手撑在车顶,被后面的人挤得龇牙咧嘴。

然而他看起来却很开心。他的下半身和西弗勒斯的小腹靠在一起。随着地铁的颠簸不住的互相摩擦着。

西弗勒斯往后靠了靠,试图和小天狼星保持一定距离。

这不是个好开始。他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气氛越来越难以言喻。

这时候地铁突然刹了车,西弗勒斯没有防备,被车的惯性重重的甩到了车门玻璃上又狠狠的甩了回来。

“妈的……”鼻子中传来的酸意让生理泪水充满了他的眼眶。

“你可以搂着我的腰。”小天狼星低头看着西弗勒斯,他刚才被甩了个措手不及,差点踩坏身后的婴儿车。还好他及时的抓住了车顶的吊环,才没有发生意料之外的糟糕事情。

他惊魂未定,刚想爆句粗口,就听见西弗勒斯抢了他的台词。“哇,这可真是……”他心里想。

西弗勒斯仔细的思考了小天狼星的提议,然后果断的拒绝了。“不”他说“我完全能撑得住”

“是么”车子在停靠站停下,对面的车门咯吱咯吱的打开了。有些人排着队下了车,车外的冷空气涌进了车厢。

西弗勒斯松了口气,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和手臂“你看,下车的人不少,我还有可以活动的范围。”

小天狼星迟疑的看向车外,穿着各式风衣的上班族们正拥挤着从电梯上飞奔下来,毫无章法的堆满了这个狭小的空间,甚至比刚才的人更多了。

“看来并不如你所愿。”小天狼星耸肩,现在他只有肩部以上可以动,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背着吉他的年轻人在车门关闭的五秒钟前挤进了车厢。

“嘿!”小天狼星尖叫起来“你踩到我的脚了。”

“对不起,先生。”年轻人慌慌张张地转过头,身上的吉他却撞到了更多人。他不得不向身边的每个人道歉,头上白色的棒球帽也变得歪歪扭扭的。

西弗勒斯略带不满的评论了一句“在知道会给别人添麻烦之前最好仔细动动脑子。”

“得了吧…那是只有年轻人才有的活力。”小天狼星立刻低声的反驳道。

“原来粗鲁和莽撞在布莱克先生眼中称得上青春的活力。”西弗勒斯毫不留情的回复道“那您年轻的时候还真的是活力满满。”

“总比你这个死气沉沉的人要好得多。”小天狼星抬起高昂的头颅,似乎在为自己的言论增加一点可信度。

西弗勒斯嗤笑一声“我希望你能记得我的死气沉沉是拜谁所赐,布莱克。”

“喔,我们为什么要讨论以前的事情呢。”小天狼星不耐烦的转移了话题。

他们两个每次在争论这些问题时都是以互相发射恶咒结尾的。

“你说得对,讨论这些没有意义。”西弗勒斯咬住下嘴唇,他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咄咄逼人。

虽然年轻的时候他们互相看不顺眼,然而现在他们则是在一起生活的伴侣,一些陈年往事根本不需要重新提起来。

气氛尴尬了几分钟,小天狼星看着车顶的广告,西弗勒斯在心里背诵着制作一个简单的感冒药剂需要哪些材料。车又停了下来,那个背着吉他的年轻人被推搡着下了车。

“所以我们和哈利他们约好了几点见面?”小天狼星最先忍受不了尴尬的气氛,他找了个傻问题。

“下午一点,我们出门早了,还可以去周边转转。”西弗勒斯也顺势找了个台阶下。

——————————TBC———————————


后续什么的不存在。本来想写个车,但是不知怎么就写成了日常。




有关新开的如何正视自己死对头那篇,想听一下大家的想法。
现在有两种选择,一,傻白甜。死皮赖脸大狗X教科书般傲娇的教授。
大狗后知后觉,对教授进行了疯狂的追求,然后两个人在一起酱酱酿酿。
“西弗勒斯,我想你~~~~”
“死ね!バカ犬!”


二,后知后觉大狗XPTSD教授 教授辞去院长职位在麻瓜世界生活,平时在医学院里听课,了解麻瓜的医疗技术,也强迫自己去看心理医生。平时喜欢泡在图书馆里看各种医学书籍,但对解剖课有强烈的感应。(有待考究)生活来源于与圣芒格合作,提供平时所需的药物和自己的积蓄。但同时还是忘不了过去所受的伤害和战争的恐惧,所以依赖药物和酒精。在被大狗发现之后,一度非常抵触与大狗接触,但最后逐渐接受并最终在一起。

个人觉得虽然教授对麻瓜世界比较厌恶,但并不是百分之百不能接受的。不过还是觉得去看麻瓜的心理医生这个设定有点奇怪(?)

一开始只不过是挤下班时的电车有感而发才写了(一)准备当个小段子发出去,然后就没结尾……所以准备填坑。第二个想法呢,想了好久,不敢动手。对心理问题这个领域知道的不多,怕写的乱七八糟还OOC,所以一直在纠结。于是拜托大家的意见,反正一好写就是啦233333333如果写第二个想法,大概只能做到半个月更新一次了,因为要查资料。大纲也是要写的(别为懒找借口!)

tag就打一个,拜托拜托。

你喜欢她么。
喜欢。我喜欢她的笑,她上课压制住热切的目光又悄悄看我的样子。我喜欢她无意当中噘起的嘴,像个洋娃娃一般红红的脸颊。我喜欢的是她,午夜里想到的也是她。我想把脸埋在她的短发里,那大概会闻到阳光的味道。
那你爱她么。
不爱。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但爱很复杂。我在她身上能看到我年少时的样子,她对我也不过是少年人对中年人的憧憬和欣慕。等她长大,自然会找到那个与她在闲时坐在房间里数雨滴有几颗打在了窗户上,忙时能给她一个拥抱的人。但那个人不是我。我想等她长大了,就能明白。所以我决定放手。既是成全了她,也是放开了自己。




大概就是个小段子,不属于任何一个CP。大概以后会拿来写原创

(七夕贺)论如何正视自己的内心

OOC严重,相隔将近一年后的SBSS。文风幼稚,翻译腔严重,含日式吐槽。隐心理年龄差 (伪)38岁狗X(真)38岁教授。


通勤时间的地铁总是令人烦躁,人们在车子停下的时候推搡着走出车厢,又立刻有另一群人互相搀扶着挤进来。
精心喷洒的除臭剂也掩盖不住夏季带给人们的特有的味道,就像精致的玫瑰香薰下面藏了一只好久没洗的臭袜子,显得刻意又缺乏美感。
西里斯有点后悔答应西弗勒斯在麻瓜世界约会了。因为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尴尬又疲惫的状态。
他不得紧紧的拉住车顶的吊环,才避免有性骚扰的嫌疑。虽然面前的女孩子似乎并不介意被自己壁咚,甚至还有投怀送抱的意味,
西里斯努力的与她保持一只手臂的距离。眼睛盯着不断循环播放的广告,把广告词背的滚瓜烂熟。
即使他已经不算是贵族,身边的女性朋友也都是离经叛道的人。但这也并不能代表他会接受一个陌生女孩子的殷勤。
年少时期西里斯曾经听到过有关自己的传言,说布莱克家族的长子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甚至连詹姆斯也这样调笑过他。
那是他并不在意,还是个少年的他只想着怎么和詹姆斯鬼混,把自己的母亲气的暴跳如雷,以及时不时的捉弄斯莱特林的黑发小鬼。
毕业之后他就被一脚踹进了阿兹卡班,过了十多年被放出来的时候又忙着把魔咒喊得震天响。
西里斯躺在病床上回忆自己的前半生,38岁之前的生活浑浑噩噩的就像身上缠满的绷带,捋直了铺平了,就只能看到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他又想到了年少时期学校里对他的评价,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
西里斯后知后觉的开始愤怒起来,开什么玩笑,我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拉过。
他把头哐哐的的往床板上撞,以此来发泄愤怒。你问他为什么不用手?他全身上下被裹的像只粽子,动弹不得
然后他转头,看到了同样往这边看的西弗勒斯。
鼻涕精戴眼镜还挺好看的嘛。这是西里斯与西弗勒斯目光相对的第一反应。
脑海里蹦出来的想法吓了西里斯一跳,他猛地转过头,像个还在朦胧时期的少女偷看暗恋对象被发现一般红了脸。
我在干什么?鼻涕精好看?我简直是疯了。他摇了摇头,把这个疯狂的想法从脑海里挤出去。
不知该说他对于感情后知后觉还是天生少了这根筋。
直到出院之前,西里斯都试图与西弗勒斯保持着剑拔弩张的状态,单方面的剑拔弩张的状态。
而西弗勒斯则是用一种望着小可怜的眼神瞅着他,丝毫没有想要魔杖决斗的样子。
西里斯感到很不爽,这种不爽的感觉在出院后与卢平的相聚中爆发了。
“他那么看我是什么意思!要么就别往我这边看!要么就打一架”
卢平看着面前即使不在兽化形态依旧可以炸毛的老友,内心突然产生了一种疲惫感。
他揉了把脸,把脸上的疲惫之色揉成一个温柔的微笑。“你喜欢他。”
西里斯手下一滑,牛排刀的刀刃划过了叉子,留下一声尖利又刺耳的叫声。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西里斯正色的说。
“我没有在开玩笑”卢平安抚的在西里斯手上拍拍,示意他不必这么紧张。“当我提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你没有愤怒,而是惊讶。如果你不喜欢他早就跳起来揍我了。”
西里斯想要反驳,但卢平抬手把他那句我怎么可能揍你堵回了肚子里“人的肌肉反应有时候会不受大脑控制。所以你想揍我根本不需要经过考虑”
“可是这太荒谬了,我就是喜欢卢修斯那只老孔雀也不会喜欢那个黑发小鬼。”西里斯垂下眼睛,思考良久“我讨厌他。”
“如果你真的讨厌他,老伙计。”卢平端起啤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口黄油啤酒,舔舔嘴唇“那你就不会用黑发小鬼这个词来叫西弗勒斯。毕竟我们之前都叫他鼻涕精。”说到鼻涕精的时候卢平不由得顿了一下,他向来不喜欢这个绰号,在四人组当中只有他会喊西弗勒斯的名字。
“那只是个我用词不当,并不代表什么。”西里斯掩饰的摊开手掌“如果你喜欢鼻涕精这个词,我可以在你面前念上一百遍。”他得意洋洋,大有真的要把鼻涕精念上一百遍的样子。
卢平被西里斯的诡辩打败了,他深吸一口气,准备单刀直入“好吧,就算如此。那么鼻涕精这个绰号呢?当初是你这么叫他的,当詹姆斯和彼得这么叫他之后你就不再这么称呼他了,而是叫他黑发小鬼。至少在和我一起的时候是这个样子。”
“哦,是么?”西里斯向天花板的方向翻了一下眼睛,好想回忆起了学生时代的事情“好像是这样的,那又代表着什么?我聪明过人?智慧超群?富有创造力?拜托,这只是个称呼。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侍者从他们的桌边走过,西里斯拦住他点了两杯啤酒和一份蓝莓慕斯蛋糕。“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纠结我的口误。”
“如果你觉得这真是口误而不是你独特的占有欲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卢平又加了一份炸鱼排“虽然我还是想说要遵从内心”
“我内心的想法和我说的一样,我不喜欢斯内普。”西里斯说的一本正经,如果不认识他的人也许就相信了,但卢平则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话别说的太满,我亲爱的朋友。”
接下来他们开始说起了周末在哈利家聚会的事情,气氛又重新变得柔和和安定起来。
然而西里斯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久久不散“你真的不喜欢斯内普吗?”
———————————OOC——————————


PS:我也不知道我一个七夕贺文写了个八字还没一撇的故事是要干嘛。
求红心蓝手,十分感谢。

铜球评论

随手一个段子

随手的一个段子,没什么好考究的地方,OOC严重,所以就打一个tag

王耀一般不耍脾气,三十多岁的人了,人前是老师,人后是哥哥,他和谁耍脾气啊。
也就是本田菊办得好事,把王耀惯出了毛病。在家里不洗碗不说,出门还净做甩手掌柜,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本田菊身上一放就钻进金拱门吹空调了。
全学校的人都此啧啧称奇,但谁也不敢说王耀什么不是。别看本田菊长了一副笑模样,生气起来,就连那个罗马人校长都不敢惹。
罢了罢了,众人愤愤的拍了桌子,硬生生往嘴里塞了把狗粮。

试着玩了玩HP的手游。

一段往事 (机枪组联文 0:00)

前记 群里联文,本来准备认认真真写完来着,结果懒癌发作就写了20% 勉强打机枪组的tag。大家看看就好。OOC十分严重了 开头引用了黑执事剧场版的一小段台词

女孩子是由什么组成的呢。砂糖,香精,一切美好的东西。
她们是花之国的精灵,由春风随着孩童第一声笑声送来,在大自然的孕育下成长,蜜蜂是她们的老师,蝴蝶替她们装扮。
她们被赋予最单纯,最善良的想法。
微笑是她们的铠甲,天真是她们手里用玫瑰花雕刻的武器,无知是她们蛊惑人心的魅药,哭泣是她们射入敌人心里的银色子弹。
待到她们成年,精灵女王会用银白色的南瓜马车将她们送回家,在远方的家里,会有等待她们回归人类世界的白马王子。
精灵会和王子生活在一起,逐渐忘记在精灵王国的一切,只等着另一次婴儿的嬉笑声将新的精灵送到精灵王国去,一代一代,周而复始。
不过也有女孩子没能进入精灵王国。送她们去的风顽皮,追着鸟雀忘记了时间,等到降落在精灵王国的入口,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
没有到精灵王国的女孩儿们该怎么办呢?她们会被送到更远的地方。
那里既没有阳光,雨露也不甜美,教导她们的是从天空中冲下来将猎物撕碎的雄鹰,任劳任怨辛劳一年也不会有几粒收成的蚂蚁。
她们不会有花朵做成的衣服,花粉制成的香料,甚至在成年之后也不会有白马王子在家里等待着她们。
她们既不可爱,也不靓丽,也没有玫瑰花雕刻成的武器。她们是异端,是精灵们和王子们厌恶的对象。
她们的一生都会在嘲笑和奚落中生活,即使这些可怜的女孩子认为她们的生活与那些精灵们并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甚至比她们更自立,更快乐。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个由天真和无知组成的世界不会接纳她们,即使她们从未放弃过斗争。
佟莉就是那个未能进入精灵王国的小可怜。
从她来到人世间的第一声啼哭开始,就预示着她将亲手推翻长辈为她决定好的未来。
她出生在一个学者之家,爷爷是留过洋的教授,奶奶则是旧时期名门望族的长女。
老一辈的人十分注重对子女的教育,佟莉的两个姑姑,和父亲都是教育机关里必不可少的重要人物。母亲也是歌舞团里的台柱子。
她还有两个哥哥,与从小和胡同里打架长起来的佟莉不同,他们更听话,更儒雅,更像个能给家里增光添彩的门面。
佟莉不是个能让家里人骄傲的孩子。从小成长在一个全是Beta的家里,她小小的身体里却似乎装着来自于Alpha的不安分的属性。
她出生的时候比一般女孩子更强壮一些,甚至更快的睁开眼睛看到世界。
家里人似乎是说不出的高兴,更快的感知这个世界似乎和聪明已经挂上了钩。
佟家爷爷高兴的逢人便夸他得了个宝贝孙女,而佟莉的奶奶则早早的为她做好了人生规划。
当个老师是最好的了,一年有寒暑假,工作也不至于太辛苦。
医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忙是忙了点,但也安稳。
有人泼她的凉水,说你家孙女长得白白胖胖,比一般女孩子还要壮一些,莫不怕是个当兵的好材料。
一辈子没发过几次火的老太太顿时气的脸红脖子粗,我家孙女金贵着呢,哪里能送她去当兵,晦气,晦气。
哟,老太太,您可别把话说的太满,人道世事无常,过了几年说不定您家宝贝就自己溜达到兵营里去了呢。
佟莉的奶奶听了这话,只当作是别人不服气,随意的顶撞,倒也没有当真。
哪知道一语成谶,在白天抓阄上,佟莉左不抓百家姓,右不抓佟家爷爷好不容易借来的听诊器,倒是一把抓住了前几天父亲刚给她买的小水枪,又啃又咬,玩的不亦乐乎。
佟家老太太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别和邻居说的几句话最后成了真。
佟家爷爷却抚掌大笑,好好好,我这个孙女果然是不同于常人。
佟莉的奶奶不禁心又一沉,又不好当众摆脸色,只能把儿子叫到一边,连声数落。
佟莉父亲大喊委屈,他不过是无意当中瞅见路边的水枪有趣,才给佟莉买了回来,谁知道她这么喜欢。
佟莉的奶奶攥紧了手里的丝绸手帕,不安的回头瞥了一眼正啃着水枪的佟莉和哈哈大笑的丈夫,想。这莫不是天意。
但她转念又道,她自幼也是受过西式教育的,从来不相信这天订下的命运,就是真定下了,她也得和这天斗上一斗。
于是在佟莉的记忆中,父母工作忙,爷爷又要去大学里讲课,只有退休的奶奶照顾她。
奶奶对她极为严格,出去玩超过规定的时间没有回家就要罚抄五十遍刚学的字。
追着胡同里的大黄狗玩要背唐诗背到吃午饭。
要是和别人打架了,或者翻院墙溜出去玩了,更是少不了一顿打。
但佟莉也倔,奶奶越打她她越觉得自己没错,于是翻墙翻的更厉害了,打架也打出了名,成了胡同里人人皆知的小霸王,谁见了她都得喊一声莉哥。
佟家老太太气的是头晕眼花,拿着扫帚照着刚野回来的佟莉的屁股上就是一顿抽。
一边抽还一边问“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你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像男孩子一样胡乱撒野”
佟莉的屁股被抽的青一片紫一片,第二天肯定会肿的老高,但她硬是一颗眼泪也没掉,咬着牙冲着天大喊“谁规定女孩子就不能撒野,男孩子女孩子不都是人嘛,有什么不同。”
佟家老太太一时语塞,竟想起了当年对着要她去中式私塾的父亲大喊的场景。手上的动作一顿,就让佟莉逃了个轻巧。
罢了罢了,随她去吧。
直到佟莉上学,佟家老太太才放下心来,有学校管着,也不怕再出什么事情。
佟莉的学习成绩比她的家人想象的更好,特别是在数学上展现出了惊人的能力。
小学的时候还只是打打闹闹,谁的成绩好,成绩差也影响不到什么。
男生成绩差点,女生成绩好点,也当作是女生乖巧,自然好学。
上了初中,佟莉依然霸占班级里的前几名,这时候有人不服气,嘴碎道女孩儿上了初中就不如男孩儿了。气的她按着那人就揍了一顿。
本应叫家长来学校的,老师碍于她家长辈都在教育机关有一席之位,便将此事大事化小 小事化无,叫两个孩子在班里互相道歉也就算过去了。
可这事儿在佟莉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不只是开始厌恶依靠家族关系,更重要的是她意识到这个世界女生如果不努力就会被看扁。
她更加努力,有人说女生天生柔弱,她就要做强大的那个。有人说女孩子学不好数理化,她就用成绩和试验结果来证明。
从初中,到高中,她始终是班里最好的那一个。
即使不被大多数人喜欢,即使有无数的嘲讽和不理解,甚至有女生对她出言不逊,骂她是男人婆,以后嫁不出去。她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有时候夜深人静,她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强势,不招人喜欢。
但当看到朋友发来的信息,鼓励她,告诉她共同前进,她又有了动力。
她没有早恋过,与男生交流大多是在辩论会或者是社团活动。
也有很多男生被她吸引,其中不乏优秀的追求者,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她不想浪费时间。在性别分化之前,她总想能突破自己的能力,去完成更多的事情。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
直到她19岁,才迎来了性别分化,而来自于Alpha的强大信息素成功的吓跑了她的第一任男朋友,于是她的初恋结束在一年夏天。
佟莉永远忘不了那个英俊的男孩子惊恐的眼神“一个女人竟然是Alpha,这简直违背了常理。”
而她想,什么是常理,什么是本性。难道女孩子注定就是弱势的一方吗?
不!谁都可以弱,只有她佟莉不行,她要做,就要做最强的那个!
她索性在参军的名单上签了名,来招兵的人看她是个女孩,劝她别浪费这个时间。
兵场是男人们的游乐场,女孩子只要在歌舞团里唱个歌跳个舞就好了。
佟莉淡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递给对方一眼。
阳光照在她背上火辣辣的,都不及她内心燃烧的熊熊烈火。
她在报名表上一笔一画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力道透入纸背。
佟是七笔,莉是十笔。
等到消息传到佟家,已经是佟莉通过体检的那一天了。
佟莉的父母没有说什么,毕竟名字已经正儿八经的写在了入伍通知书上,任凭他们再有权力也不敢撕了那张薄薄的纸。只想着是天意难违,老天爷给你怎么安排的你就得怎么走。
佟莉的奶奶则是动员了所有的亲戚来劝。
你以为你是个Alpha就了不起了,那军营哪里是女孩子待的地方,等你晒掉了一层皮就该哭着闹要回家的时候就晚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找个工作结个婚,女孩子都是要结婚的。
结婚?去他娘的结婚吧。再听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三姑妈的劝阻之后,佟莉当场把手里的青花瓷茶杯砸在了地上,啪地一声碎了个稀巴烂。
一场家宴不欢而散,佟莉的奶奶气的摔断了手里的拐杖。
我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就没多加管教,到现在竟然这么无法无天。她抬手就要往佟莉的脸上删去。
佟莉也不躲,任凭一个巴掌落在她左脸上,刺辣辣的疼。
众人连忙上来劝,是顺气的顺气,递茶的递茶。佟莉的母亲心疼,拽着佟莉的衣角让她跪下说两句好话认个错,却被佟莉一胳膊顶到了一边。
“你只道宋庆龄年纪轻轻就嫁给孙先生,为什么不看看她为新中国的建设作的贡献。
你只看到林徽因纠结于三个男人之间,却忘记了她文采出众,智慧过人。
有那么多的女性在为这个世界做贡献,多我一个又何尝不可。
难道你在受到委屈的时候就没有反抗过吗?
凭什么男人做的事情女人不能做。这是什么道理。”
周围的人默不作声,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佟莉和佟家老太太的脸。
生怕出个气儿就会引火烧身。
“反抗,你拿什么反抗。”佟莉的奶奶把八仙桌拍的震天响。“那武则天当了皇帝,多能耐,那还不是留下了个无字碑让人评价。
林徽因才貌双全,可人家想到她的时候还是最会提起她与三个男人的感情纠葛。
哪个有能耐的女人能在历史上留下什么好名声,你就是对的,也有人能把你写错。这就是理,你改也改不了。”
“那我佟莉就要当这第一人,任他们颠倒黑白,搬弄是非,我也要证明,男人能做的,我也能做。男人不能做的,我也要试着做。”佟莉推开挡在旁边的人,冲进房间把几件衣服塞到背包里就扔了出来。“说到做到,不管多难,前面有多少个人在阻拦我,我也要表现给他们看。”
“有种你出了这个家门就别回来。”佟莉的奶奶并没有让步的打算,她太了解佟莉,她想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做到。于是她决定放手一搏。
“好啊,这个破家,我还不愿意待了呢!”佟莉被这句话激的也真的火了起来,她背上刚收拾好的行李,又拿出了自己打工攒的零花钱“既然你也同意让我走,那我就告辞。后会有期!”她气的直抖,牙齿咬的咯咯响,任凭泪水在眼里打转也没有流下来。

———————————TBC——————————

由于兔子是个BL写手,所以因为BG而关注兔子的小天使们可以取消关注了。

呵,在下决定不去看复联3了(被预告片虐爆)老老实实吸小触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