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试着玩了玩HP的手游。

一段往事 (机枪组联文 0:00)

前记 群里联文,本来准备认认真真写完来着,结果懒癌发作就写了20% 勉强打机枪组的tag。大家看看就好。OOC十分严重了 开头引用了黑执事剧场版的一小段台词

女孩子是由什么组成的呢。砂糖,香精,一切美好的东西。
她们是花之国的精灵,由春风随着孩童第一声笑声送来,在大自然的孕育下成长,蜜蜂是她们的老师,蝴蝶替她们装扮。
她们被赋予最单纯,最善良的想法。
微笑是她们的铠甲,天真是她们手里用玫瑰花雕刻的武器,无知是她们蛊惑人心的魅药,哭泣是她们射入敌人心里的银色子弹。
待到她们成年,精灵女王会用银白色的南瓜马车将她们送回家,在远方的家里,会有等待她们回归人类世界的白马王子。
精灵会和王子生活在一起,逐渐忘记在精灵王国的一切,只等着另一次婴儿的嬉笑声将新的精灵送到精灵王国去,一代一代,周而复始。
不过也有女孩子没能进入精灵王国。送她们去的风顽皮,追着鸟雀忘记了时间,等到降落在精灵王国的入口,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
没有到精灵王国的女孩儿们该怎么办呢?她们会被送到更远的地方。
那里既没有阳光,雨露也不甜美,教导她们的是从天空中冲下来将猎物撕碎的雄鹰,任劳任怨辛劳一年也不会有几粒收成的蚂蚁。
她们不会有花朵做成的衣服,花粉制成的香料,甚至在成年之后也不会有白马王子在家里等待着她们。
她们既不可爱,也不靓丽,也没有玫瑰花雕刻成的武器。她们是异端,是精灵们和王子们厌恶的对象。
她们的一生都会在嘲笑和奚落中生活,即使这些可怜的女孩子认为她们的生活与那些精灵们并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甚至比她们更自立,更快乐。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这个由天真和无知组成的世界不会接纳她们,即使她们从未放弃过斗争。
佟莉就是那个未能进入精灵王国的小可怜。
从她来到人世间的第一声啼哭开始,就预示着她将亲手推翻长辈为她决定好的未来。
她出生在一个学者之家,爷爷是留过洋的教授,奶奶则是旧时期名门望族的长女。
老一辈的人十分注重对子女的教育,佟莉的两个姑姑,和父亲都是教育机关里必不可少的重要人物。母亲也是歌舞团里的台柱子。
她还有两个哥哥,与从小和胡同里打架长起来的佟莉不同,他们更听话,更儒雅,更像个能给家里增光添彩的门面。
佟莉不是个能让家里人骄傲的孩子。从小成长在一个全是Beta的家里,她小小的身体里却似乎装着来自于Alpha的不安分的属性。
她出生的时候比一般女孩子更强壮一些,甚至更快的睁开眼睛看到世界。
家里人似乎是说不出的高兴,更快的感知这个世界似乎和聪明已经挂上了钩。
佟家爷爷高兴的逢人便夸他得了个宝贝孙女,而佟莉的奶奶则早早的为她做好了人生规划。
当个老师是最好的了,一年有寒暑假,工作也不至于太辛苦。
医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忙是忙了点,但也安稳。
有人泼她的凉水,说你家孙女长得白白胖胖,比一般女孩子还要壮一些,莫不怕是个当兵的好材料。
一辈子没发过几次火的老太太顿时气的脸红脖子粗,我家孙女金贵着呢,哪里能送她去当兵,晦气,晦气。
哟,老太太,您可别把话说的太满,人道世事无常,过了几年说不定您家宝贝就自己溜达到兵营里去了呢。
佟莉的奶奶听了这话,只当作是别人不服气,随意的顶撞,倒也没有当真。
哪知道一语成谶,在白天抓阄上,佟莉左不抓百家姓,右不抓佟家爷爷好不容易借来的听诊器,倒是一把抓住了前几天父亲刚给她买的小水枪,又啃又咬,玩的不亦乐乎。
佟家老太太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别和邻居说的几句话最后成了真。
佟家爷爷却抚掌大笑,好好好,我这个孙女果然是不同于常人。
佟莉的奶奶不禁心又一沉,又不好当众摆脸色,只能把儿子叫到一边,连声数落。
佟莉父亲大喊委屈,他不过是无意当中瞅见路边的水枪有趣,才给佟莉买了回来,谁知道她这么喜欢。
佟莉的奶奶攥紧了手里的丝绸手帕,不安的回头瞥了一眼正啃着水枪的佟莉和哈哈大笑的丈夫,想。这莫不是天意。
但她转念又道,她自幼也是受过西式教育的,从来不相信这天订下的命运,就是真定下了,她也得和这天斗上一斗。
于是在佟莉的记忆中,父母工作忙,爷爷又要去大学里讲课,只有退休的奶奶照顾她。
奶奶对她极为严格,出去玩超过规定的时间没有回家就要罚抄五十遍刚学的字。
追着胡同里的大黄狗玩要背唐诗背到吃午饭。
要是和别人打架了,或者翻院墙溜出去玩了,更是少不了一顿打。
但佟莉也倔,奶奶越打她她越觉得自己没错,于是翻墙翻的更厉害了,打架也打出了名,成了胡同里人人皆知的小霸王,谁见了她都得喊一声莉哥。
佟家老太太气的是头晕眼花,拿着扫帚照着刚野回来的佟莉的屁股上就是一顿抽。
一边抽还一边问“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你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像男孩子一样胡乱撒野”
佟莉的屁股被抽的青一片紫一片,第二天肯定会肿的老高,但她硬是一颗眼泪也没掉,咬着牙冲着天大喊“谁规定女孩子就不能撒野,男孩子女孩子不都是人嘛,有什么不同。”
佟家老太太一时语塞,竟想起了当年对着要她去中式私塾的父亲大喊的场景。手上的动作一顿,就让佟莉逃了个轻巧。
罢了罢了,随她去吧。
直到佟莉上学,佟家老太太才放下心来,有学校管着,也不怕再出什么事情。
佟莉的学习成绩比她的家人想象的更好,特别是在数学上展现出了惊人的能力。
小学的时候还只是打打闹闹,谁的成绩好,成绩差也影响不到什么。
男生成绩差点,女生成绩好点,也当作是女生乖巧,自然好学。
上了初中,佟莉依然霸占班级里的前几名,这时候有人不服气,嘴碎道女孩儿上了初中就不如男孩儿了。气的她按着那人就揍了一顿。
本应叫家长来学校的,老师碍于她家长辈都在教育机关有一席之位,便将此事大事化小 小事化无,叫两个孩子在班里互相道歉也就算过去了。
可这事儿在佟莉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不只是开始厌恶依靠家族关系,更重要的是她意识到这个世界女生如果不努力就会被看扁。
她更加努力,有人说女生天生柔弱,她就要做强大的那个。有人说女孩子学不好数理化,她就用成绩和试验结果来证明。
从初中,到高中,她始终是班里最好的那一个。
即使不被大多数人喜欢,即使有无数的嘲讽和不理解,甚至有女生对她出言不逊,骂她是男人婆,以后嫁不出去。她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有时候夜深人静,她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强势,不招人喜欢。
但当看到朋友发来的信息,鼓励她,告诉她共同前进,她又有了动力。
她没有早恋过,与男生交流大多是在辩论会或者是社团活动。
也有很多男生被她吸引,其中不乏优秀的追求者,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她不想浪费时间。在性别分化之前,她总想能突破自己的能力,去完成更多的事情。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Beta。
直到她19岁,才迎来了性别分化,而来自于Alpha的强大信息素成功的吓跑了她的第一任男朋友,于是她的初恋结束在一年夏天。
佟莉永远忘不了那个英俊的男孩子惊恐的眼神“一个女人竟然是Alpha,这简直违背了常理。”
而她想,什么是常理,什么是本性。难道女孩子注定就是弱势的一方吗?
不!谁都可以弱,只有她佟莉不行,她要做,就要做最强的那个!
她索性在参军的名单上签了名,来招兵的人看她是个女孩,劝她别浪费这个时间。
兵场是男人们的游乐场,女孩子只要在歌舞团里唱个歌跳个舞就好了。
佟莉淡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递给对方一眼。
阳光照在她背上火辣辣的,都不及她内心燃烧的熊熊烈火。
她在报名表上一笔一画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力道透入纸背。
佟是七笔,莉是十笔。
等到消息传到佟家,已经是佟莉通过体检的那一天了。
佟莉的父母没有说什么,毕竟名字已经正儿八经的写在了入伍通知书上,任凭他们再有权力也不敢撕了那张薄薄的纸。只想着是天意难违,老天爷给你怎么安排的你就得怎么走。
佟莉的奶奶则是动员了所有的亲戚来劝。
你以为你是个Alpha就了不起了,那军营哪里是女孩子待的地方,等你晒掉了一层皮就该哭着闹要回家的时候就晚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找个工作结个婚,女孩子都是要结婚的。
结婚?去他娘的结婚吧。再听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三姑妈的劝阻之后,佟莉当场把手里的青花瓷茶杯砸在了地上,啪地一声碎了个稀巴烂。
一场家宴不欢而散,佟莉的奶奶气的摔断了手里的拐杖。
我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就没多加管教,到现在竟然这么无法无天。她抬手就要往佟莉的脸上删去。
佟莉也不躲,任凭一个巴掌落在她左脸上,刺辣辣的疼。
众人连忙上来劝,是顺气的顺气,递茶的递茶。佟莉的母亲心疼,拽着佟莉的衣角让她跪下说两句好话认个错,却被佟莉一胳膊顶到了一边。
“你只道宋庆龄年纪轻轻就嫁给孙先生,为什么不看看她为新中国的建设作的贡献。
你只看到林徽因纠结于三个男人之间,却忘记了她文采出众,智慧过人。
有那么多的女性在为这个世界做贡献,多我一个又何尝不可。
难道你在受到委屈的时候就没有反抗过吗?
凭什么男人做的事情女人不能做。这是什么道理。”
周围的人默不作声,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佟莉和佟家老太太的脸。
生怕出个气儿就会引火烧身。
“反抗,你拿什么反抗。”佟莉的奶奶把八仙桌拍的震天响。“那武则天当了皇帝,多能耐,那还不是留下了个无字碑让人评价。
林徽因才貌双全,可人家想到她的时候还是最会提起她与三个男人的感情纠葛。
哪个有能耐的女人能在历史上留下什么好名声,你就是对的,也有人能把你写错。这就是理,你改也改不了。”
“那我佟莉就要当这第一人,任他们颠倒黑白,搬弄是非,我也要证明,男人能做的,我也能做。男人不能做的,我也要试着做。”佟莉推开挡在旁边的人,冲进房间把几件衣服塞到背包里就扔了出来。“说到做到,不管多难,前面有多少个人在阻拦我,我也要表现给他们看。”
“有种你出了这个家门就别回来。”佟莉的奶奶并没有让步的打算,她太了解佟莉,她想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做到。于是她决定放手一搏。
“好啊,这个破家,我还不愿意待了呢!”佟莉被这句话激的也真的火了起来,她背上刚收拾好的行李,又拿出了自己打工攒的零花钱“既然你也同意让我走,那我就告辞。后会有期!”她气的直抖,牙齿咬的咯咯响,任凭泪水在眼里打转也没有流下来。

———————————TBC——————————

由于兔子是个BL写手,所以因为BG而关注兔子的小天使们可以取消关注了。

呵,在下决定不去看复联3了(被预告片虐爆)老老实实吸小触角。

@活在北极圈 抱歉小天使,我激动忘记了双A设定。本来设定好的大纲也没有用上。真的非常抱歉。

100fo点梗,首次BG的车,还是一辆及时刹住的车。嗯……不知道该怎么写车于是就刹住了(凑表脸)

机枪组,全员存活设定。内有正副队。

人怂,发图就跑。


图片顺序有误,特此发一下开头


张天德不知道自己对佟莉是什么样的感情。

那种感情被冠上爱慕的名字似乎过于轻浮,被称为敬佩又有些冷淡。

他在脑海中搜索着他所能想到的一切词汇,都不能准确的描述出这份独特的情感。

这样的感情似乎太过复杂,就像夜空中闪烁着光芒的月亮,看似清冷,走近了却也会被灼伤。

他不禁有些迷茫,也有些苦恼。

他想起小时候邻居家的大姐姐,长长的头发,红红的脸蛋,说起话来温柔极了,还会轻轻的摸他的头,给他糖吃。

那是属于少年人的暗恋,明媚而又单纯。

可是佟莉呢?军队把她的温柔随着汗水蒸发殆尽,只留下晒得黝黑的脸庞和满身的伤痕。

她不常穿裙子,也不喜欢暴露自己的身体。训练服和作战服是她最常穿在身上的衣服。

当她偶尔几次撩起裤腿,露出藏在袜子下纤细的脚腕和白皙的皮肤。


哦,糟糕的排版

张彤彤日记(100fo点梗)

@👸 感谢小天使的点梗
机枪组婚后设定,32岁退役。4年后领养张彤彤。
一家三口的日常,应该属于平平淡淡的生活。
至于为什么是领养,大概是佟莉的身体状况还没有调养好。嗯,女兵姐姐们辛苦了,向你们致敬。

Bug超多。



佟莉从武术馆回来,看见女儿桌子并没有上锁,一本粉红色的日记本静静的躺在阳光下。
人总有好奇心理,虽然知道看别人的日记并不对,但佟莉还是踮着脚,像做贼一样跳进房间,轻轻的翻开一角。
看到的,是女儿还算隽秀的字体。

大家好,我是张彤彤,今年16岁。张是我爸爸的姓,彤是我妈妈的姓的谐音。
其实我本来应该叫张佟佟的,可我妈觉得不好听,怕哪个不认字的人变成张冬冬。
比起这个,我亲爱的母上大人,被念成张丹丹不是更扎心么。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还有,不认识我叫什么的去背新华字典。
关于我的家庭构造,其实很简单。我爸,我妈,我。
我爸和我妈呢,曾经是某部队的特种兵,超牛X的那种(此处被圈了一个红圈圈)
我呢,是他们在孤儿院抱回来的。当我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就被我爸妈收养了。
我觉得这么什么不能说的,毕竟这是事实,而且这是我的日记嘛,又不会有人偷看。(突然有人咳了一下)
你要问我为什么不去找亲生父母,我想说,大概他们当时也有什么难处,再说我爸妈对我挺好的,我也不需要双倍疼爱什么的,真的。
我爸妈退役之后开了家武术馆,专门教小孩子强身健体什么的,当然还有女子防身术,女子防身术,推荐大家都去学一学,特别管用,亲身实践,童叟无欺。(看日记的人眉头一拧)
我爸是个山东大汉,188的个子,走到哪里都特别显眼,眼睛一瞪起来能吓死一头牛的那种。
我妈虽然只有168但气势上绝对不输我爸,一般女性都没有的腹肌,我妈有六块,听说以前有八块的,但敌不过岁月的流淌和女性激素的璀璨。不过六块也就六块吧,总比我这一块好。(佟莉觉得应该禁止张彤彤吃麦当劳的次数)
而且我妈看起来非常年轻,明明已经五十二岁了,看起来和30岁的人没什么两样。
哦,我爸也有腹肌,实打实的八块。就和巧克力一样,比那些男模好多了。
每次看着身边的小姐妹们对着电视里的男模尖叫,我就心里就一阵冷笑,你们这是看,我小时候可是躺在这腹肌上打滚的,就是有点硌。
我妈有时候也会让我爸穿上新买的衣服学着电视里的模特一样走秀,我爸每次都紧张的顺拐,就是左手和左腿同时向前伸,右手和右腿同时向前伸。惹得我和我妈差点把沙发笑塌。
我曾经以我爸为择偶标准,但是嘛,嗯,你们都知道,理想很丰满,足足有D cup。现实往往很骨感,它不往里缩就行了。唉,你说我家那个笨蛋什么时候才能把腮红和口红分开呢。大清都亡了二百多年了。(佟莉默默的找出了张彤彤班主任的电话)
对了,说起我爸和我妈的相处方式,只能用一个词,魔性来形容。
我曾经问过我身边的同学,他们父母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子的。
听到他们的回答,再看看我爸妈的相处方式,我突然觉得我每天睁眼的方式不对。
首先,我们家每天早上都是六点起床,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开空调还是有暖气,都是这个点。
在吃早餐之前,我爸和我妈一定要打一架,别想歪,是正儿八经的打一架,近身肉搏,嘿!哈!喊得那种。为什么越来越奇怪了。
他们往往不分胜负,看起来我爸比我妈强壮一点,但也没占到多大便宜,大概是个子小,灵活。
这么一想,我才165,也不亏。是的。
而这段时间,我可以慢吞吞的洗漱,护肤,然后站在洗手间门口等我爸妈打完。
早餐是一碗粥和一只白馒头。
我妈说早上吃一点碳水化合物比较好,撑时间。
我表示,馒头确实挺好吃,就是有点干。
然后七点我们从家里出来,我往学校走,他们去武术馆。我们家离着我学校只有一条街,所以我走快一点还能赶上七点二十分的自习。
中午饭就是在学校吃啦~开心~不过我妈一般只给我五块钱,也就够买个炒面的。但是,我爸会偷偷给我一点,所以我还能喝杯可乐。(佟莉眉毛一挑,远处的张天德打了个喷嚏)
晚餐就是回家吃了,我们学校的晚自习只规定住校生必须去,走读生随意。所以我每天晚上就要回家学习。
我们家的晚餐格外简单,就是炒个青菜,每人一小碗米饭,饭后没事吃个水果什么的。
说是炒青菜,其实和水煮菜没什么区别。我妈大概不怎么会做饭,不知道是不是吃部队食堂吃多了。
吃完饭之后,我们会集体看新闻联播,这段时间,我可以随便摸个鱼,发个呆。
我爸妈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是对我的政治觉悟管的不是很严格。所以不用担心被突然提问什么的。但看着他们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新闻里的事,还是有点孤单。
狗粮不好吃啊!摔!(此处笔迹突然加深)
看完新闻联播之后呢,我就该去写作业了。其实大部分的作业我都可以在学校里的最后一节自习课或者课间休息的时候完成。回到家就是复习和预习。
我妈偶尔会来抽查我的英语或者物理作业,有时候还会和我用英文对话。
我妈她英语超级棒!比我英语老师好多了!她要是去我们学校,能迷死一大片人!
是的,我就是日常吹我母上大人!
我爸会法语,上次我偷听他和我妈说悄悄话的时候知道的。
虽然我听不懂法语,但是几个单词还是能听出来的。
想不到我爸还挺浪漫,我还以为像他那样的看似钢铁直男的人不懂什么叫浪漫。
那次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妈脸红,我妈从我小时候到现在从没有脸红过,真可爱。
母上大人的另外一面get。
啊?你问我爸说的是啥?哎哟~用膝盖想想就知道是哪三个字啦。你真是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憋嗦话了。
虽然我这样吐槽我爸妈,但并不代表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奇怪,甚至我还挺喜欢的。
没有什么风波,平平淡淡才是真,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在我的记忆当中,我爸妈很少吵架,每次吵架都会最终升级到打架,所谓打是亲骂是爱。大概就可以这么解释吧。
不过有一次他们吵的很凶,那是我十四岁的时候,当时我从学校回到家,发现家里的盘子和碗碎了一地。
我爸面色发沉的站在阳台上抽烟,扔了一地的烟屁股。
我妈在床上躺着,没什么表情,就像一潭死水。如果不是胸口的起伏,我还以为我妈已经离开我了。
那天我们家没吃晚饭,我饿的不行了才找了包饼干吃了。
之后的几天我才知道,他们武术馆里的一个哥哥,去参军,在战场上牺牲了。牺牲的时候才26岁。
被敌人的狙击手一枪爆了头。
他也是个孤儿,他的遗物是爸爸去领的,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面除了武术馆的合照还有几件衣服,什么都没剩下。
我并不能体会到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我与那个哥哥也只见过几面,在印象里他不高,长得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很好看。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学,早餐还是一碗稀饭和一个馒头。
爸妈看起来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照常和我一起出门,一起在路口分开,我转左,他们转右。
直到我发现忘记带书,回来取书,进了家门才发现我爸一个人在房间里抱着那个小箱子痛哭流涕。
他哭的很用力,眼泪和鼻涕一同流下来,他用袖子不停的在脸上乱抹,但也挡不住汹涌的泪水。
我没去打扰他,只是默默的在门口站了很久。
下午,我们学唐诗,出赛。
老师站在讲台上,告诉我们跟着她念诗的声音体会诗中的情感。
我不擅长体会情感,觉得人家古人的心情你未必了解。
语文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血气方刚,把一首诗读的是激情飞扬,我却觉得有什么液体从我的眼睛里滴下来,一滴一滴砸在语文书上怎么也止不住。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我的痛哭吓坏了周围的同学,也吓坏了台上的老师。
他们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安慰我,但我就是止不住眼泪。
我突然理解了父亲的眼泪,母亲的沉默。
当国家的利益和亲人的逝去两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是无法用感性去选择的。
所以他们用眼泪来宣泄,用嘶吼来抵抗疼痛。(此处应有泪痕)
呀,话题突然沉重了起来,还是说些有趣的事情。对对对,有趣的。
最近我妈开始留长头发了。这个选择可以说是十分明智了。
曾记得小的时候,我曾经因为看脸分不清我爸妈而深深苦恼过,特别是我妈还留着圆寸的时候。
所以我只能靠身高来判断哪个是我爸哪个是我妈。
一家人出门的时候,从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大部分是盯着我妈看的。
我小时候还不明白,长大了才明白过来。
喂喂,你让顾叔叔家的咕咚怎么想,他才是那个改委屈的好不好。
而且我妈短头发怎么了,短头发多好看啊。谁要不喜欢短头发,削你!(佟莉怀疑了自己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是不是有问题)
不过我妈要是想留长头发也行,我还没见过我妈长头发的样子。
不过我爸显得不怎么高兴,他好像对长头发的女性有恐惧感。
我妈经常调侃他“是不是又想起来那个小蕊姑娘了。”
而我爸则是双手合十,叫她别再提这件事。
小蕊同学,人如其名,长的是如花似玉,眉眼带笑,用现在的话说可是女神级别的。
在我幼年的记忆当中,她总是穿着一身长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是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打得过小三,斗得过小强。
要是按照现在的眼光看,她不可能看上我爸这个钢铁直男,我爸连唇蜜和果汁都分不清,上次差点把我纪梵希的唇蜜倒进面粉里。
不过小蕊同学的审美观也是很清奇,她在被我爸英雄救美了之后就不可抑制的爱上了我爸,非要嫁给我爸,否则终身不嫁。
我妈知道了这事儿,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笑的浑身抽搐。
我问她为什么你担心,我妈回答我说,你别看你爸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明白,不然他早就去卫生队找媳妇了,还会和我结婚。
果不其然,事情就在我爸把小蕊同学摔在地上之后落下了帷幕。
据可靠消息透露,小蕊同学那一天穿着性感的睡裙想给我爸来一个怀中抱汉杀,结果我爸一个习惯就给人家扔了出去。
由此可见,我爸还是喜欢那种能把他按在地上揍的嗷嗷叫的女人,柔情似水反而不适合他。
我爸常说我妈霸道,但是心里还是护着她的吧。
我不禁又要佩服我妈了,想给她海豹式鼓掌。
啊,对了,今天是我爸和我妈结婚的20周年纪念日,我爸一早就溜出去买礼物了。
如果我亲爱的母上大人你现在在看我的这篇特制日记,请合上日记本,闭上眼睛。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佟莉听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窃笑声。
她叹了一口气,任命的闭上眼。
房门被打开了,有一个人从门外走进来,在佟莉面前站定。而另一个脚步声主人哒哒的跑进来,跳上床。
“可以睁眼啦~”声音清脆的那个在佟莉耳边大声说道。
而穿着蓝色T恤衫的男人就在她面前站着。
“莉莉,20周年纪念日快乐。”他显然不怎么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就把这20年的照片搜集了起来,做了个相册。”
“那个,你打开看看吧。这20年,谢谢你了。”
佟莉接过相册,没有马上翻开,而是起身环住了丈夫的腰。
从相册打开的一角我们可以看到,有一张心形的照片贴在中间,上面是两个穿着军装,笑的开心的年轻人。
———————————END———————————


100fo点梗

感谢101个小天使关注我。(о´∀`о)
来点梗吧。
因为吸取之前的教训,于是这次只收5个梗,甜虐车不限,由于准备在4月份之前写完,所以只收短篇梗。阿里嘎多~~~
BL:
APH极东组
HP德哈
HP犬蝠(SBSS)

BG
红海行动:机枪组。
争取在4月之前写完!说到做到!

占tag致歉!


整理梗

SBSS

1)无战争,双向暗恋,HE,有小车

2)17岁小天狼星,37岁教授。战后向,变回后有车

3)战后向,SB担任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对SS展开类似于痴汉式的追求,导致格兰芬多的分数一降再降。


红海-机枪组

双A酒后车,侧重第一性别。

婚后养孩子梗


谢谢天使们的点梗,现在点梗结束咯!


围观了一下,几乎都有车???我加油!

张天德你到底把宿舍钥匙放哪里了!

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嗯。溜了溜了


张天德你到底把宿舍钥匙放哪里了
词曲:你猜
昨天晚上 我走在一层甲板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 (啪!)
叫我等等 (我现在在靶场)
你办完事就回家 (石头,吃糖!)
可是张天德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佟莉 去了靶场。
你到底把宿舍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宿舍钥匙放哪里了?
你到底把宿舍钥匙放在哪里了!!
食堂找了 医务室也找了
连副队宿舍 我也闯进去了(陆琛5000字检讨!)
你脑袋抽了 我眼睛瞎了
未来还有诗和远方。
上层的生活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上层的生活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上层的生活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这个狗粮我再也吃不起
我已经撑的不行
张大哥你在哪里
观音菩萨玉皇大帝 观音菩萨玉皇大帝
收了这群没有公德心的人吧
钥匙啊钥匙 你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去庄羽宿舍睡啊!
大不了我去庄羽宿舍睡啊!
大不了我去庄羽宿舍睡啊!
不用麻烦了 你别回来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你真别回来了!
我那么有才 明天配十把
你就乖乖待在靶场吧 不用回来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真的不用了
我那么有才 明天配十把
庄羽!开门啊!

一篇后记

用一天的时间认认真真的去写了【石头石头,下雨不愁】
说实话一开始只是脑子一热,就想写一篇甜到发腻的甜文,于是这篇文章出现了。
写的时候完全没过脑子,怎么开心怎么写,好像在发泄心里的那份伤感和失落。
等全部写完,整理好,发到lofter上,才发现又有好多人喜欢这个CP。
大家给我点赞给我留言,我都特别开心,从内里可以冒出彩虹泡泡的那种。
然后整理了一遍,给还没有看红海行动的基友看了。
基友看完问我,要不要再写一篇。有很多人喜欢这样的甜文
我突然意识到这篇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若是再写一篇,大概就要过于甜腻,甚至像是棉花糖一样杂乱无章了。
倒不如一起幻想,幻想他们之后的生活。
任何机枪组的甜文对于我来说都是厄里斯魔镜,它反映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我呐喊着希望他们能够有个美好的结局,希望他们在退伍之后能够有一个小家,有个孩子,老了之后儿孙满堂。
但现实太过残酷,由真实事件改编这个事实让我不忍心再去幻想什么。
我这样单纯的幻想对于真正经历过这件事的人来说又是什么呢?安慰?还是又一次伤害。
因此,这是我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机枪组的甜文了。之后的日子,就算再不甘心,也要对着现实,认真的走下去。
占tag致歉。

飞快的完结了到目前为止写过的唯一一篇BG,对之前的坑感到十分愧疚并且不打算填坑(被阿瓦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