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油画里的人(elsanna)


Belle不得不把自己置身在身穿黑袍的人群当中。
她几乎每个月都要参加这样的场合,在一群哭哭啼啼的人中见到她的主顾,为她绘制最美丽的油画并注入魔法。
是了,她就是英国魔法界的制画师,而且是最好的一个。
Belle翻了翻白眼,挤出了两滴眼泪,跟着人群向逝者举了一躬之后便走出了墓园。
天气阴沉极了,虽说英国的天气从来都没有好过,但今天格外的阴沉,看来上帝也不想让一个受万人敬仰的人过早地逝去。
但这与她无关,制画师就是这样,不能投入过多的感情,只要如是的将魔法注入画里就行了。
她唯一敬仰的只有三个人,曾经的救世主现任校长Harry Potter 和他的丈夫Draco Malfoy 以及在半个世纪前的战斗中牺牲的前Slytherin校长,Severus Snape。
她曾经试图把挂在校长室里的黑发教授的油画“借”回家,但感谢可恶的皮皮鬼。
Belle看了眼晚上的表,觉得是时间去见见主顾的家人了,她整了整垂下来的头发,尽可能的使自己看起来悲伤极了。

墓园里只剩下了Kristoff一家。
那个傻大个看起来是Kristoff先生,Belle在心里默默的想。
剩下那两个长着红金头发的便是他们的孩子 Nora和Oscar。
Belle揉揉眼睛,直到揉出泪来才走过去。
“请节哀,Kristoff先生。”Kristoff抬起头,眼框里还泛着泪,鼻头红红的。
“谢谢您”他擦了擦鼻子“这边请。”他叫两个孩子乖乖的待在这里,转身进了休息室。
Belle跟在她的后面。
“这是她的记忆。”Kristoff从箱子里取出几个瓶子,里面漂浮着白色的丝状物。
Belle小心翼翼的接过,把瓶子们放在袋子里,施了个缩小咒,放在了衬衫的口袋里。
“请问多久可以完成。”Kristoff犹豫的问,“如果可以,我想尽快的再一次看到我的妻子。”
“当然,我会尽快完成它。”Belle简短的与他握了一下手,便要离开。
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裙子好像被谁拉住了,她低下头,看见Nora拉着她的裙摆。
“很抱歉女士。”Nora见她回过头,放开裙摆,退后两步。
“您真的能让我再听到母亲的声音吗?”她的眼光怯怯的,手指不停的搓动着衣衫。
“Nora,我不是叫你待在外面吗。”Kristoff急忙抱起Nora。
他知道不可以怀疑Belle 的能力。
Belle现在倒觉得有些难过了。这么小就失去了母亲,她看起来只有4岁。
“我可以的。”她从Kristoff的怀里抱过小女孩,“相信我。”
“那可以告诉我母亲的记忆是什么样子的吗?我想知道那里有没有我。”Nora亲昵的抱着Belle的脖子。
“这。。。”Belle有些迟疑,记忆是一个人最隐秘的东西,法律规定,就算是至亲制画师也不可以将主顾的记忆告诉他们。
“很遗憾不可以。”她捏捏女孩的脸颊,“但我相信对你母亲来说你们是最重要的人。”

Belle迫不及待的钻进了Hogwarts的图书馆,她在旧报纸里找到了有关于Anna的一切。
那可谓是荣耀的一生,在校期间是Gryffindor最年轻的女队长,毕业后因一场事故而失去了成为傲罗的机会。
留在Hogwarts当草药学助教,最重要的是,她只比Belle小两届。
Belle回想了一下,几乎想不到与这个鼎鼎有名的人有什么交集。
也难怪,作为Ravenclaw的学生,书和知识是她最乐意接受的事情。
她回到家,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将自己坠入了Anna的记忆中。

她从房顶掉下来,脑袋重重的砸到了书上。
她看看周围,记起这是三年级开学时的分院式。
Belle揉揉鼻子,还好谁也没有发现她。
分院帽还是这么啰啰嗦嗦,Belle偷偷看了一下镜子,感叹年轻真好。Anna是第一个上台的,分院帽在沾上她火红的头发时便喊出了“Gryffindor”但她仍固执的坐在上面。
Belle听见空气中传来“不,我要去Slytherin,求你了,把我分进Slytherin”的声音。
Belle不解的向台上看去,发现校长Potter也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她嘟囔着自己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突然想起来那天她才和Adam吵了一架。
分院帽显然不肯改变自己的想法,Anna妥协一般的走向Gryffindor的长桌,眼睛却没有离开过Slytherin长桌的一角。
Belle 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阵强大的力量就把她从记忆中拉了回来,在被拉出记忆时,她听到了一个名字,Elsa。
Belle坐在凳子上,许久才回过神,她在画布上描出了边。真是太奇怪了,她想。

Belle趁着给Adam送午餐的机会又钻进了图书馆。
Elsa Frozen 现任St Mungo首席治疗师,待人亲善,曾是Slytherin的级长,Malfoy教授最看好的学生,魔药学极为优秀。
并没有因为家族是Death Eater而受到歧视。
Belle合上资料,突然发现Gryffindor魁地奇队的小伙子急匆匆的想她跑来“教练摔伤了”男孩跑的满头大汗,Belle按住额头,真是麻烦的事一波接一波。

Adam满头冷汗,Belle毫不留情的把厚厚的书砸到了他的大腿上,引来又一阵凄惨的叫声。
Elsa端着药水赶来,对着他的伤退施了几个咒语“所有的注意事项我都写到了这张纸上,失陪了。”
她面色冷淡的向Belle点点头,又匆匆离去了。
Belle心里嘀咕她并不是那么好相处,他抬头看见Gryffindor的队员对着她的背影怒目而视。
“这个该死的婊/子”其中最大的一名队员恶狠狠的吐出一句咒骂。
“不要称一名女士为婊/子”Belle沉下脸。
“不,夫人,就是因为那个邪恶的Death Eater ,Anna教授才失去了做傲罗的机会。”
Belle训斥了男孩们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心里默默记下了这句话。

Belle又坠入了Anna的另一段记忆,这次她是在雪地里着陆的,跌在了霍格沃德村的蜜蜂公爵门前。
她刚刚起身,就看见Anna和她的朋友走出了店铺。
Belle慌忙躲在门后。Anna从包装袋里取出一根粉红色的糖果,甜滋滋的咬下去。
Cinderella啃着烤面包,Snow White把手插在口袋里,踢着雪向前走。Belle小步小步跟在后面,她希望这段记忆会更有意义而不是就这样闲逛。
果然,Elsa从对面远远的走来,她的金发一如前几天两人在St Mungo见面时一样整齐。
她的手里拿着一本书,Belle猜想那会是魔药大全之类的书籍。三人从她身旁走过。
Cinderella突然转过身,嘲讽的喊道“呀,好久不见,Elsa。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看来那个阴冷的地窖也厌烦了你。不过这样也好,你可以让你的旧袍子晒晒太阳。毕竟是五年前的旧货了。”
她嘻嘻的笑着,五官扭在一起,完全没有了在男孩面前娇媚的神色。
Elsa没有反驳,只是抬高了下巴看着Cinderella。
“嘿,别这样说她。”Anna从一旁插嘴,她露出不满的神色。
“就是,别这么说她。”Snow White以为Anna的表情是厌恶。
她走过去,狠狠的拽开了Elsa的发髻“她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张口,邪恶的Death Eater。比起这个,我更想看她露出尖牙的样子,虚伪的毒蛇。”
她抓乱Elsa 的头发,用手紧紧捏住她的下颌。Elsa痛的皱眉。
Belle攥着手里的魔杖,她没想到学院里还有这种欺凌行为。
尽管Hogwarts极力消除这种歧视,但看来效果甚微。
你看路上来来回回的人,没有一个愿意帮助这个可怜的姑娘的。
“够了,白雪。”Anna此时咬紧了牙,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
“放开她,你这个蠢蛋。”
“谁是蠢。。。”Snow White刚想反驳,Anna冷冷的目光射了过来,她一惊,松开了手。
Elsa踉跄了两步,Anna赶忙过去扶住她。
“真抱歉,我的朋友们不是有意的。”她挠挠火红的头发。“我向她们替你道歉。”
Elsa冷淡的看着她,一语不发。Anna满脸通红,Elsa的瞪视使她手忙脚乱。
“啊,你看这些糖果,都给你。”Anna把一袋子的糖放到Elsa怀里。
Elsa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充满恶意的话,她把糖袋塞回Anna的怀里,捡起书,没有再看Anna一眼,转身走远了。
从记忆中回来的Belle,坐在暖炉前,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几个词,雪天,糖果,欺辱和安慰。

接下来的几天,Belle都在忙着充实油画以及照顾受伤了的丈夫。
她偶尔会看见Elsa,但只是互相点头示意而已。
Anna的记忆还剩下最重要的一瓶,其他的不过是与家人的日常时光而已。
Belle把剩下的记忆倒在记忆盆里。

这次她砸到了树上。Belle呻吟一声,她想完成这次的工作她就可以常驻St Mungo了。
她看向四周,哦,这次是黑湖。
真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她咬牙切齿的揉揉腰。“嘿,Elsa。我向魔法部申请来了治疗师的资格。”
Belle从树上伸头向下看,一眼就看见了被月光照的发亮的火红的头发。
“哦,是么。恭喜。”Elsa的声音平平淡淡的,但却没有了那股冷意。
“可我并不打算当什么治疗师,我可是要当傲罗的人。我想,你需要它。”Anna从怀里掏出一张牛皮纸。
“不,我不需要。”Elsa扭过头去。
“别这样,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得来的。”Anna死皮懒脸的凑过去。
“那就给其他更需要它的人。”Elsa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丝丝的不耐烦。
“我说我我不接受这种施舍。我自己也可以申请到。”
“这不是施舍,Elsa。你明明知道你申请这个很难。”Anna开始努力的辩解。
“够了”Elsa终于失去了与她理论的耐性。
她怒气冲冲的回过头,准备离开。
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道红光射向她的背,“小心!”Anna冲过去,扑倒了她,红光打在了Anna的后背上。
“哇哦!”Belle从记忆中直接被踢了出来。
她翻开刚刚拿来的Anna的日记,翻到这件事的后续。
当时魔法部已经判定是Elsa故意伤害Anna,由于Anna的一再辩解已经最后抓到真凶,面对舆论的压力,魔法部不得不释放了Elsa,并给了她St Mungo治疗师的资格,去了德国进修。
尽管Elsa极力推托。
Anna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时常会想Elsa从国外回来的日子,那该多么美好。”
但之后便全是空白。Belle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我们分手了。”日期是2006年的夏天,Kristoff向她求婚的前一天。

Belle把日记本锁在抽屉里,为油画注入了魔法。
画里的女人眨了眨眼,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你好”Belle轻轻舒了一口气。
“你好,你看起来很不错。”
“谢谢”Anna俏皮的道了谢。“你已经看过我的记忆了?那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Belle挑眉,生生把那要另加钱这句话咽了下去。
“我的日记又一个暗层,里面有一张照片,能把它交给她吗?”
Belle知道Anna指的是谁。她打开暗层,里面放着一张泛了黄的照片。
像是用老式麻瓜的相机拍摄的。
照片里的女孩穿着校服,坐在火车里向外看。
十一
Belle把画交给了Kristoff,拿到了报酬,在他感动的大声哭泣之前逃了出来。
她来到三把扫帚,点了一杯黄油啤酒,等待Elsa的到来。
Elsa踏着六点的钟声而来,穿着圣芒戈的白色大褂。
“晚上好,Elsa。”Belle站起身,她们两手相握。
“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Belle 把菜单递给她。“
“我从您先生那里听说了您在为kristoff家制画。”Elsa抬手点了杯南瓜汁。
“是的”Belle点点头。“想必您有很多想问的。”Elsa搅动着南瓜汁。
“那请恕我无礼,您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与Anna在一起。”Belle端起黄油啤酒酌饮一口。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靠一方的施舍,我们毕竟有着不同的成长环境。您,想必也明白吧。”Elsa抬手把碎发拢到耳后。
Belle沉默了一下,她发现Elsa的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我明天就要结婚了。”Elsa解释道。“恭喜您。”Belle真挚地说道,她从包里拿出那张老照片推了过去。Elsa并没有显得非常讶异,她只是默默的看了照片一会便把它放到了书的内侧。
两个人又谈了一些别的事情。晚上七点,Elsa便离开了酒吧。
在离开之前,她突然对Belle说“Slytherin的地窖里存有我的记忆瓶,如果您有兴趣,就请在看完之后不要对他人说起。如果没有兴趣,就让它永远尘封在那里。”
十二
Belle将Elsa的记忆倒入了冥想盆,她在跌入记忆之前摸着冥想盆有些磨损的边缘想着该去换一个。
Belle又一次坐在了开往Hogwarts的列车上,身上还穿着Ravenclaw的长袍。
她坐在Elsa的对面,她很清楚Elsa看不见她,即使Elsa并没有看她。站台上吵吵闹闹的,有的人蟾蜍丢了,有的人猫头鹰飞了。
也有人很快的交上了朋友。
Belle清楚的看到她的主顾向她们走来,年轻时候的Anna显然更加自然与活泼,圆润的脸庞和亲切的笑容不难显示出她出身良好。
她们越走越近。
Belle能够明显的看出Elsa握紧了拳头,她别过脸去,假意看窗外的风景。
就在这时,Belle看到红发的女孩举起了相机。
十三
Belle取出了自己的这段记忆,银白色的光线逐渐流入瓶中。
她拉开窗帘,阳光透过窗户尽数洒在房间里。
窗外传来教堂的钟声。
———————————END———————————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