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一个早餐小段子

本田菊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要说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也早就忘了个干净。
学生时代尚有母亲煮的味增汤,小菜。成了上班族之后就吃的越来越简单。三明治,一杯咖啡。或者是冲一包麦片。
有时候实在来不及了,就只能在骑车的时候张开嘴感受自然的魅力。
久而久之,不吃早饭,午饭吃撑,晚饭去喝酒就成了他的习惯。
他觉得这个习惯没有糟糕到哪里去,倒是王耀炸了毛。从
一开始的好言相劝,到强拉硬拽,甚至连裸体围裙都穿上了。然而人家本田菊大少爷看了一眼,只说了一句“小心着凉”就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害得王耀好不羞耻,并在晚上客客气气的把本田菊请到了客房去睡。
本田菊一日起得早,东边的天空才刚刚泛起一片鱼肚白,远处的天空中还可以看见一轮明月。
身边的王耀还在睡梦中,他似乎做了个噩梦,两条细长的眉毛挤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八字。
本田菊伸手将他紧皱的眉头梳开,心想“最近有个案子迟迟没有进展,想必在睡梦中他也在烦恼吧。”
他用手轻轻的在王耀的背上拍着,安抚着,直到王耀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才起身慢慢的挪了出去。
本田菊很少在这个时候起床,平常的周末他都是睡到太阳晒屁股才会睡眼惺忪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早上的空气格外清新,本田菊站在阳台上,贪婪的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
楼下已经有小贩在摆摊做生意了,这边是豆浆油条豆腐脑,那边是锅贴煎饺小笼包。
大锅一架,把油往上一洒,滋啦一声,煎饺就下锅了。
本田菊的肚子发出肠子痉挛的声音。他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表,五点。
来做早餐吧。他想。
本田菊从冰箱里拿出了两个鸡蛋,将培根放进微波炉里解冻,顺便洗好了生菜。
他开了火,在煎锅里细细的抹上一层油,准备把面包放进去的时候才想起来王耀说过要把厨房的门打开
他们在北京的家是王耀家的老宅,厨房是单独又有一个小房间的。
原本厨房里的设施很简陋,就只有几个铺满灰的锅碗瓢盆和四四方方的灶台。
王耀平时住在住在离医院不远的单身公寓,也不常回来,直到本田菊调任到这里当总经理的时候王耀才好好的收拾了一下。
置办了现代化的电器,给墙上贴了好看的瓷砖。封了老灶,买了新的灶台。只有小小的排气口还留着,不是因为怀念,而是堵上重新开太麻烦,但又不好用。
于是本田菊把厨房的门打开了,才把面包放了下去。
面包迅速的由白色变成焦黄色,本田菊把面包翻了个面,在锅边敲开鸡蛋,打在了面包的旁边。
绿油油的生菜被码在一旁,本田菊挑出了几个有瑕疵的,扔掉了。
牛奶在微波炉里旋转加热,小番茄在盐水里上下跳跃。
本田菊回头看边已经卷起来的鸡蛋,发现蛋黄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戳破了。
“怎么不多睡一会。”他云淡风轻的截住了正准备对另一个鸡蛋下手的捣蛋鬼手里的筷子笑眯眯的开口。
快要40岁却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捣蛋鬼吐了吐舌头“您本田大少爷都这么早起了,我睡下去多不好,正巧来给您捣乱”
蛋黄噗的一声裂开了,王耀得意的晃着手里的戒指,顶端小小的银针闪闪发光。
本田菊无奈的摇了摇头,又一次的败在了王耀恶作剧之后露出小虎牙的得意的笑脸上。他就是喜欢这样的王耀,不是穿着防护服一脸严肃的王耀,也不是彻夜不睡为了案子熬出黑眼圈的王耀。
“再下万分荣幸耀君来捣乱。”他把鸡蛋翻了个面,两个人都吃吃的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