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如果他们有了一个孩子

如果SBSS有了孩子

西里斯布莱克决定去收养一个孩子。
他在一天的晚餐时向西弗勒斯提了这个意见。
西弗勒斯正在切一块小牛排,他花了五秒钟去理解西里斯的话,然后用三十秒准备在他脸上盯出个洞
“我没有觉得现在的生活很不好。”西里斯在西弗勒斯怀疑的目光下解释“只是觉得有个孩子我们的生活会规律一点”
他想要个男孩子,这样他就可以教他爬树,整人,等他进了格兰芬多,继承他勇斗皮皮鬼的事迹。
他这样想的起因源于他上次去哈利家做客。
推门进去的时候就被不知从哪来的水桶砸到了头上。
被浇了一身冰水的西里斯还没有把水桶从脑袋上摘下来,就迎头接了一闷棍。
剩下的五秒钟,他听见了自家教子高分贝的尖叫声,以及锅碗瓢盆被打碎的声音。
然后他把水桶摘了下来。
接着他看见了面前飘着的金发小混蛋。
“德拉科 马尔福!你是哈利做了什么?!”

西里斯花了好久才接受面前的这个金发绿眼的小笨蛋是哈利收养的孩子。
“所以马尔福家的小孔雀就这么接受了一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连是不是纯血都不知道的孩子?”
“德拉科不在乎这些。”哈利试图抢走斯科皮手里的从中国带回来的茶杯“收养一个孩子还是他提出来的。”
西里斯惊讶的挑挑眉。面前对着小饼干在流口水还掉了大门牙的小屁孩怎么看也不像能入得了德拉科的眼。
“夭寿啦”他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就看见斯科皮从哈利的腿上跳了下来,叭叭叭的跑到西里斯的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漏风的微笑。
“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玩家西里斯,out。

西弗勒斯把目光从西里斯的脸上挪回到小牛排上面。刀叉在盘子上划出吱吱作响的声音。
西里斯吞咽了一口口水“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布莱克……”西弗勒斯把小牛排切成大小相同的小块。他放下刀叉,停顿良久“我得说这是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提出的最合理的建议。”
“耶!!!”西里斯发出一阵小小的欢呼。“那我们明天就去圣芒戈吧。你准备叫他什么?Ryan?Harmit?Sirius Jr?”
“是她,布莱克,她。”西弗勒斯在r上加了重音
“为什么,如果是个男孩子,我可以教他爬树,智斗皮皮鬼。”西里斯抽出魔杖甩了两下“而且我还可以教他怎么成为格兰芬多的捕球手。”
西弗勒斯给了他一个“你想多了的表情”
“布莱克。我不会允许家里同时有两个格兰芬多。”
“那也不可以有两个斯莱特林!”西里斯立刻反驳了回去。
“斯莱特林永远比格兰芬多懂得审时度势。”西弗勒斯低头叉了一块小牛排放进嘴里“如果你再唠唠叨叨,我可就要改变我的想法了。”
“哦,好吧,好吧。”西里斯立刻扒起了碗里的饭。“以后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也许是个拉文克劳。”他美滋滋的想
所以说,何必太早立扶来哥啊,西里斯 大狗 布莱克先生。

两个人一大早就赶去了圣芒戈。
圣芒戈在战后开了孤儿院,专门收养照顾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孤儿。
西里斯变成一只大狗在院子里穿梭着。惹得小孩子们全都跑过来看。
德拉科马尔福和西弗勒斯在后面慢慢的踱着“您竟然会同意布莱克收养孩子的建议。”
“不过是添一副碗筷的事情。”西弗勒斯望着远处在地上打滚的大黑狗
“可是您似乎不擅长与小孩子打交道。”
“布莱克一直想有一个小孩子,我不能亲自满足他这个愿望,收养一个也无妨。而且……”西弗勒斯微微的叹了口气“将来也会有一个人照顾他。”
德拉科转过头去看他年轻的教父,时间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皱纹,不知什么时候张了许多白头发。
西里斯不知道西弗勒斯和德拉科在后面说着什么。他伸出舌头在这个小孩的手上舔一舔,又躺下享受那个小孩抚摸自己的肚皮。
在院子里的孩子都被他吸引了过来,只有一个棕发的小姑娘坐在树下不闻不问,只认真看着手里的书。布莱克对这个小女孩产生了兴趣。
他甩着耳朵冲到小女孩面前,用湿漉漉的鼻子顶了顶她的脸。
“你好,大狗先生。”小女孩抬起头“我这里可没有狗饼干。”她伸出胖胖的小手,在西里斯头上拍了几下。
西里斯觉得很受用,他在小女孩身旁趴下,用脑袋蹭着她的手。
“嘿,大狗先生。我正在看书呢。马尔福先生说,等到11岁就可以去霍格沃茨上学,在这之前我可要好好准备一下。”小女孩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西里斯的肚皮。
“好学的孩子。”狗狗形态的西里斯想起了哈利的好友,那个什么都知道的古灵精怪的女孩赫敏,他歪头看了小女孩抱在手上的书的名字。
书脊上烫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初级魔药”
西弗勒斯走过来的时候,正看见露着肚皮的大狗和趴在大狗身上睡着了的小女孩。
“布莱克。”西弗勒斯轻轻的叫了一声西里斯,他也不想破坏这样和谐的场面。
西里斯爬起来,抖抖身上的土,变成抱着女孩的中年男子。“西弗勒斯,我们收养她如何?”
“你做决定总是这么草率么。”西弗勒斯哼了一声。
“嘿,她可是个天才。”西里斯晃晃手里的初级魔药书。“难道你不想有人继承你的魔药能力。”
西弗勒斯看看窝在西里斯怀里的小女孩,又看看魔药书。然后又看看魔药书,又看看魔药书,最后点点头。
怀里的女孩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揉揉眼。
“奇怪,大狗先生呢。”刚睡醒的她声音糯糯的。
西里斯努力憋着笑“我在这里,亲爱的。”
“哦,你是个阿尼玛格斯。”小女孩的眼睛亮了亮。“这实在太有趣了。”
“那你想和有趣大狗先生回家么。”布莱克捏捏女孩的小脸蛋。“也许我家里会有狗饼干。”
“真的么?”小女孩兴奋的抱住西里斯的脖子“太好了。”
西里斯在女孩颤抖的背上轻拍着,连西弗勒斯也不禁伸手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
“我又有爸爸和妈妈了。”女孩呜咽着。
“额……”西里斯和西弗勒斯对视一眼“宝贝,你得知道,你有两个爸爸。”

elsa的欢迎会开的很盛大
德拉科得她带来了一件白色的公主裙,而哈利送了她一块漂亮的小手表。
“这是麻瓜用来看时间的东西。”看着elsa疑惑的表情,哈利解释到。
elsa开心的在房间里跑了两圈,而当赫敏进来的时候,elsa则兴奋到了极点
“赫敏 格兰杰!!!!!!!”

哈利和德拉科家的小蝎子成为了西里斯家的常客。
因为elsa比他更爱看书,所以成了他的救护站。
“你连这个都不会,是脑袋里装了芨芨草么。”
“我真是不理解你的脑回路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西里斯端着茶杯从书房走过的时候总会想到一句话“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你家。”
但小蝎子依然隔三差五的就来找骂,毕竟德拉科和哈利都很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和自己玩得来的人。
但小蝎子还是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开的。到底是叫她姑姑还是妹妹好呢。

elsa八岁的时候,西里斯第一次带她去了霍格沃茨。
所有的教师都很喜欢她,特别是麦格教授,一向严肃的她竟然在elsa面前流了眼泪。“你们终于有个家了。
小女孩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呆呆的望着两位父亲不知道该怎么办。
西弗勒斯拍拍小女孩的头,示意她放心。而西里斯则走过去,抱住了看着他,看着西弗勒斯长大的坚强的女人。“米勒娃,一切都过去了。”
接下来麦格教授带着她参观了历代校长的画像,正在打瞌睡的邓布利多被惊醒,透过半月形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掉了好多颗牙的小姑娘“要来一个巧克力蛙么,我的孩子。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暗格里,我藏了好多糖果,都是你的了。
elsa欢天喜地的把校长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然后抱着一堆糖果扑到了father的怀里。
而他的dad,最年轻的魔药教授,和最和蔼可亲的霍格沃茨校长,正磨刀霍霍,商量着怎么处理邓布利多的画像才符合人道主义。

三年又三年,很快就到了elsa该去霍格沃茨上学的日子了。
小蝎子数着日子盼着elsa能进斯莱特林,而西里斯则对梅林祈祷自己的女儿能进格兰芬多。
西弗勒斯没什么表示,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进愚蠢的格兰芬多,但相比赫奇帕奇,格兰芬多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分院帽承受着来自教授席的两道目光,觉得芒刺在背。虽然它只是一个破帽子。
“你很有勇气,也有智慧,同时也有野心。我觉得,你应该去斯莱特林。”
“放我去拉文克劳。”elsa揉了揉自己的脸“拜托您,让我去拉文克劳。”
“可是……”分院帽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身后的目光更激烈了。
“听我的就好。”elsa深呼吸一口气。“我能制服他们。”
“拉文克劳!!!!”
教授席同时传来两声叉子掉在盘子里的声音,霍格沃茨的孩子们表示这是他们入学以分院帽先生喊出的最大的声音。

第二天,预言家日报爆出,在昨夜11点,有两个黑影偷袭了拉文克劳院长弗立维教授的家,两位黑影疑似现任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西里斯 布莱克先生以及现任斯莱特林教授西弗勒斯 斯内普教授。

elsa表示有两个占有欲极强的父亲是一件既美好又痛苦的事情。特别是西里斯每当看到他和男孩子走的很近就会出来阻止,导致她在霍格沃茨的七年完全没有交到什么男性朋友。
而西弗勒斯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每节课都会找理由减掉其他学院的分,包括斯莱特林。
这让elsa有些烦恼。
还好小蝎子斯科皮比较上道,为elsa打着掩护,才得以给了elsa和别男孩出去玩的机会。
因此elsa在四年级的时候认识了比他大两岁的文森特 隆巴顿。他是草药学教授纳威 隆巴顿的儿子。
文森特和纳威很像,在和女孩子说话的时候经常会脸红,又会结巴。
但elsa就是喜欢他这一点,这比那些看中她身世的蠢蛋要好多了。
他们在第五次约会的时候接了吻。以至于elsa一整天都在傻笑。
但她控制的很好,在西弗勒斯和西里斯面前,则保持着高冷的样子。
十一
elsa在霍格沃茨的七年当中达到了自己的女神赫敏的记录,以全科都是S的成绩顺利的从霍格沃茨毕业。
文森特留在霍格沃茨当他父亲的助手,而elsa则回到了圣芒戈做了一名医师。
他们准备等elsa安顿好了之后就去见西里斯他们。
在双方会面的前一天,elsa才告诉两位父亲她交了男朋友。西里斯立刻跳起来,按住她的肩膀质问他是谁。而西弗勒斯则是冷笑着甩甩袖子走进魔药炼制房。
五分钟后,elsa心惊胆战的听到了来自魔药炼制房的地震般的切割草药的声音。
而纳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则是晕了过去。来串门的赫敏对着纳威的人中按了一下他才醒过来。
“我的梅林啊。”纳威神经兮兮的念叨着。一直到了第二天,坐在了西弗勒斯面前才停止。
“隆巴顿。”西弗勒斯戴着老花镜,目光从镜片前聚集在纳威的脸上。
“是。”纳威一瞬间停止了颤抖“教……教授,您有什么要指教的地方”
“我把女儿交给你的儿子了。”西弗勒斯面无表情的像背书一样吐出这句话,然后他看到对面的纳威突然变得僵直。
“你父亲表现的还不错嘛。”elsa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文森特说。
文森特转过脸,无奈的按住额角“那是被吓的。”
十二
但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西里斯拒绝上台发言,他不能停止哭泣,就算是西弗勒斯的眼皮消肿魔药也拯救不了他红肿的眼睛。
他只能变成一只狗,委屈巴巴的窝在自己的狗窝里,任凭elsa怎么劝也不肯出来。
西弗勒斯示意elsa可以先走。然后给了西里斯一个石化咒,抓着他的后腿丢进了壁炉,然后撒了一把飞路粉,然后一路来到婚礼现场。
婚礼现场热闹极了,不仅有年轻一代的霍格沃茨的学生,连很多教授也出席了婚礼。
elsa正在朋友的帮助下穿好婚纱,在头发上绑了一条蓝色的丝带。
“你看起来很美。”西弗勒斯从壁炉里钻出来的时候,elsa正在嘴上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唇彩。
“谢谢你,dad”他给了西弗勒斯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爱你。”
“我也爱你。”西弗勒斯难得的紧紧拥抱饿自己的女儿。
典礼开始的时候,西里斯又开始哭泣。特别是文森特在西弗勒斯的手里接过elsa的手的时候,他的哭声甚至打断了现场演奏团的演奏。
“你如果敢欺负我女儿,我西里斯 布莱克也不是好惹的。”
纳威和妻子默默缩了缩脖子,而西弗勒斯则是又给了西里斯一个缄默咒。
“好好对她。”他缓缓松开elsa的手,转而在文森特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下。
文森特有一瞬间看到了魔药教授的眼睛里闪过一瞬的泪花,当他再去看时,只能看见西弗勒斯不再挺拔的背影。
“我会的。”文森特对着空气坚定的吐出这三个字。
“现在,新浪可以亲吻您的新娘了。”他们交换戒指,然后接吻。
十二
elsa在和文森特结婚的三年之后怀了他们第一个孩子。
文森特显得开心极了,而elsa则忧心忡忡。
“我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有一天她回到西里斯他们的家的时候这样和西弗勒斯说道。
“没有人能左右你的决定,亲爱的。”戴着老花镜看报纸的西弗勒斯抬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就像小时候一样。
elsa没有辞掉圣芒戈的工作,文森特也举手赞同。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在三月份,是位小公主elsa给她取名叫做凯若琳 隆巴顿。
接下来的五年,他们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男孩的名字,西里斯坚持要叫小天狼星 布莱克 三世。而最小的女孩子则叫了哈瑞特 隆巴顿。
西里斯坚持每天去elsa的小家造访,闲来无事的他表示这是他唯一的乐趣。
凯若琳分院的那一天,西里斯和西弗勒斯又坐在了教授席上。
分院帽感受着30年一次的如芒在背,突然很想自己把自己摔在地上。
“赫奇帕奇!”他解气的喊道。
这次,连盘子都掉在了地上。
————————————END——————————

评论(1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