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群里集体搞事——吃(一)

这是小天狼星和西弗勒斯老年的故事。
西里斯布莱克最终也没有逃脱老年发胖的噩梦。
他的肚子首先开始隆起,起初是一个小小的弧度,扎紧腰带还不至于让他不能呼吸。
如果从这个时候他戒掉躺在床上吃甜甜圈的习惯,也许肥胖的速度会放慢。
但他不以为意,直到第三次新买的袍子在一个月之后变的又紧又瘦,他才发觉自己真的失去年轻时的好身材了。
他只得在身上释放了几个忽略咒,走的缓而慢。
他不能再步履轻盈的在楼梯变化之前跳过去,然后欢快的走进教室,用袍子转一个欢快的圈。
现在的他只能提前从办公室里出来,喘着粗气登上一个个只到他脚踝高的楼梯,这样他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楼梯在他面前转去另一个方向,而他只能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待楼梯的再次来临。
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有活力,参加聚会,唱歌跳舞,彻夜不休。
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睡意,就像耳朵里钻进了一个催眠虫。
当每天晚上,木制的布谷鸟在钟表里第十次跳出的时候,布莱克宅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都会传来一阵悠长又响亮的鼾声。
这时他第一次羡慕起恋人西弗勒斯修长甚至单薄的身材。
即使到了六十多岁,魔药教授依旧保持着早睡早起,餐餐有青菜,从不摄取过分碳水化合物和糖分的生活。
年轻的布莱克觉得这种生活未免艰苦过了头,如同中世纪的苦行僧。
现在的他只能捏着自己的小肚子,看着哈利和德拉科在自己的客厅里与西弗勒斯吃着司康饼说说笑笑而自己只能坐在一旁喝着味道奇怪的减肥魔药。
“哈利,我也想吃一块。”知道自家恋人对自己死皮赖脸的撒娇已经有了免疫力之后,西里斯把目标转到了耳根向来都很软的教子身上。
“咳…”哈利为难的瞧了瞧所剩不多的司康饼,然后偷偷望了一眼在魔药室里的背对着他们的西弗勒斯,“只能吃一小块。”哈利悄悄的掰下一块,尽量没有掉渣子。
西里斯迫不及待的接过来,贪婪的蘸了一大块草莓酱。“啊,美味的司康饼”他不禁感叹道。
但这块红彤彤的小饼干连他的唇边还没有沾到的时候,家养小精灵就尖叫了起来“西弗勒斯主人!西里斯主人在吃司康饼。”
魔药室的门彭的一声被推开,站在二楼的西弗勒斯漫不经心的眯着眼瞥了缩成一团的哈利和试图捂住小精灵往外冒着小报告的嘴的西里斯。
“格兰芬多减五十分,因为他们违反规定。”
哈利在心里大声哀嚎,心疼着格兰芬多瞬间少了一大块的沙漏。
而西里斯则怒视着西弗勒斯,好像西弗勒斯这么做有失偏颇。
可就算西弗勒斯有失偏颇又能怎么样呢?他照样可以穿着袍子穿梭在霍格沃茨的每个角落,用袍角无视任何一个蠢货,并轻巧灵活的爬上每一层楼梯不费吹灰之力。
“很好,在歧视麻瓜和混血之后,你们又开始歧视胖子了。高尚的斯莱特林。是不是再过几十年你们又要为减肥打一仗了”
西里斯垮下脸,抓起靠近自己的宽松袍子,气冲冲的冲出了家门,毫无察觉自己说了什么伤人心的话。
西弗勒斯的脸猛的变的惨白,抓着魔杖的手举起来又无力的放下,他动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骄傲和自尊让他紧紧的抿着嘴唇。
哈利和德拉科对视一眼,低头默默的吃掉了手里的司康饼。
西里斯游荡在街头,但他哪里也不能去。因为西弗勒斯和每家餐馆的老板都达成了共识,只能卖给西里斯蔬菜全餐,并且饮料从南瓜汁变成了一杯白水。
“这不公平!”西里斯在十分钟之后重重的将酒杯砸在吧台的桌子上,对着坐在对面无奈的笑着的卢平大声嚷嚷“凭什么他们大鱼大肉,我就只能抱着几根菜叶子过活”
卢平安抚性的伸手在西里斯的腿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老伙计,我从魔法部赶到这里来可不是听你抱怨的。”
他低声而又隐晦的说了魔法部这个词,虽然酒吧里巨大的音乐声盖住了所有的声音,有时他不得不大声的呼喊起来。
“我当然知道!”西里斯双手重重的在脸上揉了两下,像是要把自己的皮揉下来“我当然知道,我的朋友。可这总让我觉得有点不太习惯。”
“哦?”卢平伸出一根手指搅动威士忌里的冰块,发出一个饶有兴趣的单音节。
“就是……就是……”一向以信心满满著称的西里斯突然犹豫起来。“你能保证你听了我说的之后不取笑我吗?”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多年老友的眼睛,似乎要得到一个准确的回答。
“那你要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大脚板。”卢平歪着头装作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好吧。”没有得到准确回答的西里斯紧张的攥着纸巾,并且下意识的撕扯了起来。“我觉得西弗勒斯不再爱我了,说不定正准备和我分手。”
———————————TBC———————————

PS:大狗你就作吧。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