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王耀说他如花似玉的妹妹就这么被那个混蛋抢了

王春燕觉得城市套路深,她一个从贫穷岛国回来的人快要招架不住。
且不说他妈以请她吃饭为名拉着她相了三次亲,爷爷奶奶也是各种往家里介绍奇奇怪怪的男性生物。
“您好歹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还以为家里又来了什么骗人的传销组织了”熟练的用手里的丝瓜当木剑耍出一套剑法把无辜的人修电脑小哥打跑之后,王春燕被罚跪在祖宗祠堂背家训一百遍。
“你说说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王春燕吐出一嘴瓜子皮,义愤填膺的梆梆梆拍着桌子,还顺便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吐槽了一遍。
电脑那边的本田菊摘下耳机,痛苦的揉着快要聋了的耳朵,刚蹦出来“春燕桑…”这几个字,就看见王春燕易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娄走了一桌子的瓜子皮,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顺便梆的一声盖上了笔记本电脑。
按照熟练程度看,大概没少在初中爸妈出门上班的时候偷玩过电脑游戏。
“妈,你怎么进来了。”本田菊从耳机里隐隐约约能听到她们母女俩的对话。期间王春燕一直以打哈哈来回避母亲的提问,而王夫人却单刀直入,正中红心。
“燕儿啊,我朋友家的孩子刚留洋回来,长得也挺好看,家里条件也好,要不你见见?”
“不约,妈妈我们不约。”王春燕回答的也很不客气“我现在还没有要结婚的打算。”
“就让你见见,又没让你结婚,你以为人家就能一眼相中你啊。又懒又馋还不干活,我都不知道你在日/本怎么过的。”王夫人采用软硬兼施手法,试图攻破王春然的心理防线。
“是是是,我又懒又馋,别人看不上我,那我还见他干什么啊。现在相个亲又不是随便吃个大排档就能相的,我王春燕没那么多闲钱啊,您就别操心了。”王春燕翻了个白眼,直接伸手把王夫人从卧室推了出去“行了行了,别烦我了。我这和同学聊天呐。”
“哟,那个同学,男的女的?我认识吗?有空叫来家里坐坐。”王夫人听见王春燕和同学聊天,把这门框挣扎了一番。
“女的,日/本人,有男朋友啦,不是蕾丝边。”王春燕把王夫人最后一根还顽强抵抗的手指扒了下来,啪的一声关了门。
王夫人捂着转身被撞到的鼻子,气的“啪啪啪”踩着拖鞋走了。
本田菊在心里默默心疼了王春燕五秒,然后镜头又亮了起来。
“刚才让你见笑了。”王春燕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不过我妈就这样,退休在家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本田菊在心里露出认可的表情,嘴上还是劝着“毕竟伯母只有你一个女儿,担心也是应该的。”
“喔唷~那可真是谢谢她了。27没男朋友又不是犯罪,她还能叫警察来逮我还是怎么着。”王春燕又抓了一把瓜子继续嗑着。“至于么。还吐槽我又馋又懒还不干活。合着她把菜炒糊了之后给全家人做饭的不是我一样。”
“噗。”本田菊在镜头那边没忍住笑。
“你就幸灾乐祸吧”王春燕装作生气的鼓起腮帮。“你多好啊,也没人催你。”
“在下错了,在下给春燕桑赔不是。”对面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王春燕以为本田菊真的要对她行什么土下座这样的大礼,就看见本田菊在食指和无名指上套了一条小小的裤子。
“为了给春燕桑赔礼道歉,在下给春燕桑跳一个极乐净土。”本田菊嘴里哼哼着,开始笨拙的挥舞两根手指头。
王春燕被本田菊手指版的极乐净土逗笑了,特别是蝴蝶步的时候,本田菊的手指扭成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形状
“行了行了。”王春燕笑的没了力气。“你说你,你要是我男朋友该多好啊。”
镜头那侧的口哨声戛然而止。
“怎么了,我和你开玩笑呢。”王春燕还以为自己无意中说的话惹的本田菊不高兴,急忙解释。而本田菊却匆匆的断开了视频链接。任凭王春燕怎么发消息他也不会。
“l明明是在已读状态。”王春燕为此辗转反侧了一晚上。以至于第二天她连自家母亲的尖叫声都没听到。
“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她的妹妹王秋雁一个平底锅把她从床上拍到地上她才醒过来。
“家里来了个人,穿的奇奇怪怪的,说要提亲。”
“哟,小妹你很可以啊。”王春燕以为这肯定又是王秋雁的哪个脑残粉。
然后她就被拉进一个正看反面都很胳人的怀抱。“春燕桑,说过的话就要算数。”
王春燕内心OS:别啊傻孩子,我就是随口说说。
但是她还是被强行的公主抱抱起来了。
本田菊抱着她,一脸骄傲和幸福的样子“伯父伯母,秋雁小姐,请相信我能带给春燕桑带来一人生中最有乐趣的时光,现在请允许我正式提出我与春燕小姐的结婚请求。”
王春燕:???
王秋雁:???
王氏夫妇:???
从学校回来领着俄罗斯男友刚进家门正换鞋的妹控王耀:?!?!?!
“有什么不妥吗?”本田菊看着对面的人一脸目瞪口呆。
“当然有很多的不妥!”爆发的首先是王耀,他二话没说就把王春燕从本田菊怀里抢下来,之后就被王夫人一掌呼到了祠堂里。
落锁,贴封条,熟练程度不亚于王春燕喽瓜子皮。
本田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揉了揉笑僵的脸。“那么,结婚的事。”
“当然,当然,我们家春燕以后就拜托本田先生了。”王夫人笑的脸恨不得开了一朵靓丽的大丽菊,似乎比做成了三个月还攻不下来的买卖还要高兴。
王耀在祠堂里奋力挣扎,大声喊叫“燕儿,燕儿,别和那个小矮个走,哥养你!你想吃多少瓜子哥都给你买!”
在一旁教布拉金斯基怎么磕瓜子的王春燕顺理成章的往木头门上又贴了一条封条“得了吧哥,我俩也是两情相悦的。”
祠堂里一片死寂。
王春燕把手里剩下的瓜子给了布拉金斯基,转头对着已经开始筹备婚礼的本田菊说“我的戒指呢?”
“哦哦,在这里。”本田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单膝下跪“王春燕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王春燕不等本田菊给她戴上戒指,就尖叫一声扑倒了他的怀里。
从祠堂里刚出来就看到这么一幕的王耀一脚踏回了祠堂,哀嚎着要祖宗去剃了那个岛国小混蛋的头发。
———————————END———————————
番外:本田菊和王春燕的婚礼举行了两次,一次在日/本,一次在中/国。
在四面环海的岛国那一次无比的安静。大家在夜晚聚会的时候才有三三两两的人献上祝福。
所以新婚的两人回到家的时候还有精力去做别的事情。
在开车四个小时都出不了省的天朝,这个婚礼就变得十分热闹起来,亲戚,远房亲戚,远房亲戚的亲戚,朋友,同事,都过来了。
“这个是二爷爷,那个是三爷爷。穿着花裙子的那个是大姑,她领着的是三弟。”站在迎宾大厅的王春燕悄悄的在本田菊耳边和他介绍着。
“哦,这个是三爷爷,那个是二爷爷。三姑领着大侄子。”本田菊听了个稀里糊涂。
“算了,一会我叫什么你就跟着叫好了。”王春燕隔空狠狠的揉了自己的脸。
婚宴开始,除了唠唠叨叨的司仪以及面色不善差点把本田菊的肩膀按断的王耀,整个婚礼的气氛还是不错的。
本田菊放松的呼出一口气。“这样就结束了吧。”
“不”穿着大红敬酒旗袍的王春燕挑起后台的帘子“我们还要去敬酒呢。”
“每…每一桌?!”本田菊吓得脸都白了。
“加油吧,少年”王春燕神情复杂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几番敬酒下来,本田菊已经有了醉意了。他本来想偷偷把红酒用可乐代替,就看见王耀提溜着二锅头的瓶子过来了。
“哥哥。”本田菊踉跄着站稳。
“别叫我哥哥,我还没同意呢。”王耀嫌弃的挥挥手。
“那,王耀先生。”本田菊思索着该怎么称呼妻子的哥哥。
“得了,别纠结了。”王耀哗哗哗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半杯白酒,又往本田菊手里塞了一杯可乐。“我妹妹你就好生照顾着,我要是听见你欺负她,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说罢,他独自在本田菊的杯子上碰了一下,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现在赶紧滚蛋,别让我妹妹一个人。这桌我替你敬了。才喝了几杯就醉了的玩意儿。”
“谢谢你,哥哥。”本田菊也一仰头喝掉了杯子里的可乐,然后弯腰鞠了一个深深的躬。
王耀吸吸鼻子,眨眨眼把眼泪憋了回去“行了,中国不兴这个。赶紧滚蛋。”说罢,他就转过身去,不再看本田菊一眼。
本田菊如释重负,他快步走向妻子的那一桌,扳过她的脸就在她的唇上狠狠的亲了一下。“春燕,我这辈子一定会对你好的。”
圆桌上突然爆发了叫好和拍手的声音,更有胆大的吹着口哨大喊“再来一个。”
王春燕意料之外的红了脸,亲了本田菊一脸YSL斩男色。
两个人真正脱下繁重的礼服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一天没吃饭的两个人牵着手去吃大排档。
王春燕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想着自己变成了已婚少妇。
“完喽,以后不能名正言顺的领压岁钱咯。”她和本田菊对视一眼,两个人笑倒在街边小摊。
———————————真 END——————————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