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花吐き病(極東)

花吐き病

本田菊从铺满粉色花瓣的地板上睁开眼。
他默默起身,将地板上的斑斑血迹擦去,把粉色的花瓣收进手绢里,埋在了院子里的樱花树下。

笔尖沙沙的在纸上划过,本田菊并不知道他在写什么。
台上的人仅仅留给他一个冷淡的侧脸,千百年前的笑容早就随着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灰飞烟灭。
本田菊忽然喉头一甜。
他不动声色的将口中的花瓣生生的咽下去,抬眼时发现对面的伊万 布拉金斯基看着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本田菊撇开眼,继续写起来。

午餐是费里西安诺带来的芝士意面。本田菊打开随身带来的大阪烧,用叉子叉起一个放在意面的顶端。
原本准备拒绝费里西安诺的邀请,他早就过了什么看迪士尼的年龄。
不过偶尔热闹一下也好,本田菊看着兴高采烈的费里西安诺。
毕竟时日不多了。

The true love kiss can thaw a frozen heart.

本田樱冲进来的时候本田菊正在把花瓣包在手绢里,女孩二话不说扬起手向本田菊苍白的脸上的脸上扇了过去。
“本田菊!你有没有为你的人民想过!有没有为我想过!”女孩瞪着红通通的眼睛。
扔给他一份写着日/本经济急剧衰退的报纸。

对啊,我们是国家。

本田菊在费里西安诺惊慌失措的叫喊声中倒了下去。

本田菊幻想过有一天他支撑不住晕倒时,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是谁。
也许是费里西安诺,也许是本田樱,最糟糕的无非是阿尔弗雷德。
可他唯独忘了一个人。

王耀

本田菊蜷起身子咳了两声,王耀放下手里的报纸,拿了杯水递给他。
本田菊道谢接过,随意瞥过王耀刚刚放下的报纸。
那是那天樱给他的,他放在了床头上。他放下水杯,想像平常一样说几句客套话,王耀就突然扑了过来,恶狠狠的啃在了他的嘴唇上。
十一
那是本田菊接过的最差的一次吻,强取豪夺,好像要把他的嘴唇生生咬下来。
十二
王耀放开了他,他拿起挂在椅背上的西装。
在走出房间时,王耀留给他一个和煦的微笑,嘴里吐出的话却是极不相称的。
他说“你个懦夫”
本田菊舔了舔唇上的血迹。
十三
这次的经济衰退,各国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阿尔弗雷德,他并没有说什么,谁让他向来都是这么霸道。
本田菊弹去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王耀迎面走来。
十四
他们擦肩而过。
———————————END———————————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