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王春燕说你俩吵架别带上我

黑三角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双渣设定!!!!!王家人表示超委屈!!!



阿尔弗雷德接到了伊万的结婚请柬,是亚瑟柯克兰递过来的。
请柬一如既往的简略,只写了新郎新娘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想到王耀与本田樱的婚礼请柬,光是婚礼进程表就写了两大张。
“你什么时候也带回来一个。”亚瑟端起刚刚泡好的红茶,满足的像是趴在阳台上的猫。
阿尔弗雷德挑眉“带回来怕是会吓到你。”
亚瑟并没有理解阿尔弗雷德话里的意思,他刚想张嘴,话就随着阿尔弗雷德强塞进来的司康饼被嚼吧嚼吧咽了下去。
阿尔弗雷德把能穿的西装抱出来,排在床上,回头露出一个微笑“因为我是世界的Hero啊XDDDD”
亚瑟明目张胆的翻了个白眼。
阿尔弗雷德笑的一脸云淡风轻。“我该穿哪件好呢。”阳光并不刺眼,但阿尔弗雷德还是觉得眼角发热。
伊万 布拉金斯基,你有种!

伊万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昏暗的灯光把他奶白色的头发染成了暗金色。
阿尔弗雷德径直走向他,把手里的西装狠狠的扔在他的脸上,举手点了杯美式咖啡。“我以为明天才能见到你。”
“我想你了”伊万笑眯眯的把头上的西装揪下来。
“是想我了还是想艹我?”阿尔弗雷德怪笑一声,压低声音。
“有什么区别?”伊万似是听不懂一般摊开手掌。
“你!”阿尔弗雷德灌了口咖啡,生生的把火气压回胃里。
面对事实,阿尔弗雷德无法生气。
虽然不是谁都可以像是伊万一样把事实这样直白的说出来。
“算了”他如同失败一样瘫在软椅上“春燕是个好姑娘,对她好点。”
“也许吧”伊万含糊的回答了。
“真是个混蛋”阿尔弗雷德挑起一边的嘴角“一个可爱的女孩就这么被你糟蹋了。”
“别这么说”伊万伸手揪了阿尔弗雷德头顶的呆毛“我可没有强迫她做过任何事情。”
这才是你混蛋的地方,阿尔弗雷德腹诽。只要装傻卖萌就可以让别人为你做一切事情。
“今晚是最后一次?”他拿起烟,想要叼在嘴里,看到禁烟的标志又不情愿的放下了。“以后可能见不到你了。”
“不,阿尔,你还要把下个季度的计划书给我。”伊万歪头认真的想了一下“而且春燕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
靠,你真是个货真价实的混蛋。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其实他也这样说了出来。
伊万不置可否的耸肩。

洁白的床单上有两句相互交()缠的身体,衬衫内裤随意的被扔在地上。
阿尔弗雷德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他忘了他已经去了几次,忘了他是不是像个贱()人一样一次次的哀求着伊万。
“要专心一点”伊万伏下身,看着阿尔弗雷德失神的双眼,吻上了他已经红肿的嘴唇。
“你爱我吗?”阿尔弗雷德回过神来,呜咽着问。
一阵刺痛从舌尖传来,他尝到了血液的味道。
伊万咬破了他的舌头。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骂了自己一句蠢蛋,然后睡了过去。

阿尔弗雷德睁开眼睛,随即又闭上。阳光像一把剑一样直直的刺在了他的眼睛上。
他翻了个身,腰部酸的像不是自己的。
操他的。他强撑起身体,慢慢挪进浴室
回家穿好西装,阿尔弗雷德几乎是飙着赶到了教堂。
他停下车,尽量使自己的姿势看起来不是那么怪异,走进教堂。
“你怎么来这么晚”亚瑟不满的瞥了他一眼,给他整理了乱七八糟的领带。
“闹钟坏了”阿尔弗雷德随便扯了个理由过去。
亚瑟半信半疑的抱起手臂。
信不信由你 阿尔弗雷德回瞪了一眼。
一旁的弗朗西斯笑着看着两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亚瑟,阿尔弗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亚瑟难得脸红了一下“习惯了”
弗朗西斯抬手捏了一下亚瑟迅速蹿红的耳垂,换来亚瑟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
“别闹了”始作俑者阿尔弗雷德倒是开了口“典礼要开始了。”

不管是东亚人结婚还是西方人结婚,台上总有个人在那里唠唠叨叨。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呵欠,挪挪身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台上的伊万从王耀的手里接过了王春燕,笑嘻嘻的挡住王耀玩笑般捶过来的拳头。
“现在我可以亲吻我的新娘了吗?”他不等牧师回答,就将虔诚的吻印在了王春燕的唇上。
“我爱你”他盯着王春燕羞红的脸,再次吻了上去。
全场都将目光放在了正在亲吻的两个人身上,只有阿尔弗雷德趁机逃了出来。
昨晚被咬破的舌还在发疼。
他拿出手机,给亚瑟发了一个内容为“Hero要回去写计划书”的短信,绝尘而去。
————————————EN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