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50fo点梗,养女儿的日常

女儿恋爱了却不告诉我们,怎么办,急,在线等。(一)

Elsa是在双方父母见面之前才告诉西弗勒斯两个人她有男朋友这件事的。
当时他们正坐在餐桌前,西里斯正看着新一期的魁地奇周刊,左手拿着面包不停的往嘴里塞。
而西弗勒斯则盯着对面的卷发男人掉在桌子上的面包屑,发誓他再这么浪费食物就把这些面包屑塞进他的鼻孔里。
Elsa正用力的对付着面前的带骨羊肉,但与平时总是在餐桌上说着有趣的事情不同,她明显心不在焉,只是低着头费力的分解着烤成金黄色的肉块,有好多次餐刀直接划在了盘子上,发出尖利而又刺耳的响声。
西弗勒斯皱皱眉头,看着Elsa盘子里被切的乱七八糟的肉,在盘子再一次承受不住疼痛发出呻吟之后清了清嗓子“你以为你已经过了学习怎么使用餐具的年龄。”
“对不起,爸爸。”Elsa立刻迅速而又胆怯的道了歉,然而刀叉执拗的不听她的摆弄,在下一次餐刀亲吻过盘子表面之后,连西里斯都抬起头来。
“亲爱的,你还好吗?”他用手掏掏刺痛的耳朵。
Elsa回答了一声“是的,我很好”但怎么看都是下意识的反应。她甚至不敢看西里斯的眼睛。西里斯嗯了一声,视线又转回报纸上面。
西弗勒斯目不转睛的看着明显有什么事在隐瞒着他们的女儿,放下了餐具,把它们整齐的摆在餐盘的左侧。
“家人之间不应该有隐瞒,Elsa。”他用听起来很平和的声音说道
Elsa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起来,她装作平静的抬头看着西弗勒斯,脚尖却瞥向了卧室的方向。“我并没有想要隐瞒什么。”她甚至怂了怂肩膀,看起来轻松极了。
但西弗勒斯显然不认为Elsa说的是实话,他把右手放在桌子上,食指和中指在桌子上敲来敲去。
他本来想试着敲出霍格沃茨校歌来着。
空气安静了几秒,全程都在看报纸的西里斯也放下了手里的报纸,他看看一脸平静的丈夫,又看看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女儿,开口“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西弗勒斯不准备与 Elsa继续打哈哈“亲爱的,你最后一次出现这样的表情是你去中国进修丢了回国的机票,卡在北京的机场,不敢和我们说实话。”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而上一次则是10岁的时候吃多了西瓜,晚上尿床”
“喔不”Elsa哀嚎着揉乱了深棕色的短卷发。“我不是有意瞒着你们”她说“只是怕你们接受不了。”
“我们连伏地魔没有鼻子都可以接受”西里斯来了一个听起来不怎么适时地微笑,Elsa 依然给面子的笑了,西弗勒斯则狠狠的瞪了西里斯一眼。
“但这件事可能比伏地魔在你们面前长出了鼻子还要夸张。”Elsa嘴唇蠕动着“希望你们听了以后不要尖叫。”
“没有什么能吓倒勇敢的我们”西里斯好像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是说你把斯克皮和XXX的接吻照片给哈利看了”
“没有!”Elsa尖叫一声。“我对别人的男朋友可没有什么兴趣,我是说我准备结婚了。”
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Elsa就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比伏地魔复活了并且在大家面前跳脱衣舞还能刺激两位父亲的消息。
“哦,你要结婚了。”小天狼星还没有反应过来,傻乎乎的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然后他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瞪大了
“卧槽!”他啪的一声站起来,把身前的盘子撞到地上,摔倒粉碎。
“注意用词!”西弗勒斯也显然被惊到了,不过他还是一副可以保持镇定的样子。
“你要结婚了。”他饶有兴趣的勾出了一个笑容,如果可以忽略他唇角不自然的抖动的话。“我们的小女儿不愧是最优秀的学生,可以跳过谈恋爱这一步。
“啊”Elsa尴尬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其实我从四年级就开始和他交往了。只不过没有告诉你们。”
“什么什么什么,四年级?!那时候你才15岁!”西里斯从石化状态缓过来,手嗙的一声砸在桌子上“是哪家的小子,快告诉我,让我去给他一个剜心刻骨。”
“你瞧,这就是我不敢告诉你们的原因。”Elsa委屈的眼睛里迸出泪水,噼里啪啦的向珍珠一样砸在裙子上。
“宝贝,我不是那个意思。”西里斯慌了阵脚“我只是担心你被骗。”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Elsa起身气呼呼的冲进房间里,西里斯准备跟上去,却被她一眼瞪了回来。
“嘿,我只想和你谈谈。”
“明天上午,十点。霍格莫德村,三把扫帚。与我男朋友的父母见面。”门在她身后砰地一声关上了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