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极度OOC,真的!)记一次邪魅狂狷。

德拉克 马尔福最近很烦躁,他非常的烦躁。
他的银行卡已经半个月没有收到银行发来的付款信息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什么!
哈利已经半个月没有刷自己的卡了!
他已经半!个!月!没有刷自己的卡了!
就算是工作也有时间刷我的卡!
他一定是不爱我了!
德拉克 气到秃顶 马尔福不禁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对,他一定不爱我了,最近我们都没有牵手,没有接吻,甚至没有XXX!
没有XXX!
说好了做好清纯好不做作的人呢!
说好了每天拿舌头狂甩对方的嘴唇呢!
完了,完了,真的是人心薄凉说不爱就不爱了。
今天的马尔福很伤心,真的很伤心。
他不仅失去了银行的职员一天上门拜访三次的记录,而且还失去了自己心爱的恋人。
不!这不可能!
以我德拉克 金光闪闪 有钱任性 前任超模 帅到掉渣 绝不秃顶 马尔福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不要去问个清楚!
于是乎德拉克开着他那辆大老远都能看出来骚气蓬蓬的红色敞篷车冲到了哈利正在工作的片场。
在路上,他反复想着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是啥来着?他用手敲着驾驶座的真皮座椅。然而还是没想起来。
算了,想个啥啊,天底下只要是我记不住的事那都不是事儿。
结果他就一路开进了片场,吱——的一声停在了片场大门口。
今天的我也是这么拉风。他捋着自己前额所剩不多的刘海和抹着厚厚的一层发胶从1000米之外就反光的头发,长腿一迈就跳出了车子。
你问他拔钥匙了么,马尔福大少爷不需要拔钥匙,车被偷了,再买一辆不就是了。毕竟新款总比旧款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然后他就一步三摇晃的溜达进了片场化妆间,好似中国古代旧社会甩着辫子窑子的爷儿一样。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大爷的开口的。
“哈利波特!!!”德拉克这一嗓子喊得字正腔圆,特别是最后的爆破音,离着近了真的能被喷一身口水。
他手放在丹田上,给自己提气,顺便清了清嗓子。
化妆间的走廊本来就通透,这中午头的大家都在休息还格外的安静。
他一嗓子嚎出去,瞬间看见各个化妆间的门都开了,里面的老少爷们儿们齐齐都探出头来,场面极其壮观。比某个由老鼠发家的公司做的音乐剧还整齐。
“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今天休息了。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哈利波特在哪个房间啊。”马尔福环视了一眼满走廊的白的白,黑的黑,胖的胖,瘦的瘦,内心不自觉的骄傲起来
瞧瞧,还是咱有眼光,把最好看的拐走了。
扒着门看的老少爷们儿们炸了锅,纷纷讨论这位头发反光到让人看不清楚的大佛是谁。
“他说他要找哈利。”
“他找哈利干什么?”
“诶哟,我去,不会是什么PY交易吧。”
有好事的人悄悄的这样说着。
“胡说八道,哈利前辈才不是那样的人。”这是哈利的忠实迷弟。
“诶诶诶,先别猜了,先告诉我哈利波特的化妆间在哪?”德拉克被吵的头疼,以至于他忘了是他先把这群人从睡梦中惊醒的。
“哈利的话,他不在这里,这里是学员的化妆间,最靠近走廊那侧的才是哈利的房间。”刚刚为哈利辩护的年轻男孩怯生生的走出来,指了指走廊最远处的方向。“不过我建议您还是不要去的好。”
“谢谢你啊。”德拉克露出一个自以为很亲切的微笑“但你要记住一点,马尔福家的人从来不会服从命令,懂了?”
“…好”男孩显然是被吓到了,cou的一声钻回了自己的休息室。
“嗯,很好。”德拉克满意的点点头。“果然自己还是蛮有面子的嘛。”
走廊尽头的化妆间很容易就被打开了,他第一次没有敲门再进去。
礼仪算个屁,老婆都快没了。
接着他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叉着腰四处乱看。嗯。装潢不错,很有格调。瞧瞧这沙发,一看就是定制的,看看这地毯,踩在脚下都不凹陷下去的。
完了!德拉克头顶用发胶盖住的呆毛突然立了起来,此事必有蹊跷。这么好的装潢,说明这个人,比我有钱啊啊啊啊啊啊!
德拉克很嫉妒,非常嫉妒。以至于他忘了看化妆室门口写着的名字和书柜上摆着的两个黑发棕眼的男人的合照。他也没有发现这间化妆室的装潢是如此的熟悉。
没有人能和我抢哈利。德拉克咧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他把目光瞄准了放在桌子上的化妆品们。
哈利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德拉克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真皮沙发被他坐下去一块正吱呀乱叫着。
“你怎么过来了,我还准备今天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噗叽一声压在了沙发上。“你是不是要和我分手,我和你说,没门。想从我身边逃走,除非你是上帝。”
德拉克摆着一副看似我是霸道总裁一般的邪魅笑容。
“哈?你脑袋抽风了?”哈利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大早上就带着一群人又蹦又跳,好不容易趁着斯内普不在偷偷出去吃了快草莓蛋糕,回来就看见这尊佛砘在这儿。这是什么事啊。
“是的,我因为你不爱我了而失去了理智。”德拉克继续压低嗓音,试图制造更加邪魅狂狷的效果。“我为你沉沦,为你发疯,而你现在却要离我而去。”
“啥?你在说啥?”哈利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不懂英语了,不然他怎么连德拉克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别和我装傻,最近你早出晚归,甚至都不热衷我的身体。“德拉克逼近哈利的耳朵,狠狠在耳垂上咬了一口。“而且你没有刷我的卡!你知道每天没有银行职员来打扰的生活是多么寂寞吗!”
“我知道这个人比我有钱,比我品味好。但他也不能从我身边把你抢走!”
“哈?刷你的卡?我从这里还用刷你的卡?”哈利一脸迷茫“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说好了包吃包穿还有奖金。我不是还和你说了么。”
但德拉克没继续往下听,他听到签合同的时候内心嫉妒和气愤的火焰燃烧到了极点。
“好啊,你还背着我和别人签合同了。是哪个角儿的敢光明正大的抢本少爷的人。”德拉克气的整个人嗷嗷叫,非要拉着哈利去找他的情敌。
“不用啊,他就站在后面了。”哈利用唯一还能动的左手指了指身后。
“哟呵,这么光明正大,看我不用钱砸死他。”德拉克威风凛凛的转过头去,看见斯内普穿着黑色长袍靠在门框上。
“你想用钱砸死我?”他眯起眼睛。
玩家斯内普对玩家德拉克发出眯眼攻击。
玩家德拉克死亡
“老…老师!”
几天后,小学员们非常开心的看到了德拉克本尊而不是从斯内普嘴里听到。
也有人对着散着头发的德拉克看了好久,然后尖叫“你就是那天那个!”
哈利和斯内普一家出去旅游了,包吃包住,斯内普临走前拍着德拉克的肩膀笑的和蔼可亲“如果我回来看到你还有小肚子,我会告诉茜茜你想念她的饭了。”
而哈利则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谁让您自己作呢。
—————————en了个d———————————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