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金呀么金婚(一)

这篇文章会很OOC,极度OOC。

你可以看到傻里傻气的小天狼星和担任吐槽役的教授。

另外年龄问题,感觉巫师动不动就会活很长时间。

大家都没有牺牲的设定,但邓布利多去德国找老情人了,所以校长还是麦格教授(麦教授:我有三个字不知当讲不当讲。)副CP 德哈,出场机会不多但都很有趣。

有互攻,有互攻!!!!!





西弗勒斯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和小天狼星布莱克走到金婚。
他们结婚50年的消息被登在了报纸的头条,上面印着两个人看似和谐相处的生活照。
小天狼星拒绝把自己的照片挂在报纸上,从60岁之后他就不可抑制的开始发胖,如果他能改掉大吃甜甜圈的毛病,可能还有可以缓冲的余地。
而西弗勒斯则是嫌弃的看着报纸上的每一个字,对着这些胡编乱造毫无根据的单词发自内心的嫌弃。
“战争中的好搭档?”西弗勒斯端着茶杯嗤笑一声。
“因为斯内普的假死而陷入癫狂,以一敌百?”这简直要笑掉大牙了。
事实上他们在上战场之前还拿着魔杖对指,小天狼星坚决不相信他是邓布利多的人,嚎叫着指责他杀了邓布利多,尖叫着骂他是个杀人犯,可恶的食死徒。
他原本想要反击,就听见外面石桥断裂的声音。
“我不会和白痴争辩。”他淡漠的抛下一句话,听起来完全不介意小天狼星的无理指责。
他用魔杖在空中划了一个圈,消失在了走廊里。
后来发生了什么来着。西弗勒斯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
啊,对了。接下来是他被伏地魔抓住,像一团破麻被扔在地上快要被纳吉尼一口咬死的之后,小天狼星从天而降一脚踩在了那条蛇怪的头上,把它踩了个半死。
你怎么在这里?西弗勒斯原本打算这么问,但明显发觉这不是个好时机。
伏地魔本来就青紫的脸变得更白了,西弗勒斯甚至想到如果他有鼻子会不会气的从鼻子里喷出气来。
他对着对着还站在纳吉尼身上的小天狼星举起了魔杖。“Awada!”
“完了!”斯内普心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话,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小天狼星护在身下,他一阵疼痛之中他陷入了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三天后,他一睁眼就看到了自己脑袋旁边的乱糟糟的头发。
“见鬼了!”他大吼一声,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嗓子干涩的很,咳的他眼泪汪汪。
当然还有腰上的伤传来刺痛。
咳嗽声不意外的震醒了旁边趴着的黑发中年人,他猛地抬起头,嗙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桌角上,痛的他嗷的一声一蹦三尺高。
隔壁病床的人纷纷探过头看向这边,被西弗勒斯一个眼刀瞪了回去。
庞弗雷夫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嘭的一声把医药箱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她伸手怒气冲冲的在两个人的脑袋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我亲爱的小伙子们,你们要处理家事就现在下床回家,不要再给我这个老太婆添乱了。”
“我和鼻涕精怎么会存在家事。”先反抗的是小天狼星,而西弗勒斯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比他年长的女人,他现在竟然能回家了?!
五分钟之后,他们两个被直接扫地出门,西弗勒斯被绑在轮椅上不动也不能动,而小天狼星则是被下了沉默咒。
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圣芒格门口,哦,有一个是坐着的。
直到看见德拉克前者哈利的手出现在圣芒格门口。
———————————TB了个C—————————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