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金呀么金婚(二)

非常的OOC,教授不喝魔药只是个人脑洞,相当于中药闻着香,喝起来就苦这样的情况。





再之后两人正式见面是在哈利的毕业典礼上。
在这之前,魔法部曾举行了英雄表彰大会,以用来纪念战争的结束。
西弗勒斯也在名单上,但他执拗地没有去。
他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他这么做只是因为对莉莉余情未了,倘若被选中的男孩是其他人,他也许只会像其他教授一样在学校里出一份力,又何必去那个阴森森的地方听一个连鼻子都没有的老疯子高声叫喊他的复仇计划。
他在家里躺了一天,伤口隐隐作痛,但他心情格外的好,甚至哼起了小曲儿。
奖章在第二天是猫头鹰送到了西弗勒斯的房间,啪的打在桌子上吓了他一跳。
“蠢蛋。”他默默的斜睨了那只无辜的猫头鹰一眼,拿起了装着奖章的信封。
他沿着边缘将信封划开,里面除了一枚金灿灿的圆形奖章还有一封信。
西弗勒斯将这封折成三等分的信纸展开,毫不意外的看到了老生常谈的话“对于您没有出席表彰大会我们深感遗憾…………由于您在战争中表现出色,特别奖励梅林二级勋章…………”
二级勋章啊。西弗勒斯用左手描摹着勋章上的花纹,内心涌现出了难以形容的情绪。
猫头鹰把桌子啄的噔噔直响,似是在不满西弗勒斯慢吞吞的回信速度。
西弗勒斯把奖章重新装回信封里,抬手放在了魔药书的旁边。
他飞快的取出信纸,用羽毛笔在上面简短的写了几句话,他有意的没有说明自己不想去参加典礼的真正原因,只是用自己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这个理由粗略的带过了。
对他来说,说实话反而会很麻烦。
耐性差的猫头鹰快要把桌子啄出一个洞,这打断了西弗勒斯的犹豫。
他匆匆的在信封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吝啬的只给了这只不算清瘦的鸟儿一把猫头鹰粮。
棕毛的鸟儿不满的啄了他的手一下,拍打着翅膀飞出了房间,桌子上的杂粮它倒是一点也没有动。这让西弗勒斯也觉得自己似乎吝啬了一点。
他把桌子上的杂粮仔细的用纸包了起来,转身扔在了身旁的垃圾桶里。
剩下的时间他一直沉浸在魔药的世界里,即使作为最年轻的魔药大师,他依然会不停地钻研新的东西,比如如何把魔药的味道做得更能让人接受。
他原先是知道魔药的味道并不怎么顺口,但没想到会这么难喝。
他不经常生病,每天泡在魔药室里,感冒都很难。
就算有的时候受伤了,他也是给自己敷上几片药膏就挨过去了。
魔药的材料很贵,用在他自己的身上是浪费的,况且他并没有很在意自己经常伤痕累累,并觉得这是梅林对他的惩罚。
但是谁知道他会在战争中活下来并进了圣芒格呢,被迫喝了五天魔药的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己做的魔药哭着也要喝下去。
被加工过的草药依旧保持着原有的苦涩和辛辣的味道,入口的一瞬间,苦味顺着舌尖一下子冲进鼻子里,呛的他出了眼泪。
还好我还有之前做的药膏。他扶着墙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把嘴里粘腻的液体咽下去。这样我可以偷偷的把这些药水还回去。
却不料庞弗雷夫人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每天派猫头鹰过来监督,一天三次,绝不含糊。
西弗勒斯喝的脸都绿了,这种苦涩可要比记忆里他那所谓的父亲身上常带着的劣质酒气和臭袜子的味道要更难忍受。
也许并没有这么这么难喝,但西弗勒斯翻遍了脑海里曾经读过的书籍,从希区柯克到莎士比亚,都没有挑出几个词语能形容魔药的绝妙气味。
但他还是爱着魔药学的,这们绝妙的学科可以让他忘记烦恼和一切忧虑。
为了魔药学能更好的被推广,应该有一些新的改变。西弗勒斯含了一块柠檬糖在嘴里,一切为了魔药学,这绝不是因为魔药的味道太难以下咽。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