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金呀么金婚(三)

没有SBSS的过渡章,给基友看了,被说有Snarry的倾向。
不要怀疑,这真的是SBSS。如果哈利与西弗勒斯不和解,那么接下来的故事也就不好发展了。
关于莉莉,兔子认为,她是教授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教授喜欢她,甘愿为她付出一切,但他们并不合适。甚至说他们都没有互相了解过,这也是为什么最后两个人决裂的原因。
而小天狼星呢,他不一定是教授最爱的人,但是是最适合教授的人,他们是相反的,又是相同的。两个人的性格中都带有着一种反叛。只不过小天狼星是明着来的“你叫我去斯莱特林,我便要去格兰芬多。”而教授则是“你们觉得魔药学枯燥无味,那我就让它变得更枯燥好了。”
他们一见面就吵,甚至看起来三观严重不合,但是反而是最能细水长流的一对,在经历磨合之后,两个人会走的更远吧。





俗话说的好,人生总有不如意,生活就像孩子脸,一会让人哭,一会让人笑。假如日子过的太惬意,那将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西弗勒斯不知道这句话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但他第一次觉得这简直是至理名言,可以抄在纸上裱起来的那种。
霍格沃茨开设了八年级,但其实就像没有一样,英国魔法界用了一年的时间去重建,而哈利他们得以早早选择自己心仪的岗位。
赫敏进了魔法社,罗恩成了傲罗,倒是哈利反常的成为了魔药学助教,这比当初德拉克放弃家族企业进了圣芒格还要让西弗勒斯惊讶。
对于德拉克放弃了继承家族企业进了圣芒格这个决定,西弗勒斯没有任何疑义,孩子长大了便要由着他的性子来。
倒是卢修斯天天往他家里跑,像个进了更年期的男人一样唠叨。
“西弗呀,你说圣芒格能给他几个钱,啊?连买瓶洗发水都不够啊。”
西弗勒斯不胜其烦,在心里默默腹诽,你这个时候想起来你还有个儿子,当初反戈的时候,你告诉人家德拉克了么。
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卢修斯要拿出手绢嘤嘤嘤的擦着他不存在的眼泪的时候,一巴掌把他糊到了壁炉里,顺便撒了一把飞路粉。
至于目的地是哪里,西弗勒斯也记不清了。反正没出伦敦就是了。
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但是波特啊………
“你怎么能让波特来做我的助教,他的魔药成绩简直惨不忍睹。”新学期的前一天,西弗勒斯穿着黑袍子风驰电掣的闯进了校长办公室,毫不意外的看到沉迷吸猫无法自拔的麦格教授和喂海格薇吃瓜子的哈利。
她顿时觉得岁月静好,就像是四月的阳光洒满了心田,倘若是这样,也是不错。
………个头啊!
“是波特先生自己要求的,西弗勒斯。”麦格教授不愧是麦格教授,她使出猫遁这一技能,“但我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只见她轻盈盈的往地上一跳,就消失在门后了,只剩下咧着嘴笑的讨好的哈利和脸比袍子黑的西弗勒斯。
“别对我露出那么愚蠢的笑容,波特。”西弗勒斯使劲揉了自己的脸“即使麦格教授已经在聘书上签了名,但没有我的同意,你还是要乖乖收拾东西回家。”
“我会每个月提供最好的魔药药材,只希望您能让我留在这里。”哈利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看起来像一只想要得到主人表扬的小奶狗。
“我可以认为波特先生是在贿赂我,好让我忘记他在魔药学上令人失望的成绩以及毫无天赋。”西弗勒斯毫不留情的无视了那双看起来可怜巴巴的眼睛,撒娇攻势对他没用。
“不不不,我只是想补偿您。”哈利看起来惊慌极了“请不要拒绝我。”他上下挥舞着手。
“什么?”西弗勒斯从手里的聘书上面移开目光,“这听来令人困惑极了,我自认为我并没有做什么值得让你补偿的事情。”
“为了我的母亲。”哈利挠挠头发,它们看起来更加凌乱了。“您为了我的母亲和我付出了许多,甚至差点付出生命。而我还误会了你这么多年。所以感到很愧疚。”
他顿了顿“所以,我只想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来进行补偿。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来当您的助教了。”
你确定你不是来给我添麻烦的么。西弗勒斯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听着,波特。”他走到哈利的面前,低头俯视着他“你并不用对我进行什么补偿,因为你并没有亏欠我什么。当年我伤了莉莉的心,甚至没有保护好她。我成为双面间谍,不过是赎罪而已。”
“可……可是。我不是这么认为的。”哈利急恼的开口“我觉得!”
“哈利”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叫哈利的教名,既陌生又觉得苦涩。
他未曾能够直接听到莉莉告诉他这个名字,而当他从邓布利多那里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已经太迟了。
哈利钉在那里,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您刚才叫我什么?”
“哈利。”他又喊了一声,未出口就被叹息声掩盖了“我和你母亲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也无需了解。你只需知道你不亏欠我什么就可以了。”
哈利垂下眼睛,似是没有受到表扬的小奶狗一样发出不满的哼哼声,连尾巴也耷拉下来了。
西弗勒斯发现自己萌发出了想要拥抱哈利的想法,而他也这么做了。
哈利的头靠在西弗勒斯的胸膛上,一动不动,他有点尴尬,同时又感觉到了魔药教授很瘦,硌的他龇牙咧嘴。
而西弗勒斯此时满脸通红,他在心里暗骂自己为何这么冲动,这以后让他怎么面对哈利。
两个人就这样坚持了整整一分钟,直到哈利再也坚持不住弯着腰缩在一个人的怀里,他咳了一声从魔药教授的怀里逃了出来。而西弗勒斯也快速的整理好了表情。仿佛刚才已经想到那个将要在魔法界颜面尽失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您还爱我的母亲么。”海格薇展开翅膀扑拉拉的从窗台上飞起来,将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带了进来。
“always”西弗勒斯伸手接住那朵白色的花,放在手心里。眉头间的促起一闪而过
“我知道了。”哈利抬手抚摸着海德薇的羽毛。“我替我的母亲对您表示感谢。”
太阳终于从乌云背后露出了脑袋,阳光洒进整间办公室,西弗勒斯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盛开的鲜花。
“所以,助教的事我希望你还要在考虑一下。”他取出聘书,递给哈利。“等你考虑好了之后再来找我。”
哈利接了过来,看着聘书上圆润优雅的花体字,重重的点了点头。“谢谢您,教授。”
第二天,哈利准时出现在了魔药教室,西弗勒斯看着这个从瘦小的男孩长成可以独挡一面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只有一秒的欣慰笑容。
但一节课之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忘记了哈利的魔药成绩是难以想象的糟糕。
“哈利 波特!!!!”
今天的哈利依然把魔药教授惹生气了呢。
———————————踢壁西——————————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