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天使与男孩(一又二分之一)

http://hawuhawu.lofter.com/post/1d59760e_1223d618(一)的链接



Eggsy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他还没有走上楼梯就听见自己那个所谓的家里传来夹杂着女人哀求声音的男人的怒吼。
“操他/妈的,小/贱/人,敢打老子的弟兄,看我今天不揍死他。”
Eggsy迈向台阶的脚步顿了一下,他预想到他的继父会把他打的遍体鳞伤,甚至折断几个肋骨。
不知名的恐惧从脚底顺着晚风穿过脊髓蔓延到大脑里,他不仅哆嗦了一下。
纵使他在海军陆战队的成绩再好,也扛不过一个蛮力横生的混混头子。
Eggsy掏出手机,翻看着朋友们的号码,想着谁可以收留他一晚。
一声尖叫猝不及防的划过夜空,冲进Eggsy的耳膜里,震的他生疼,之后便悄无声息,仿佛那声尖叫只是Eggsy听错了。
他睁大眼睛望着楼上声音传来的房间,呆滞两秒突然像发疯一样冲上去“混蛋,你竟然敢打我妈!”
而他的继父连给他还手的机会都没给,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他的混混继父就一拳把他揍到在地上。
Eggsy咳了两声,挣扎着站起身,就被他的继父狠狠的用脚踩了回去。
腹部传来针刺一样的疼痛,Essgy感觉天旋地转,酸水上涌硬生生的逼出了冷汗。
他没有力气站起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晕倒在地上的母亲,让她不再受到伤害。
腿部,腰部,腹部,头部,各个地方承受着猛烈的撞击,Eggsy几次都要晕过去,但他坚持下来,他想只要继父的火气消下去,就不会对他母亲动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的继父终于停手了。Eggsy松开紧握的拳头,下嘴唇被咬的鲜血淋漓。他躺在地上重重的喘息着。
混混头子嘴里骂着不清不楚的话,他轻蔑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Eggsy,呕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在了Eggsy脸上。
“你和你婊/子妈一个德行,生下来就是被男人操/的”男人邪笑着用球鞋尖顶顶Eggsy的胯部,做了个呻吟的表情,然后大笑着摔门而出。
Eggsy浑身酸痛,他用袖子擦掉脸上的痰。他突然很想哭,如果他的父亲还在世,他和母亲就不用过这样的生活。
同时他也痛恨自己的无能。没法更好的保护母亲。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母亲抱回她的床上,又俯身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亲了一下。
之后他回到了他小的可怜的房间,在身体与床铺接触的一瞬间,他就陷入了沉睡。
梦里他梦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交给他一枚徽章,他想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却看见梦里模糊的人竟张开嘴发出几声布谷鸟的尖啼。
Eggsy一个激灵醒过来。他看着桌子上指向九点的时钟,庆幸自己昨晚在濒临昏迷的状态下还不忘定个闹钟。
他起身冲了个凉,热水打在他身上,火辣辣的疼。
他飞快的套上他最喜欢的套头衫,他攒钱攒了好久才买到,差点毁在昨天他那混混继父脚下的那件。
他的继父昨天看来没有回家,他的母亲还在沉睡。
Eggsy悄无声息的关上门,向萨维尔街跑去。
他不知道这个看似平凡的早晨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成为一个特工,失去他的导师,与公主恋爱,找回他的导师,与公主结婚,与公主离婚,与他的导师结婚。
现在在街上奔跑的他只是一个要去解开心里疑惑的年轻人,一个想要知道自己父亲曾经的事情的男孩。
Eggsy准时在金士曼时装店门口停下,Harry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今天的Harry换了一身蓝色带暗纹的西装,拿着和昨天一样的雨伞,正站在时装店门口。
“早上好,先生。”Eggsy手撑膝盖,跑的大汗淋淋。他毫不在意的摘下帽子,用袖子在脸上胡乱蹭一把。
Harry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针和分针刚刚好停在数字十的位置上。“做得好,Eggsy,很准时。”
“谢谢您,额……先生。”Eggsy尴尬的想起他一点也不了解面前的人,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Harry Hart。叫我Harry就好。”Harry善解人意的做了迟来的自我介绍。“接下来,在告诉你所有事情之前,让我们去给家人打个电话。昨晚回去太晚,家里的女王怕是要生气。”
“你结婚了?”Eggsy惊讶的在Harry身后露出个脑袋。
Harry抬手拍拍Eggsy的肩膀。“是的,过程虽然艰辛,但结果还不错。”
他们走到街边的一个电话亭,Harry推门示意Eggsy进去。
“这……”Eggsy瞥了一眼里面狭小的空间,又看向Harry的脸。“毕竟是您的家事。”
“只是帮我做个证,证明我昨晚回家之前一直都和你在咖啡厅里。”Harry不由分说的把Eggsy一把推到电话亭里,自己也跟着迈了进去。
电话亭里很小,Harry与Eggsy只能面对面的站着。
Harry拿起电话,从容不迫的在上面按了几个数字,倒是Eggsy有点窘迫。“我该和您的夫人说些什么?”
Harry装作思考的样子按下井字键“你最好先提前思考一下,我觉得你还是当面和她说比较好。”
“当面?等等,什么意思。”Eggsy一头雾水,正在这时,他感觉到电话亭突然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发生了什么,地震了?我们要赶快出去。”Eggsy第一时间抓住Harry的手,想要冲出电话亭。
然而Harry还是一副从容的样子,甚至还操着他那淡漠的嗓音叫Eggsy安静。
电话亭抖动了10秒之后安静下来,Eggsy轻呼一口气。但还没有等着他把空气吸进肚子里,他就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拉力将他向地底拉去。
“F/U/C/K!!!”这是他在急速下坠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他被困在一个小小的电话亭里,往地底沉下去。四周黑洞洞的,连一束光都没有。
比起Eggsy的惊恐和尖叫,Harry似乎轻车熟路。除了男孩掐的他的手快要变形,其他的都与平常无异,就像在餐厅里吃鱼和薯条一样悠闲惬意。
整个下坠过程其实只有五秒钟,五秒钟之后,电话亭就降落在了一个隧道里。
Eggsy迫不及待的推开电话亭的门,跑到一边扶着墙猛烈的干呕着。Harry整理了被Eggsy拽到变形的袖子,出来对着站在门口的军需官道了声早安“日安,Merlin。”
“日安,Galahad。”被称作Merlin的光头男人淡漠的点点头,眼神飘向在一旁干呕的起劲的Eggsy。“这就是Lee的儿子?”
Harry不做声,与Merlin交换了眼神,表示他猜的没错。
Merlin走上前去,用没有拿平板的那只手为Eggsy顺着气。“我希望你还好,孩子。”
Eggsy干咳着直起身子“谢谢您,我觉得我好多了。”他抬起头,擦干了眼角的生理泪水。眼前的模糊不清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他抬头打量四周,又把眼神拉回到Merlin身上。“这可真是他/妈出乎意料,Harry你可没说你是个Gay。”
———————————TBC———————————

PS:被惊吓到怀疑人生的蛋西,以为自己被一个中年老男人看上,后半生无望。
其实也没有差很多,他俩最后还是要在一起的。
只是梅林心里苦,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个人把他和哈利当成一对了。
梅林表示自己早就嫁给了平板和一墙的马克杯,哈利哈特我早就和你说以后不要连蒙带骗的把人拉进来。梅林心里苦。


PPS:因为明天要赶飞机,可能不能更新,于是发个存货之后逃跑。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