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机枪组】石头石头,下雨不愁(part 3)完结篇

结局了!表白了表白了!看钢铁直男追妹子了!


PS:谢谢今天关注在下的小可爱们,但是!兔子我是个BL写手!BL!写手!对不吃BL的小可爱们说声抱歉。

part 3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蛟龙一队。
张天德涨红着个脸,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反倒始作俑者是他。
“你怎么不早说是这件事。”憋了半响,他才倒出这么一句话。
“是你非要问的嘛。”佟莉也显得不怎么自然,她佯装在挑红烧肉,实际上心不在焉。
“你完全可以不告诉我。”张天德不服输的吼回去。
“那你又来撩我裤腿怎么办!你还真把我当个爷们啊!”佟莉把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摔。
“别…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张天德眼疾手快扶住了盛着红烧肉的碗。“我不是也是担心你么。”
“用不着你担心。”佟莉用被子裹着自己,裹成了个球。
沉默,又一次的沉默。
下腹传来的疼痛让人麻了爪子。佟莉倒吸了口凉气,全身都寒了起来。
她在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当时要这么担心这个崴了脚扎进油漆桶的人,为了他拿着机关枪使劲突突是不是傻啊。
合着人家没事儿,倒是自己荷尔蒙失去了控制,生理期紊乱。还还还,还被扔进了水里!我招谁惹谁了我!
张天德也在一旁玩衣角,心里想不明白干嘛这么在意佟莉,从晚餐的时候就开始魂不守舍。
他听到被子里的佟莉吸了口凉气,以为她又难受了,于是去接了杯热水。
“疼么?疼就起来喝口热水。”
热水,听到热水佟莉就头疼,在陆任嘉的看护下,她今天整整喝了一瓶热水,喝的她反胃。不过她也不好意思驳了张天德的好意,于是她从被里钻出来。
“疼,是当然了。不过这点小疼难不倒我。”
“我很好奇啊,这是怎么个疼法。”张天德看着被子里的水全都流进了佟莉胃里,松了口气,这时候他的好奇心有上来了。“是那种别人捶你肚子的那种疼啊,还是针扎的疼,还是被烫到了那种疼。”
佟莉从杯子和脸的缝隙瞥了一眼对面的人,心里想这莫不是个傻子。“你真想知道”她放下杯子。
“当然当然,不懂就问乃人之美德。”张天德笑得一脸诚恳。
“那好啊。”佟莉把被子在腰上围了围“看见桌子角没有,拿你的胯往上撞就知道了。”她盘着腿,单手撑脸。
“你认真的?”张天德看着闪着金光的桌角,又看看佟莉那明摆着要看好戏的表情“这么疼?”
“哦,还不是撞一下,是一秒十次,十秒一个周期。想象一下?”佟莉挑了一下嘴角。
“算了算了,当女孩子真惨。”张天德立马乖乖坐好。“我再回家要多帮我妈干点活,别让她再生我气。”
女性们比你想象的坚强,只不过这个社会对我们不怎么公平。佟莉在心里默默的想。
“你这么说,阿姨肯定高兴。”
“我还有个问题啊,我问了你别打我。”张天德突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问吧。”佟莉削了个苹果“有话快说。”
“那我问了。”张天德悄悄抬眼,瞅着佟莉消气了,“那这个和生孩子哪个疼。”
“张天德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佟莉一个枕头朝着张天德扔了过去“老子又没生过!”
“我就是想知道嘛!电视剧上的人喊的肺都要出来了,我担心你以后也会这么疼!”张天德只顾着躲佟莉的枕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生孩子关你P事!”佟莉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她突然肚子不疼了,于是索性跳下来坐在张天德身上打。
“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嘛!我不担心你,我担心谁!”张天德蜷成一团,上下左右的挡佟莉的拳头。“别打了,我错了行不行?”
“等会,你刚才说什么?”佟莉突然停下动作。
“我说,别打了,我错了行不行”张天德好歹可以松一口气。
“不是,前一句。”佟莉显然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
“啊?前一句,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嘛,我不担心你,我担心谁。”话音未落,连张天德自己都愣住了。他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佟莉比张天德还要震惊,她抬手狠狠掐自己的脸,掐的肿了起来才松手。“什么时候的事儿?”
“啊?你是说孩子的事还是武术馆的事儿。”张天德决定破罐子破摔。
“你连退休后都想好了?”佟莉一脸不可置信“你想的太长远了一点。”
“只要你同意,想什么都挺幸福的。我都想好了,等咱们退休,就开个武术馆,你教跆拳道我教格斗术。怎么样?”张天德掰着手指头“你说咱是去南京还是苏州,其实青岛大连也不错。”
“停停停!有点乱!”佟莉双手一挥,制止了张天德的话头。“你认真的?想好了?不是心血来潮?”
“额……”张天德哽了一下,他才不会承认他一直都不敢表白,直到刚才听见了陆任嘉那句话才鼓起勇气。
“我是认真的。从上次任务回来之后我就开始想了。”他深吸一口气“我当时想,只要能活着回来就向你表白。结果从医院里住了三个月。不过这三个月也给了我更多的思考时间。佟莉,我喜欢你,你呢?”
佟莉看着张天德的嘴在她面前一张一合,耳朵里一个字也没钻进去。
还没有参军之前,她以爽朗的性格也收到了不少表白,有写情书的,有送花的,还有包下整个餐厅奏响音乐的,这种边打架变表白还是第一次。
佟莉有些措手不及,还有些害怕。即使她早已知道张天德对她有好感,但她一直以为那是搭档间的好感。
她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
于是在张天德的眼里,佟莉现在摆着的就像是他们当年第一次跑负重五公里之后的表情。
“那个………我知道有点突然。要不咱俩还是先从朋友做起,这样对谁都好。”
“我同意了。”佟莉突然弯下腰,双手捧住张天德的脸“我同意了。”
“同……同意哪个?生孩子还是开武术馆?”张天德脑子发昏,舌头开始不灵活起来。
“生孩子,开武术馆,甚至去希腊开旅店都行,不管哪样,我都同意。”佟莉闭着眼睛,对着张天德的嘴唇撞了过去。
张天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有些惨白的嘴唇撞过来,接着感受到了异样的柔软。
他不禁抱住佟莉的腰,笨拙的回应。
30秒后,两个人离开了对方的嘴唇,对视着,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END———————————
彩蛋1:
蛟龙小队特别好奇张天德是怎么表白的,在用两瓶二锅头贿赂了他之后,张天德红着脸把事情原原本本描述了一遍。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顾顺先生说:佟莉真善良。
一位路过的观察员表示:还好我是个gay。

彩蛋2:
张天德当时完全是担心过度,他们唯一一个孩子是破腹产出来的。
当时两个人都没发现佟莉已经怀孕了,就在她在战场上活蹦乱跳一天,任务结束之后才发现下半身已经血流不止。
蛟龙一队开着直升机把人送到医院,知道了孩子没事,张天德冲进队长办公室愣是给佟莉请了一年的假。
于是佟莉就在她在过上了退休一般的生活,补品,水果,从不间断。
佟莉对这种米虫一般的生活很不满,认为张天德只担心孩子才把她扔在家里。
直到杨锐告诉她张天德在医院拿着机关枪对着医生大喊救救我老婆,她才顿悟过来。
结果吃的太多,营养全给了没出生的孩子,只能破腹产。
张天德赶到医院的时候大人孩子已经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了,鲜少流泪的高大海军在看到妻子和孩子的那一刻竟哭的谁也劝不住,他抚摸着佟莉长出来的齐耳短发,亲吻着怀里的孩子,用无比温柔的嗓音说了一句“感谢你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彩蛋3
佟莉又在家里待了半年才回到回到了蛟龙大队。新入队的新兵们看她是个女的,长得又秀气,就有不怕死的向她挑战。结果被摔得七零八落。
第二天她就又去剪了个圆寸,导致一个月后她回家看女儿,把小女孩吓得哭声传到了整个院子里。



part 1传送门http://hawuhawu.lofter.com/post/1d59760e_1251c829


part 2传送门http://hawuhawu.lofter.com/post/1d59760e_12520dae

评论(3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