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机枪组】石头石头,下雨不愁(part 2)


张天德觉得眼前的场面有点劲爆。
他不知道眼睛该看哪儿。
看佟莉吧,人家就穿了一件运动内衣和小短裤,盯哪里都不合适。
看陆任嘉吧,第一次和人家女同志见面,别弄的和耍流氓似的。
得了,还是看地下吧。张天德抱着个晚往地上瞅,恨不得瞅出个洞来。
佟莉却觉得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她大大方方的从床上跳下来,蹬上运动裤和拖鞋一巴掌照着张天德肩膀上就拍过去“哟,害羞了?别害羞啊,小同志,随便看。”她丝毫不介意的用手指着屋子里的摆设。“我床,桌子,浴室,洗手间。不错吧。咱这可是独立浴室~。”佟莉一脸得瑟的炫耀。
“挺好,挺好的。女兵真好。我和庄羽一个屋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他捯哧他那个脸”张天德抱着碗,佟莉的手指到哪儿,他就往哪看。
在后面收拾医药箱的陆任嘉看着张天德呆呆的样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张天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红到发际线。
佟莉回头向陆任嘉做了个鬼脸“最好的是啊,还能经常叫漂亮的小姐姐们过来玩。给你隆重介绍一下。”她一步三摇晃的走到床边,痞里痞气的把胳膊往陆任嘉肩上一搭“陆主任,军区医院最年轻的外科医生,未婚,我媳妇。漂亮吧。”
“你你你你……你媳妇?”张天德有点懵,这个信息量有点大,能把人炸成烟花。
“这位同志,别听她的啊”陆任嘉赶快摆摆手,回头扭了佟莉一把“快三十的人了还没正形,小心明天我家那位给你打电话。”陆任嘉胳膊向后一撞,把佟莉从身边撞开了。
“诶,开个玩笑嘛。”佟莉双手合十一脸委屈“可别让你家大政委给我打电话,上次那一个小时的教育就已经让人昏昏欲睡了。”
张天德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佟莉还是喜欢男人的,不然这种只能做搭档和兄弟(妹)的戏码有点虐心啊。
“本宫大人有大量,就饶过小佟子这一回。”陆任嘉收拾好医药箱,背在身上“别忘了一定要喝热水,这两天不要着凉,我会和方队长说明情况。”她一步三回头的嘱咐着。
“知道啦知道啦。”佟莉转眼又跪了鞋跳上床,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本漫画书看“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啰嗦,结了婚得变成什么样啊。”
“你这叫吃不到葡萄经说葡萄酸,我好歹还是心意相通,你连表白都不敢。”陆任嘉回手扔给佟莉一包药片“那人好像也是蛟龙大队里的吧,叫什么张………”
“大小姐!你快走吧!”佟莉没穿鞋就蹦下床,在陆任嘉还没说出那个名字之前就把她推了出去“别从这里帮倒忙了。”
“别推我!穿鞋!地上凉!”陆任嘉挣扎着被往外推“你着什么急啊,我又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儿。”
就是因为你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才往外推你。佟莉在心里默默大喊。不然你俩得打起来。
张天德听着越来越远的声音,他把碗搁在桌子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只能靠墙站军姿。
佟莉的房间很简单,除了给她配备的东西之外,有关她的生活的物品很少。桌子上只摆了一张她和她父母的合照,然后就是一个暖壶。
佟莉是个什么样的人,张天德对她的了解只能从训练和任务中获得。
她有什么样的朋友,她在参军前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他都一无所知。
如果她没参军,会不会现在是个普通的白领,闲暇时间和小姐妹出门逛街,打打闹闹,而不是在枪林弹雨里穿梭,每天把脑袋绑在裤腰上生活。
佟莉跳着脚从外面回来,刚才走的太匆忙了,忘了穿鞋。2月的风还是凉飕飕的。她打了个哆嗦,进了房间,就看见墙角里立着的大高个。
“干嘛呢,坐啊。别和我虐待你似的,我又不是上级,没那么多规矩。”她把和桌子配套的椅子抽出来,示意张天德坐下。
张天德不自在的坐下了,虽然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可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多。何况还是在两个人都没有束缚的情况下。
佟莉又一脚跨上床,她眼尖的看到了桌子上那半碗红烧肉。“今天吃红烧肉啊,真好。”
“哦哦,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这是给你的。我昨天那你扔进水里,真不好意思,害你生病。”张天德想起来他的主要目的,赶忙把碗推过去。“就是有点凉了。”
“嗨,为了这事儿啊,不是什么大事。我也没生病。”佟莉从床上伸出胳膊,在抽屉里掏出两双筷子,一双递给张天德。“还没吃饭吧,快吃,吃不饱我这里还有饼干。”
“你没生病干嘛要吃药。”张天德接过筷子说了声谢谢,然后飞快的问了一句“刚才陆主任不禁让你吃药,还帮你请假了,不是生病了是什么。”
佟莉窘迫的咳了一声。“石头小同学啊,你听过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么。”
“没有”张天德耿直的摇头“我妈告诉我说,不知道的就要问。”
您也不用这么听话啊。佟莉在心里捂脸,这个情况根本就难以启齿嘛。
“不然就是昨天撞到哪里了?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张天德看她不说话,一着急,不免又多想了起来。“撞到哪里了给我看一眼。”他伸手就要撸佟莉的裤腿。
“没有没有没有”佟莉手脚并用的往后蹭了几蹭“没撞到,真的。你给我坐回去。”
“哦,好。对不起,我就是怕你哪里伤到了。”张天德被佟莉一声吼,吓得赶紧缩回了手,在心里默念纪律条令。
“反正我没受伤就是了,剩下的说了你也不一定懂。”佟莉又蹭蹭蹭的蹭回来,用筷子夹了红烧肉放进嘴里美滋滋的嚼。
“你不说我当然不知道啊。”一心认为是昨天自己一不小心把佟莉扔到水里撞到哪儿的张天德也犯了别扭。“说不定我知道呢。”
“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那我告诉你好了”佟莉深深吸气,又缓缓呼气。“我痛经。”
“啊?”
———————————TBC———————————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