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张彤彤日记(100fo点梗)

@👸 感谢小天使的点梗
机枪组婚后设定,32岁退役。4年后领养张彤彤。
一家三口的日常,应该属于平平淡淡的生活。
至于为什么是领养,大概是佟莉的身体状况还没有调养好。嗯,女兵姐姐们辛苦了,向你们致敬。

Bug超多。



佟莉从武术馆回来,看见女儿桌子并没有上锁,一本粉红色的日记本静静的躺在阳光下。
人总有好奇心理,虽然知道看别人的日记并不对,但佟莉还是踮着脚,像做贼一样跳进房间,轻轻的翻开一角。
看到的,是女儿还算隽秀的字体。

大家好,我是张彤彤,今年16岁。张是我爸爸的姓,彤是我妈妈的姓的谐音。
其实我本来应该叫张佟佟的,可我妈觉得不好听,怕哪个不认字的人变成张冬冬。
比起这个,我亲爱的母上大人,被念成张丹丹不是更扎心么。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还有,不认识我叫什么的去背新华字典。
关于我的家庭构造,其实很简单。我爸,我妈,我。
我爸和我妈呢,曾经是某部队的特种兵,超牛X的那种(此处被圈了一个红圈圈)
我呢,是他们在孤儿院抱回来的。当我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就被我爸妈收养了。
我觉得这么什么不能说的,毕竟这是事实,而且这是我的日记嘛,又不会有人偷看。(突然有人咳了一下)
你要问我为什么不去找亲生父母,我想说,大概他们当时也有什么难处,再说我爸妈对我挺好的,我也不需要双倍疼爱什么的,真的。
我爸妈退役之后开了家武术馆,专门教小孩子强身健体什么的,当然还有女子防身术,女子防身术,推荐大家都去学一学,特别管用,亲身实践,童叟无欺。(看日记的人眉头一拧)
我爸是个山东大汉,188的个子,走到哪里都特别显眼,眼睛一瞪起来能吓死一头牛的那种。
我妈虽然只有168但气势上绝对不输我爸,一般女性都没有的腹肌,我妈有六块,听说以前有八块的,但敌不过岁月的流淌和女性激素的璀璨。不过六块也就六块吧,总比我这一块好。(佟莉觉得应该禁止张彤彤吃麦当劳的次数)
而且我妈看起来非常年轻,明明已经五十二岁了,看起来和30岁的人没什么两样。
哦,我爸也有腹肌,实打实的八块。就和巧克力一样,比那些男模好多了。
每次看着身边的小姐妹们对着电视里的男模尖叫,我就心里就一阵冷笑,你们这是看,我小时候可是躺在这腹肌上打滚的,就是有点硌。
我妈有时候也会让我爸穿上新买的衣服学着电视里的模特一样走秀,我爸每次都紧张的顺拐,就是左手和左腿同时向前伸,右手和右腿同时向前伸。惹得我和我妈差点把沙发笑塌。
我曾经以我爸为择偶标准,但是嘛,嗯,你们都知道,理想很丰满,足足有D cup。现实往往很骨感,它不往里缩就行了。唉,你说我家那个笨蛋什么时候才能把腮红和口红分开呢。大清都亡了二百多年了。(佟莉默默的找出了张彤彤班主任的电话)
对了,说起我爸和我妈的相处方式,只能用一个词,魔性来形容。
我曾经问过我身边的同学,他们父母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子的。
听到他们的回答,再看看我爸妈的相处方式,我突然觉得我每天睁眼的方式不对。
首先,我们家每天早上都是六点起床,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开空调还是有暖气,都是这个点。
在吃早餐之前,我爸和我妈一定要打一架,别想歪,是正儿八经的打一架,近身肉搏,嘿!哈!喊得那种。为什么越来越奇怪了。
他们往往不分胜负,看起来我爸比我妈强壮一点,但也没占到多大便宜,大概是个子小,灵活。
这么一想,我才165,也不亏。是的。
而这段时间,我可以慢吞吞的洗漱,护肤,然后站在洗手间门口等我爸妈打完。
早餐是一碗粥和一只白馒头。
我妈说早上吃一点碳水化合物比较好,撑时间。
我表示,馒头确实挺好吃,就是有点干。
然后七点我们从家里出来,我往学校走,他们去武术馆。我们家离着我学校只有一条街,所以我走快一点还能赶上七点二十分的自习。
中午饭就是在学校吃啦~开心~不过我妈一般只给我五块钱,也就够买个炒面的。但是,我爸会偷偷给我一点,所以我还能喝杯可乐。(佟莉眉毛一挑,远处的张天德打了个喷嚏)
晚餐就是回家吃了,我们学校的晚自习只规定住校生必须去,走读生随意。所以我每天晚上就要回家学习。
我们家的晚餐格外简单,就是炒个青菜,每人一小碗米饭,饭后没事吃个水果什么的。
说是炒青菜,其实和水煮菜没什么区别。我妈大概不怎么会做饭,不知道是不是吃部队食堂吃多了。
吃完饭之后,我们会集体看新闻联播,这段时间,我可以随便摸个鱼,发个呆。
我爸妈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是对我的政治觉悟管的不是很严格。所以不用担心被突然提问什么的。但看着他们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新闻里的事,还是有点孤单。
狗粮不好吃啊!摔!(此处笔迹突然加深)
看完新闻联播之后呢,我就该去写作业了。其实大部分的作业我都可以在学校里的最后一节自习课或者课间休息的时候完成。回到家就是复习和预习。
我妈偶尔会来抽查我的英语或者物理作业,有时候还会和我用英文对话。
我妈她英语超级棒!比我英语老师好多了!她要是去我们学校,能迷死一大片人!
是的,我就是日常吹我母上大人!
我爸会法语,上次我偷听他和我妈说悄悄话的时候知道的。
虽然我听不懂法语,但是几个单词还是能听出来的。
想不到我爸还挺浪漫,我还以为像他那样的看似钢铁直男的人不懂什么叫浪漫。
那次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妈脸红,我妈从我小时候到现在从没有脸红过,真可爱。
母上大人的另外一面get。
啊?你问我爸说的是啥?哎哟~用膝盖想想就知道是哪三个字啦。你真是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憋嗦话了。
虽然我这样吐槽我爸妈,但并不代表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奇怪,甚至我还挺喜欢的。
没有什么风波,平平淡淡才是真,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在我的记忆当中,我爸妈很少吵架,每次吵架都会最终升级到打架,所谓打是亲骂是爱。大概就可以这么解释吧。
不过有一次他们吵的很凶,那是我十四岁的时候,当时我从学校回到家,发现家里的盘子和碗碎了一地。
我爸面色发沉的站在阳台上抽烟,扔了一地的烟屁股。
我妈在床上躺着,没什么表情,就像一潭死水。如果不是胸口的起伏,我还以为我妈已经离开我了。
那天我们家没吃晚饭,我饿的不行了才找了包饼干吃了。
之后的几天我才知道,他们武术馆里的一个哥哥,去参军,在战场上牺牲了。牺牲的时候才26岁。
被敌人的狙击手一枪爆了头。
他也是个孤儿,他的遗物是爸爸去领的,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面除了武术馆的合照还有几件衣服,什么都没剩下。
我并不能体会到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我与那个哥哥也只见过几面,在印象里他不高,长得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很好看。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学,早餐还是一碗稀饭和一个馒头。
爸妈看起来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照常和我一起出门,一起在路口分开,我转左,他们转右。
直到我发现忘记带书,回来取书,进了家门才发现我爸一个人在房间里抱着那个小箱子痛哭流涕。
他哭的很用力,眼泪和鼻涕一同流下来,他用袖子不停的在脸上乱抹,但也挡不住汹涌的泪水。
我没去打扰他,只是默默的在门口站了很久。
下午,我们学唐诗,出赛。
老师站在讲台上,告诉我们跟着她念诗的声音体会诗中的情感。
我不擅长体会情感,觉得人家古人的心情你未必了解。
语文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血气方刚,把一首诗读的是激情飞扬,我却觉得有什么液体从我的眼睛里滴下来,一滴一滴砸在语文书上怎么也止不住。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我的痛哭吓坏了周围的同学,也吓坏了台上的老师。
他们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安慰我,但我就是止不住眼泪。
我突然理解了父亲的眼泪,母亲的沉默。
当国家的利益和亲人的逝去两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是无法用感性去选择的。
所以他们用眼泪来宣泄,用嘶吼来抵抗疼痛。(此处应有泪痕)
呀,话题突然沉重了起来,还是说些有趣的事情。对对对,有趣的。
最近我妈开始留长头发了。这个选择可以说是十分明智了。
曾记得小的时候,我曾经因为看脸分不清我爸妈而深深苦恼过,特别是我妈还留着圆寸的时候。
所以我只能靠身高来判断哪个是我爸哪个是我妈。
一家人出门的时候,从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大部分是盯着我妈看的。
我小时候还不明白,长大了才明白过来。
喂喂,你让顾叔叔家的咕咚怎么想,他才是那个改委屈的好不好。
而且我妈短头发怎么了,短头发多好看啊。谁要不喜欢短头发,削你!(佟莉怀疑了自己对于孩子的教育方式是不是有问题)
不过我妈要是想留长头发也行,我还没见过我妈长头发的样子。
不过我爸显得不怎么高兴,他好像对长头发的女性有恐惧感。
我妈经常调侃他“是不是又想起来那个小蕊姑娘了。”
而我爸则是双手合十,叫她别再提这件事。
小蕊同学,人如其名,长的是如花似玉,眉眼带笑,用现在的话说可是女神级别的。
在我幼年的记忆当中,她总是穿着一身长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是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打得过小三,斗得过小强。
要是按照现在的眼光看,她不可能看上我爸这个钢铁直男,我爸连唇蜜和果汁都分不清,上次差点把我纪梵希的唇蜜倒进面粉里。
不过小蕊同学的审美观也是很清奇,她在被我爸英雄救美了之后就不可抑制的爱上了我爸,非要嫁给我爸,否则终身不嫁。
我妈知道了这事儿,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笑的浑身抽搐。
我问她为什么你担心,我妈回答我说,你别看你爸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明白,不然他早就去卫生队找媳妇了,还会和我结婚。
果不其然,事情就在我爸把小蕊同学摔在地上之后落下了帷幕。
据可靠消息透露,小蕊同学那一天穿着性感的睡裙想给我爸来一个怀中抱汉杀,结果我爸一个习惯就给人家扔了出去。
由此可见,我爸还是喜欢那种能把他按在地上揍的嗷嗷叫的女人,柔情似水反而不适合他。
我爸常说我妈霸道,但是心里还是护着她的吧。
我不禁又要佩服我妈了,想给她海豹式鼓掌。
啊,对了,今天是我爸和我妈结婚的20周年纪念日,我爸一早就溜出去买礼物了。
如果我亲爱的母上大人你现在在看我的这篇特制日记,请合上日记本,闭上眼睛。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佟莉听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窃笑声。
她叹了一口气,任命的闭上眼。
房门被打开了,有一个人从门外走进来,在佟莉面前站定。而另一个脚步声主人哒哒的跑进来,跳上床。
“可以睁眼啦~”声音清脆的那个在佟莉耳边大声说道。
而穿着蓝色T恤衫的男人就在她面前站着。
“莉莉,20周年纪念日快乐。”他显然不怎么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就把这20年的照片搜集了起来,做了个相册。”
“那个,你打开看看吧。这20年,谢谢你了。”
佟莉接过相册,没有马上翻开,而是起身环住了丈夫的腰。
从相册打开的一角我们可以看到,有一张心形的照片贴在中间,上面是两个穿着军装,笑的开心的年轻人。
———————————END———————————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