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十九岁(极东姐妹组,BE)

一.
王春燕第一次见到本田樱是在梨花纷飞的春季。
那时本田樱19岁,正坐在桃树下看书,风吹起她一侧的发,联动着发间的樱花发饰。
王春燕与朋友说笑着走过校园,偶然瞥见了桃花下的那抹粉红色的身影,但她并未留意,因为像所有的日/本人一样,她们扬起的精致的唇角都带着礼貌的虚假。
二.
王春燕第二次看到本田樱是在学生会办公室里,但仅仅是一个名字。
学校里布置了期末论文,“论贫富均衡”王春燕摘下眼镜揉了揉疲惫的双眼,嗤笑一声。
“贫富均衡?真是可笑。”
她不耐烦的扔掉手里的那些陈腔滥调,翻开下一遍时,一行漂亮的楷体映入她的眼“所谓贫富均衡不过是弱者为自己所找的理由罢了”
她抬头看了眼这篇文章的作者“哦,本田樱”
她一脸了然,但在伸手将稿纸与其他文章放在一起的时候犹豫了。
她垂下眼脸,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三.
王春燕迫切的想要认识本田樱,于是她在下课时第一时间冲到了本田樱所在的班级门前。
当她为自己的莽撞回过神时,本田樱已经一脸疑惑的站在她面前。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了你的文章,很出色。”王春燕打起了官腔。
“是么,谢谢您。”本田樱并无任何喜色,她转过身去,王春燕急忙喊住她。
“等一下,认识一下吧。我是王春燕。”
本田樱又转过身来,看了她半天,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谁家王谢堂前燕么。你好,春燕桑,我是本田樱。”
“不,应该是谁家新燕啄春泥。你好,小樱。”王春燕伸出了白皙的手。
四.
再有时间和本田樱坐在一起聊天已经是很久之后了。
两个人都有各自的事情,偶尔在QQ上聊几句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王春燕觉得褪下了淡漠外表的本田樱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尤其是安利各种有趣的漫画的时候。
那天论文的成绩下来了,本田樱愤懑的吞下一口面条“为什么小女的论文只得了C级”那样子就好像有人夺走了她心爱的漫画一样。
王春燕慢慢咀嚼着三文鱼,待她咽下去之后才对上本田樱的眼“小樱,你不懂中/国的现状。”
“那春燕桑呢,如果是你的话。”本田樱急切的问。
王春燕不经意的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五.
王春燕听到有人在谈论她和本田樱的关系,其间不是掺杂着什么暧昧等词语。
王春然厌恶的皱眉。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她加快了脚步。
回到自己组的房子,本田樱早早就回来了。
性格冷淡的她,与室友自然是相处不好的。
王春燕便邀请她来同住,反正自己也是无聊的很。
浴室的门开了,本田樱披着浴袍走出来,王春燕自告奋勇的要帮她吹头发。
本田樱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王春燕小心翼翼的揉动着女孩的头发,怕是一不小心会拽掉几根。
卸了妆的本田樱比平时更平和一些,她瘦极了,锁骨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有几滴水掉到她的锁骨处,又落到浴袍里,看的王春燕的脸上一片燥热。
“吹好了”她急急忙忙,像逃一般逃进浴室,留下一脸若有所思的本田樱。
六.
暑假时本田樱邀请她到日/本去玩儿。
在去东京塔的路上。路过了一座寺院。
有人在举行婚礼。王春燕兴冲冲的拉着本田樱凑近去看。
那是传统的婚礼,新娘穿着白无垢。
“传说女人都是狐狸精变得,所以要穿上白无垢隐去耳朵和尾巴。”本田樱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说法么”王春燕眼睛打量着本田樱,“别说,还真像。”
“那春燕桑要为我隐去尾巴和耳朵吗?”本田樱突然问她。
王春燕怔忡了,她胡乱哈哈了两声,“走吧走吧,快到晚上了,你不是说夜晚的东京塔最漂亮了吗”
站在东京塔上,王春燕靠着栏杆。
本田樱看向她的眼睛在黑暗里发亮,害的她连手里的可丽饼是什么味道的都忘了。
七.
从日本回来,王春燕就去实习了,公司的主管名叫王耀,很欣赏王春燕。在王春燕实习半年后两人就开始了交往。
有一天他们约好了去吃晚餐,坐在车上的王春燕突然接到了本田樱打来的电话。
有好久没有接到她的电话了,算起来从毕业那年,竟然有两年了。
王春燕连本田樱是何时搬走的都不记得了。她接起电话“喂?”
“春燕桑”电话那头传来本田樱毫无波澜的声音“我要结婚了。”
王春燕一怔,手里的手机掉了下啦,重重的砸到了腿上。
八.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两个人一直默默无言。
王春燕一直在听歌,而本田樱在看外面的风景。
两人到了机场,本田樱迅速的办好了登机手续,站在入关口,她转过身来,保住王春燕“再见了,春燕桑”
王春燕看着穿着淡粉色衣裙的本田樱一步步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就像当年她突然闯入自己的世界那样悄无声息。
王春燕喉咙发紧,她发现她连再见都说不出口。
她麻木的戴上耳机,耳机里传出婉转的戏腔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