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德哈 犬蝠】信(一)

前提:战争结束五年后,成为马尔福家主的德拉克无意中发现了奇妙的石头,并与哈利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德拉克 马尔福接到了魔法部准许他去接收战争英雄西弗勒斯 斯内普的遗物。
西弗勒斯并没有在世的亲属,而战争英雄的遗物也不可以轻易销毁。
他的物品被放在一个小小的行李箱里,轻的没有重量。
德拉克虽然与这位教父并不亲近,甚至对于他的严厉不时产生恐惧。但他不禁也咧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不足四十年的时光不过是羽毛轻重的东西。
他在遗物领取接收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假意没有看到奥罗们或怀疑或厌恶的目光。
他冷淡的向众人道谢,抬头看到了黄金男孩,哈利 波特。
“嗨,你好。”成为一位出色的傲罗的年轻人在五年不见的死对头面前舌头打了结,他摩挲着颈上的白玉石“好…好久不见。”
“蠢男孩”德拉克面无表情,甚至连救世主红着的脸庞也没有让他想要笑出来。
“有空去喝一杯?”哈利没话找话,却在话出口的一瞬间想要咬下自己的舌头。
该死,我在说什么。请死对头去喝酒?
德拉克挑起一边的眉,他微微向哈利点了一下头,转身“再会”
乘坐马车回到马尔福庄园,庄园里只剩下几个小精灵,卢修斯 马尔福与妻子到了法国修养,只留德拉克在英国。
德拉克命令所有的小精灵不许进入书房,并在书房的门上下了防御咒。
他小心翼翼打开行李箱,摆在里面的只有一件孤零零的长袍,几瓶福灵剂和感冒药水,一只羽毛笔,一袋魔药材料和一条绿白相间的长围巾。
德拉克把这些东西一样样取出来,放在一旁,行李箱瞬间变的空空如也。
德拉克似是不相信什么。
他展开围巾,抖开长袍,他期盼着能发现什么。
魔药材料撒在桌子上,一块黑曜石啪嗒一声掉在他们中间。
德拉克捡出那块石头,石身黑的通透,被打磨的像一个半月的形状,碰触时会由指尖传来酥麻的感觉。
有魔法结界。应该是某种东西的钥匙。它环绕四周,又将行李箱翻了个底朝天。但没有找到可以与黑曜石匹配的东西。
德拉克在书房里坐下。很眼熟,他双手合十,喃喃自语,在哪里看到过。
他坐在书房里环视四周,突然目光定格在对面的写着“中国阴阳学”的书上。
就是他!
德拉克施了一个飞来咒,大部头轻巧的落在桌子上。
太极阴阳图。他翻开书的扉页,一个一半是黑一半是白的图瞬间展现在他眼前。
很好,找到了。他把黑曜石印在阴的那一部分,恰好吻合。
那另一半在哪里?他又陷入了困惑之中。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德拉克主人……”小精灵颤抖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不是告诉你不要靠近书房吗?”德拉克生气的向外面大吼。
虽然他对这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小家伙没有任何不满。
但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听见外面传来尖锐的哭喊声。
“妮妮是个坏精灵,竟然忤逆主人的话。坏精灵,坏精灵。”
“够了,妮妮。”德拉克打开门用手指按压额头。“什么事情”
“扎比尼先生来访。”叫做妮妮的小精灵停止了撞击自己的额头,但还是低着头,长长的鼻子快要碰到脚尖。
“两杯茶,妮妮。”德拉克一挥手,小精灵啪的一声消失了。
“德拉克。”布雷斯 扎比尼对着走下来的德拉克行了一个脱帽礼。
五年不见,他长得更加的俊朗了。
“好久不见。”德拉克给了朋友一个结实的拥抱。
他们在桌边坐下,妮妮端上两杯茶,旁边放着水晶制的糖罐和陶瓷的奶浆瓶。
“谢谢。”扎比尼对着妮妮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在妮妮开始哭叫之前,德拉克眼疾手快的给了他一个咒语。
“五年不见,你还好吗?”布雷斯端起红茶杯,啄一口。
“并不轻松,魔法部那群老混蛋没收了马尔福家百分之八十的财产。”德拉克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
“哦?那看起来并不轻松。”布雷斯轻笑一声。
“但马尔福家的人也不是那么好打败的。”德拉克轻蔑的挑起嘴角。“你呢?”
“我?”布雷斯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摆出一个轻松的表情。“我去了不少地方。中国,印度,美国,巴西,意大利,德国。”他歪头回忆着“你知道么,德拉克。麻瓜其实没有那么蠢笨和讨厌。”
“比如,他们管这个东西叫做飞机。这个叫做手机。”他从口袋里拿出各种模型一一摆在桌子上。
“哦?”德拉克拿起手机的模型端详着。“一个盒子?”
“不,德拉克。”布雷斯用轻咳掩盖了笑意。“这叫做智能手机。麻瓜
用这个来通信。不用喂食,不用打扫,只需要用一种叫做电的东西补充。”
“哦,看起来很有趣。”德拉克戳开正下方圆圆的东西,咔嚓一声,一张苍白的脸映照在手机上。
“梅林在上!”他下意识的拔出魔杖,对准了叫做手机的玩意。“四分五烈!!”
“德拉克,住手!!!”魔杖的顶端冒出红光,布雷斯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德拉克的手举到头顶。“那只是个手机!”
“他在吸取我的灵魂!”德拉克扭动着挣脱出来。“我的脸!在那个愚蠢的盒子里,他不动了!”
“噗。”布雷斯掐着自己的大腿“如果让你的粉丝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们会有多惊讶。”
“什么丝?”德拉克眯着眼睛。
“粉丝,就是跟随者。”布雷斯正色道。
“管他是什么见鬼的丝,把你这该死的东西拿走。”德拉克坐下来,用魔杖将手机推的远远的。
“别这么讨厌他,德拉克。”布雷斯轻车熟路的对准自己的脸,高举45度角,咔嚓一声。“看,我还活着,而且还要把它传到推特上。”
“你要把你的灵魂传给一只叽叽喳喳的鸟?(注一)”
“那是个社交软件。”布雷斯放下手机,发现对面传来厌恶又按耐不住好奇的眼神。“社交软件就是…算了,以后我再和你介绍。”
“哦,麻瓜的世界。”德拉克拍拍衣服,又整理了一下散落下来的头发。
“所以,你这次回来想要怎么办?”
“我准备去麻瓜研究科。”布雷斯把模型一样样收好。“今天去报道。”
“五年前我可不敢想象你会这么说。“德拉克坐直身体。
“人都是会变的。我今天看到了哈利 波特。”布雷斯在红茶里加了一块糖。“你和他怎么样了。”
“噗!”德拉克有生以来第一次把红茶洒到了衬衫上。“我们没什么。”
“哦,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了。毕竟你暗恋他这么多年,还带着同样的项链。”布雷斯耸耸肩“那真是在下失礼了”他嘟囔着德拉克听不懂的语言。
“同样的项链?”德拉科狼狈的擦去红茶的印记。
“只不过他的像是中国产的玉石。”布雷斯看向右上的天花板,回忆道。
“等等。你说,他也有一个和我一样的项链?”德拉克整理衬衫的手一顿,他揪起挂在脖子上的黑曜石。“是和这个一样的吗?”
“是啊。”布雷斯躲过德拉克伸过来的手。“你的看起来像黑曜石,他的是白玉……”
最后一个字在他的嘴里转了几转,终于揉在了在德拉克惊天动地的“移形换影”的吼叫声中。
——————TBC——————
注一:twitter原指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大写T表示著名社交软件Twitter。文中德拉克不了解,因此产生了误解。

评论(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