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信(二)

信(二)
德拉克有幸见到了所有傲罗中的佼佼者,他们在德拉克只露出袍子的一角时,就齐刷刷的抽出了魔杖,然后才摆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德拉克对此见怪不怪,他无辜的举起手,内心打赌哪怕他的手向袍子口袋的边缘挪动一寸,都会有无数个咒语向他袭来。
哈利 波特无疑是最惊讶的那个。
他坐在桌子的右侧,靠近墙壁的位置。
他的右手还保持着伸向口袋的动作,却因看清楚来人是谁而僵直住了。
“嗨”德拉克扯出一个假笑“天气不错,波特。”仿佛在坐在自家花园里对着来访者寒暄而不是举着双手站在傲罗办公室里对着一堆可以发光的木棍。
“马尔福!!”万事通小姐第一个反应过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德拉克笑的一脸无辜“两个小时前我接到了来自救世主先生去喝一杯的邀请。”他动了动举了太久而酸软的手臂,魔杖的尖端距离他又近了一点。
“哦,是吗。”赫敏从嗓子里冒出几个音节。
德拉克想要耸耸肩表示这是事实,但他发现他做不到。
赫敏的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游移着。
哈利尴尬的咳了一声。
德拉克摆出一副被人欺骗后略带失望的样子“难道说那只是来自于救世主大人的客气话?”
“哈利 波特”他满意的听到狮院女王上调的尾音,以及哈利向后瑟缩了一下的声音。
“你知道的,敏。我们要遵守和谐共处的规定。”哈利眼神飘忽不定着“你知道,黑暗时期已经过去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呼吸声。
德拉克腹诽着多疑的女人,他期望他把胳膊放下来之后还有力气去捏起一片羽毛。
赫敏面无表情的盯着哈利的脸,好像要把他的脸盯出一个洞。
哈利龇牙陪笑了一下,对于这个洞察力极强的朋友,他在她面前总是被迫毫无保留。
哈利说服自己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
“好吧,这次暂且相信你。”赫敏收回目光,带头把魔杖放回口袋里。
“谢谢您,格兰杰小姐。”德拉克终于能放下酸疼的胳膊,做着肩部放松的运动。
“是韦斯莱夫人。”赫敏纠正道。德拉克发现她的无名指上带着一个简单的戒指。
“你不能这样相信他,哈利。”金斯莱半信半疑“马尔福家向来阴险狡猾。”
“谢谢您中肯的评价,先生”德拉克讽刺的冷笑一声。
“别这么说,金斯莱。”哈利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在他想到面前是与他共同战斗过的伙伴后,又选择原谅他的多疑。“相信我,他没什么恶意。”
“哼,看在你的面子上,哈利。”金斯莱哼了一声,德拉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一个白眼。
“但这个小子依然要出去,别忘了,我们在开会。”金斯莱不等哈利回答,有些粗鲁的把德拉克推到了门外。
哈利给了德拉克一个歉意的微笑。
门在德拉克身后砰地一声关上了,他趴在门上想要听里面在说些什么,却可笑的发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加厚的门和一个闭耳塞听咒。他想。
一个小时之后,他被推醒。他看见长着好看的绿眼睛的救世主站在他面前。虽然德拉克永远不会承认哈利的眼睛非常好看这一点。
“明天见,哈利。”赫敏在哈利的右脸上快速的亲吻了一下。
“明天见,敏。”哈利挥挥手。
德拉克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多么伟大的友谊。”
哈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两个人坐着破旧的电梯来到入口处的大厅,有不少巫师认出了德拉克,看着他窃窃私语。
德拉克满不在乎的梗着脖子,目不斜视的走在哈利身旁。“我们现在去哪里?”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嘴部活动太大又能发出声音。
“麻瓜世界,马尔福。”哈利回答的漫不经心“我可不相信我们会坐在三把扫帚像兄弟一样谈天说地。”
“哦,我还以为我的谎话连救世主大人也蒙骗过去了。”德拉克像是喃喃自语。“虽然我确实想要赴约来着。”
“别提三个小时之前那个愚蠢的邀约了”哈利恶狠狠的“还有,如果不想上巫师日报,下次施一个变身咒来找我。”
德拉克瞥见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好吧。”他说闭上了嘴,无意中瞥见哈利红通通的耳朵。
两个人去的咖啡店在另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哈利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德拉克看着一堆从来没见过的名字,选择了和哈利点相同的东西。
空气里升起一股不可思议的尴尬的气氛。两个人都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
德拉克不安的揪了揪袖子上的袖扣。
他的对面坐着哈利 波特 ,他的学生期间的死对头。而他们之间没有辱骂,没有争吵。德拉克觉得是咖啡店里的音乐声太过柔和。
“说吧,什么事。”哈利搅动着卡布奇诺顶端的泡沫。
“我需要你脖子上的石头。”德拉克喝了一口咖啡,嫌弃的把它放在一边。
“普通的石头而已。”哈利有些惊讶。“马尔福家的人也会对这种哪里都有的石头感兴趣?”
“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德拉克解下脖子上的黑曜石,他看起来并不想绕圈子。
“你从哪里得到它的。”哈利将石头握在手心里,手里心传来石头特有的凉意和酥麻感。
“斯内普教授的遗物,我无意中发现的。”德拉克靠在椅子上“他和你的那一块很相似不是吗。”
“所以你觉得它们之间有联系?”哈利思考着。“小天狼星交给我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说。”
“小天狼星?小天狼星 布莱克?”德拉克显然抓住了重点。
“是的,还有一个盒子。”哈利也不想再隐瞒什么。“我把它放在了德斯里家。”
“你把巫师的东西放在了一个麻瓜的家里?”德拉克看起来觉得很不可思议。
“总比落在敌人手里要好很多。”哈利一口气喝干了咖啡。
“我们现在去拿。”
“什么?”哈利像是没听懂的一样反问。
“我们现在就去拿那个盒子。”德拉克双手放在桌子上。“布莱克和斯内普,也许不只是死对头那么简单。”
“那我们也不用这么着急。”哈利看着德拉克身上燃烧着的看似斗志实为八卦的火焰。
“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波特”德拉克循循善诱。“一个神秘的盒子,两块石头。还有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看到的秘密,难道还不诱人吗?”
“好吧。”哈利呼出一口气“我们现在就去德斯里家。”
两人踏进了女贞路4号。哈利警惕的在外面施了一个混淆咒。
屋子很多人没有打理过,空气中到处都漂浮着灰尘。
“跟我来。”哈利对着四处打量的德拉克招手“盒子在这里。”
他打开碗柜的门,瞬间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了一个跟头。
“真糟糕”他自言自语,半个身子钻进碗柜里寻找着。德拉克饶有兴趣的对着碗柜的门上写着“Harry Potter”的贴纸笑了两声。
“我不知道这个简陋的麻瓜小屋是什么惹得马尔福大少爷发笑。”哈利在碗柜里摸索着,他试图打开电灯,但发现没有电。他有些懊恼的摇摇头。
“我只是在笑救世主拥有一个装满宝物的碗柜。这可真是童趣。”德拉克靠在一旁,看只有半个身子露在外面的哈利。
“这就是我到11岁的卧室。”哈利瓮瓮的声音从碗柜里传来“哦,真糟糕,我撞到了头。”他顶着满头的灰尘从碗柜里挪出来,对上德拉克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睛。
“这没什么,救世主也有他的秘密。”哈利从厨房找到一个还能用的手电筒,继续翻找着,不一会就抱出一个满是灰尘的盒子。“就是这个。”
德拉克哼了一声。盒子在他的手中被滚动了几下。“没有印记。”他把话题转移到手上的盒子。
哈利托着下巴思索着,突然他眼神一亮,“咒立停”他对着盒子念了一句咒语,原本普通的盒子立刻变成了一个人用纯金打造的小箱子。
“这可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德拉克想到这个反叛的舅父,嗤笑一声。
“别这么说小天狼星。”哈利也凑过来看这个盒子,但德拉克看出他有些失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突然不经意的开口,“就像波特的碗柜。现在,给我你的石头。波特”
“什么?”哈利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当然是带回马尔福庄园,聪明的格兰芬多”德拉克伸出一只手。
“为什么是你保管。”哈利不满的握住颈上的石头,向后退了一步。
“因为这有关我教父的事情。”德拉克说的一脸合情合理。
“里面也有我教父的东西。”哈利反驳。“我也有保管着的权利”
“不,应该我先,马尔福家从来不为人后。”德拉克把箱子举的高高的。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的哈利。“小矮子救世主”
“波特家也没有落后于人的传统。”哈利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铂金秃头”
在两个人的对话快要变为你一拳我一脚的小学生打架之前,德拉克举手投降“好吧,也许我们应该把它放在一个公共的地方。”
“咖啡店门口的自动存放机。”哈利气喘吁吁“只需要一个混淆咒,麻瓜就一定发现不了。”
“什么时候格兰芬多也变得如此狡猾了。”德拉克勾起一边的嘴角。
“这叫策略,迟钝的斯莱特林。”
哈利翻了个白眼。
两人约好在周五的晚上七点在那家麻瓜咖啡店集合。
两人分别之前,哈利转过头突然对着德拉克说“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毕竟真正和平的时候还未到来。”
——————TBC——————
PS:文中出现的咒语如有错误,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谢谢。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