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论单身父亲如何正确的抚养孩子长大成人


不是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是要读书,工作,结婚,生子,特别是对于这个来自德州的红发小伙子来说,在19岁这个年龄,他竟然奇迹般地被安上了抚养孩子的责任。

连自己还是个没有成年的人,抚养孩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特别是在某次失败之后,他重重的把手里的尿不湿扔了出去,好巧不巧的砸到了来应征室友的高大肌肉男的脸上。
“哦,我的天。”

丁满也没有想到两个人的相遇充满了戏剧,就像莎士比亚撞上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即使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谁。

多一个人总是好的,虽然这个叫做蓬蓬的家伙胃口异常的大。胆识不用担心家里的食物会过期了。但是,柜台小姐的眼神总是很奇怪。
“没有见过两个大男人买尿布么”丁满把奶粉和尿不湿重重的放在了汽车的后备箱,然后转头对着一脸懵逼的蓬蓬抱怨道。

丁满已经放弃和身边的所有人解释自己不是同性恋了。
特别是在自家母亲忧心忡忡的表示要让他去相亲的时候。
“得了吧,妈,没有姑娘会跟着一个年纪轻轻就拖家带口的男人的。”

当不会说话的娃娃长成穿着制服的小学生,丁满站在小学的门口,竟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他想拿起吉他再弹一曲,却想起为了不影响辛巴睡觉,他早就不知道把吉他放在哪里了。

中学生的题目就意外的难,让这个本来就不怎么热爱学习的小伙子抓耳挠腮。
“其实这没什么难的。”美国好室友率先冲锋上阵“我们只需要换一个思路。”他拿起纸笔,唰唰唰的列了几个公式。
“哇哦”辛巴的眼神立刻充满了崇拜,这样丁满觉得有些溃败。
“嘿,你怎么会这些的”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个嘛。。。”蓬蓬不好意思的耸耸肩“我好像忘了说我是麻省理工毕业的。”
“而且。。。”他犹豫着补了一句“这些只是基础。”

辛巴在他的高中时期迎来了叛逆期。
那时候在家的两个人压根就不知道辛巴又醉在了哪个酒吧。
“要不给他打个电话?”蓬蓬高大的身子缩在小小的沙发里。
“随他的便吧”丁满豪放的一挥手,哼着歌走回房间,留下蓬蓬思考着他是怎么在一个小时之内把手机满格的电量用的一点也不剩的。

高二的时候,辛巴逐渐稳定了下来,但有时会遮遮掩掩。
“吃饭的时候把那个该死的铁盒子放下”
丁满看着辛巴第三次把空空如也的筷子放进嘴里,嚼的津津有味并发出嘿嘿的傻笑声时,他叹了口气。

蓬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失落的室友。
“哦,丁满,那只是个杜蕾斯。”他这样想着,但还是放弃开口。
虽然丁满对于辛巴的叛逆一直表现的极为不在意,甚至放任他。但自己养大的孩子隐瞒了自己一些事情这个设定还是让人觉得蛮伤心的。
“他竟然有了女朋友,而且还没有告诉我。”
丁满揉乱了他的一头红毛。
“放轻松,他一定会告诉你的。”
十一
在丁满计划着怎么让两个人分手的时候,辛巴一个电话把他们叫到了餐厅。
“您们好,丁满先生和蓬蓬先生。我是娜娜。辛巴的女朋友。”
坐在包间里的女孩显得彬彬有礼,蓬蓬满意的打量着娜娜,而丁满则是考虑着给她多少钱才可以离开辛巴
但美梦有时候不一定成真。
两个月之后,他站在教堂里,穿着蓬蓬拉着他去订做的西装,哭的惊动了教堂里所有的客人。
十二
少了一个人的家立刻空荡了起来,丁满依然是上班,下班,与蓬蓬分享今天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只是不再叫辛巴的名字
“有空会回来看这种鬼话我才不信”有一天晚上,他第一次喝的满面通红。
十三
好在一年之后有一个小公主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虽然蓬蓬并不建议丁满抛下工作去照顾奇拉雅,但丁满还是乐滋滋的天天去拜访。
“也许这样可以让他开心一点”蓬蓬耸耸肩,自说自话。
十四
辛巴又一次踹开了两个人的家的门,丁满哀嚎着惊醒,在确保了自己的青花瓷瓶没有碎之后才一脚踹醒了蓬蓬。
谁也不愿意在星期六的早上被吵醒,特别是一夜的宿醉还未消。但当他听到“奇拉雅有了男朋友,而且她没有告诉我”的时候。
丁满突然精神了起来。
“哈!”他发出一声尖锐的笑声,然后以一个过来人的样子揽住辛巴的肩。“别担心,总有一天她会告诉你的。”
辛巴微笑着点点头,如果他知道自家养父在心里念叨着“嘿,瞧,风水轮流转”的时候,也许他就不会这么开心了。
蓬蓬站在楼梯上,看着丁满那个掩饰不了的窃笑,不由得想到“辛巴真是彪”
十五
日出,日落。
转眼间,两个人就都退休了。
有时他们需要老花镜才能看清楚报纸上写的什么。
“奇拉雅和高孚什么时候带他们家的小可爱回来。”
“哦,应该是明天。”蓬蓬翻了个身。“哦,是今天了。”时钟的时针和分针落在数字12的上面。“期待着吧,伙计”他闭上眼睛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