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一场闹剧引发的缘分

0
李秀芹觉得自己当年让段鹏一脚把赵刚李云龙的出租车就是个错误,他发誓他绝对不认识这个每天抱着手机傻乐的人。
他是不是又胖了?!他是不是又胖了?!
道具组的和尚一拍桌子,好像他的怒火就值拍个桌子一样。
化妆师田雨从外面默默的飘进来。
“粉底又不够用了啊。”
1
五好青年李云龙把车子停在一家剧院的门口抽了根烟。
他是个出租车司机,从17岁得到了这辆车到40岁,一直兢兢业业,致力于攒老婆本。
但是随着物价油价的飞涨,攒了几年也没攒出个啥来。
倒是这个车陪了他这么久。
李云龙盘算着要不跟这辆车结婚算了,等自己七八十岁的时候把车一砸,然后和自己一起推进焚化炉。
但是我们这不是锦鲤抄也不是什么出租抄的填词现场,暖矣,孤矣这种绕口的话是不会出现的。
于是本篇的另一位男主角就这么光荣的出现了,虽然出场方式很不雅观,是被搭档一脚踹过来的。
但李云龙的眼睛只盯在了李秀芹的身上,他本想着张口要个人家姑娘的电话,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类似呕吐的声音
“卧槽!你别吐在我车里啊!”
2
赵刚,40岁,某艺术团副团长,个子不高,身材偏胖,主要饰演革命家等角色。
优点,好说话。
缺点,不胜酒力。
在一场庆功宴上,他难以拒绝后辈们敬酒,多喝了两杯,就醉的不省人事。
谁给他酒喝的啊?谁给他的?!
团长李秀芹毫无淑女形象的从大厅的另一旁跑过来,指着几个敬酒的破口大骂。
有没有点眼界,知不知道我们老赵不喝酒?!啊?!反了你们了?!
段鹏!段鹏!骂完了一脸懵逼的后辈们,李秀芹又吼的震天响。
段鹏胆战心惊的跑过来,李秀芹二话不说把喝的已经不省人事了的赵刚往他肩上一放
出去看看有没有出租车,给他送回去。
得嘞!段鹏像背麻袋似的把赵刚背在身上,跑了出去,一会又折回来了。“我给赵副团长送到哪儿去啊。”
李秀芹气的差点站不住。“行了,我和你一起送他出去。”她一巴掌糊在段鹏背上,打得赵刚直哼哼。
两个人费劲吧啦的把赵刚从剧院里抬出来,正好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剧院门口。
“师傅,帮个忙,把他送到泰山路2号B单元2333号房。”李秀芹轻车熟路的掏出以防万一记下来的赵刚家的地址,随着车费一起递进去。“谢谢。”
然后她径直的走向车后部,对着把死命扒着车门不愿意上车还吵吵着自己没醉的赵刚尽力塞进车里的段鹏下令“用脚踹!”
然后赵刚被狗啃屎的姿势踹到了出租车的后座。
他刚想爬起来,大吼一声我没醉,就感觉胃里一阵翻腾。
接着他就听见耳边惊天动地的吼叫声
“卧槽!你别吐在我车里啊!”
他干呕几声,避开了所有呕吐物,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心满意足的睡过去了。
3
李云龙觉得自己仿佛日了狗,他一面心疼自己的车,一面又恪尽职守的把赵刚拖回了他的家。
门口的门卫像个猫头鹰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老子又不是小偷。”李云龙在心里默默的吐槽,又嫌弃了赵刚的体重“真他娘的沉,看这身材就知道是走后门进的艺术团。”
赵刚所在的小区就只有一二三号三个区域,2号在正中间,李云龙一个手拽着赵刚,一个手在他身上摸摸索索。
“他娘的钥匙呢。”
喝的迷迷糊糊的赵刚以为有人像他要钥匙,于是他解下了绑在腰带上的钥匙。
这倒是吓了李云龙一跳。
“我说兄弟,你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你要是没醉,可就得自己上去了。”他一边问还一边拍着赵刚的脸“我老李可是要回家的。”
可赵刚只给他了一个带着酒味的嗝。
李云龙认命的哀嚎一声,拖着赵刚进了电梯。
好不容易把赵刚放在沙发上,给他换了衣服,倒了杯水。李云龙就往外走,走着走着,觉得不对啊。“我老李的洗车费他还没给呢。不行不能走。”
他又退回来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我啊,就在这里等一晚上,看他明天怎么赖账。”他寻思着“这房子这么气派,怎么着这位仁兄也得给我个仨俩的。”
他正想着,就看见赵刚一脸难受的爬下了沙发。
“你可别再吐了!”李云龙手舞足蹈的准备把赵刚推回沙发,就又听见一阵胃在抗议的声音“呕!”
4
赵刚早上醒来感到一阵头痛,他坐在床上用脚找了半天拖鞋,发现不知道拖鞋跑到了床底下。
他找到拖鞋,揉揉眼睛,往洗手间走去。
中途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
赵刚透过眼泪迷迷糊糊的看回去,吓得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我家什么时候进来这么大个人,小偷?”他瞅见缩成一团睡在自家八仙椅上的李云龙。
“不对,哪有在人家家睡觉的小偷,别再是我昨天喝醉了做了什么。”赵刚突然脸红了一下,他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这位同志,这位同志?”他站在李云龙的右侧,用手轻拍李云龙的肩膀
“谁他娘的是同志,我李家三代单传,你不能给我断了后。”李云龙在睡梦中挥开赵刚的手,扭了扭继续窝在了不大点的椅子上。
“哎哟呵,懂得还不少。”明显是职业病犯了的赵刚默默的黑了脸“这位先生,这位先生。”他不禁加重了力量。
李云龙醒了,半醒,还迷迷糊糊的。他忘了昨天晚上睡在别人家,还心里想“什么时候这出租车的座位这么硬了。”
“坐车啊,你得等会。”他手在空气里摸来摸去,嘴里还念念叨叨着“这钥匙孔在哪呢。”
赵刚一下子掀翻了凳子,在别人家睡觉的人不常见,睡醒了发疯的人更不常见。
“你到底是……!”赵刚指着地上的人就起了范,动作也摆好了,脸上也带上了刚正不阿的表情。
“哎哟。。。”李云龙从地上爬起来“不坐车就不坐车嘛,这是干嘛啊。”他甩甩头,瞥见对面摆着“你再不招就要接受无产阶级主义教育”的表情的人,来了一句“兄弟,你唱戏呐。”
赵刚一下子就泄气了,同时在心里嫌弃自己的职业病。“你知不知道私闯别人家是不对的。”他换了个正常人的表情。
他不提这事儿还好,提了这档子事儿,李云龙就好像被谁擦到尾巴一样跳起来。“你你你……你得陪我车!”
“什么?我陪你车?”赵刚掏掏耳朵,寻思着这人胡言什么乱语。
“你别赖账,昨天晚上你嗷一声吐在我车里了。”李云龙说的振振有词。“不信咱下去看去,那车就停在小区门口。”
“你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你知不知道那不能停车!”赵刚明显抓住了不同的关注点。
“怪不得那门卫昨天老是盯着我。”李云龙心里嘀咕着。
“那我能怎么办啊,我可是受了人家姑娘的拜托才把你搬上来的。一身膘子肉你以为老子愿意搬你上来啊。”他显得比赵刚还要愤怒“你去,去看看我的车,那个味儿哟!我今天怎么拉客人!”
他伸手就要把赵刚往门外推。
“去什么去,去什么去。”赵刚的倔脾气也被李云龙三句两句激起来了“这是什么人呐,也太不把自己当成外人了。”他从皮夹里抽出五张毛爷爷,拍在李云龙手里“够了吧,洗车的钱加上你今天没有生意的补偿。”
李云龙没想到赵刚会这么爽快,倒像是他无理取闹了。他默默的把五张红纸塞到口袋里,抬头“你头疼不疼啊,我给你煮点粥喝?”
“滚!”一声爆喝,李云龙屁滚尿流的从赵刚家跑了出来。
赵刚捂着脸叹气“酒害人不浅啊。”
——————————TBC————————————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