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写手精分试炼七题第一题

用一方的死亡梗写一篇甜文(CP=SBSS)
小天狼星布莱克真的没想到在通向天堂的列车上还能看到西弗勒斯斯内普。
斯内普穿着他那可能多年不换的黑袍子站在队伍中,一如既往的摆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嘿!”小天狼星挥挥手,斯内普茫然的抬起头,小天狼星打赌他在斯内普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讶,但他下一秒就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冷淡又性感。
“好吧。”小天狼星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愣愣的看着地面,直到斯内普拉开了他的车厢的门。
“布莱克。”
“哦,嘿!”小天狼星绝不会相信这个手忙脚乱的人是他自己,他伸手拍拍衣服上的褶皱,又摸摸头发,确定自己保持着最好的形象。
斯内普倒是默默的在他对面坐下了,长袍划过他的脚踝,小天狼星颤抖了一下。
于是两个人沉默不语。
斯内普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小天狼星看着膝盖上放着的书,却悄悄抬眼看着斯内普。
“如果你不能认真看那本书,就不要去糟蹋了他。”斯内普突然开口,小天狼星吓了一跳。
“额。。。我只是在思考”他窘迫的随便找了个理由。
斯内普的眉毛向上挑了一下“哦,原来布莱克还会思考。”他垂眼看了一眼书脊上的名字“罗密欧与朱丽叶?”
“麻瓜小说”小天狼星伸出左手把桌子上的咖啡杯,奶浆罐和糖罐推到远远的窗边“哈利送我的生日礼物,可我还没来得及看完。”他讽刺的笑了一声。
斯内普把窗边的瓶瓶罐罐按大小排列整齐。“你看过这本小说么?”他听见小天狼星对他抛出一个问题。
斯内普毫不情愿的把头从窗口的方向转回来“是的,先生,我看过。”他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开口。
“那你觉得怎么样?”小天狼星似乎没有听出斯内普语气里的敷衍,他迫不及待的抛出下一个问题。
“很无聊”斯内普又把头转向了窗户那个方向“这样的故事在贵族中间比比皆是”
“我倒是觉得挺有趣的,瞧,多么令人伤感的爱情故事。两个人相爱却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在一起。”小天狼星露出一脸同情的表情。“但他们至少可以在死亡的路上相遇,这听起来还不错。”
“你认为呢?”他挪到窗边,与斯内普看像同一个方向。
火车鸣响了汽笛,飞快的行驶在轨道上
“布莱克先生,我不懂什么是爱,你觉得一个从小在家暴中成长的孩子会期待爱这种东西。”斯内普粗声粗气的回答了小天狼星“所以,我认为这部小说无聊至极。”
他转头狠狠的剜了小天狼星一眼“现在,让我安静一会。如果可以的话。”
“好吧,如果你坚持。”小天狼星默默的退回原本属于他的地方。
房间又陷入了安静,小天狼星继续翻着他的书,斯内普看着窗外的景色。
“咕~~”小天狼星的肚子突然发出一阵肠鸣,他霎时间红了脸。
斯内普翻了个白眼“布莱克先生,我想让你保持安静很难。”
“这不能怪我,我只是早上匆匆的买了一份三明治”小天狼星弯腰试图阻止肠鸣。他窘迫极了,特别对面坐着西弗勒斯 斯内普。
斯内普的手伸进口袋里,摸了两下掏出一块巧克力“吃这个会好一点。”
“谢谢。”小天狼星接过来,眨眨眼“巧克力?”
“巧克力可以使人平静下来。”斯内普拨开一片塞进嘴里“不是任何人都适用安神魔药。”
“哦,我并不想问你这个。”小天狼星也匆匆的剥开巧克力的外皮,他把巧克力叼在嘴里,锡纸叠成了一个小纸鹤。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斯内普咽下化掉的巧克力,皱眉。“但战争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
“我相信我的教子和正义的一方不会输。”小天狼星自信的捶捶胸口“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斯内普拨开到肩膀的长发,露出脖子上狰狞的齿痕“伏地魔让蛇怪咬了我。”他随即放下了头发。“开心吧,布莱克,恶人自有恶报。”
“别这么说自己。”小天狼星垂下眼帘,“我知道你是凤凰社的卧底。”
斯内普猛的转过头“谁告诉你的?!”
他握住小天狼星手腕的手在颤抖“这件事除了邓布利多没人会知道。”
小天狼星抬头对上斯内普盛满恐惧和怀疑的眼睛,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
“嘿嘿嘿,别用那黑色的眼珠子瞪着我”他试图缩回手腕但是无果。
“好吧,我是听邓布利多说的”他向后瑟缩了一下“但是他让我保守这个秘密。”
“哦?”斯内普看起来并不相信。
“是真的,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了他一个秘密。”小天狼星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不知道布莱克先生今年年岁几何,竟然玩起了麻瓜高中生交换秘密的游戏”斯内普冷笑着哼了一声。
“你竟然不对这个秘密感兴趣。”小天狼星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
“哦,抱歉,布莱克先生,我并不是十几岁的孩子。”斯内普把玩着桌子上的糖果,看起来漫不经心。
“算了,我也没有期盼你会好奇。”小天狼星溃败的摆摆手。“是啊,伟大的斯内普教授不会对我这个无名小卒产生任何兴趣。”他学着斯内普的语气“布莱克先生脑子里充满了没有用处的芨芨草,使他的大脑转动的迟缓又僵硬。”他站起来,解开价格不菲的外套的扣子,又把他们扣到最上面一颗
“自知之明。”斯内普把糖放进嘴里,表情显得愉悦极了,他并不觉得布莱克模仿自己有什么别扭的地方。
“好吧,老蝙蝠你看起来很高兴。”小天狼星彭的一声坐回位置上,一颗糖果在桌子上跳了两下掉落在地上。“我还以为你不会有类似于高兴或者开心的表情。”
斯内普一滞,恢复了冷淡的表情。
“哦,又变回来了。”小天狼星叹了一声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气“仿佛没有什么能让你开心的,上学的时候也这样。”
“我不觉得在被欺负的情况下还能笑的出来,布莱克,你知道你做了什么。”斯内普闭上眼睛,像是在回忆一些不好的事情。
“那是因为你和莉莉走的太近了。”小天狼星忍不住开口辩解。
“莉莉是我的朋友,和她走的近是我的自由。”斯内普大声反驳。
“但是詹姆斯喜欢他,而且从很早就开始喜欢她了。”小天狼星用更大的声音在很早上加了重音。
“与我何干,他爱喜欢谁就去喜欢谁。”斯内普不耐烦的冷笑。
“可是莉莉当时喜欢的是你。”小天狼星用力的拍了两下桌子。“而你也喜欢莉莉,不是么。”
“所以你们就来找我的麻烦。”斯内普表情平平“这样的智商我真的毫不怀疑他从来没有发现莉莉从三年级就再也没有和我去过图书馆了。”
“什么?”小天狼星眯起眼睛。
“我说莉莉在三年级就对老波特有好感,可那个白痴却没有看出来。”斯内普翻了个白眼。
“嘿,所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误会了你。”小天狼星目瞪口呆“这不可能,你在说谎。”他掐了掐自己的脸,立刻疼的吸了一口冷气。
“我没有对你说谎的必要,布莱克。”斯内普也有些微微恼怒,他这一辈子被人怀疑过太多次了,连他自己也在怀疑自己还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这样的真相。
“那么如果你不喜欢莉莉,那么,你在魔药课上看的是谁。”小天狼星眨眨眼睛“你别告诉我,你只是喜欢往格兰芬多的方向看。”
“你的脑袋里果然塞满了芨芨草,布莱克。”斯内普毒辣的说道。
布莱克突然愣住了,脑海里真的像是有一团乱草在互相缠绕。
“嘿,斯内普,我想我发现了你一个秘密。”他突然打断了斯内普的咒骂。
“什么秘密。”斯内普闭上了嘴,抬起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不,我不能告诉你,除非你亲口说出来。”小天狼星捂住嘴巴。
“哦,正巧,我也发现了你的一个秘密。”斯内普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敲动着。“很令我惊讶的秘密。”
“如果这样,我们何不这样坦诚布公的说出来,你看呢。”小天狼星大胆的提议。
斯内普摊开手,接受了这个意见。
“那么,你的秘密就是”小天狼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那种快要得到答案的兴奋和戳破对方秘密的不安同时交织在身体里。
然而斯内普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的手心正在出汗,如果不是紧紧的抓着长袍,他可能要尖叫出来了。
“你喜欢的人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也听见了小天狼星的声音,但无一例外都是颤抖的。
“西弗勒斯”
“小天狼星。”
“嘀—————”
列车尖叫着停下了,两个人同时靠在了座椅上喘着粗气,没有人能断定对方是否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他们大汗淋漓的下了车,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等一下,斯内普。”小天狼星突然回头叫住了低着头向反方向走去的黑发男人。
“怎么?”黑发黑袍的男人诧异的转过头。
“我想说,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见面,互相握一下手吧。”棕瞳男人紧张的搓着手,迫切的想要得到对方的回答。
“好啊”斯内普愣了几秒,转过头去,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希望我们还能遇见。”
小天狼星点点头,虽然斯内普已经看不见了。“一定的。”他用右手抚上左心口,然后转身向前走去。
18年后,两个年轻人在剑桥大学的校园里相遇了,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但两个人对对方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好,我是西里斯 布莱克。”看起来年长的那一个首先回头打了招呼。
“西弗勒斯 斯内普。”然后他得到了黑发男孩的回应。
“瞧,我们该握个手,以后就是朋友了。”西里斯笑着提议。
西弗勒斯不确定的把手伸过去,当他感觉到对方手心的温度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微笑。
“你好,朋友。”
—————————END————————
番外之拍摄花絮

小天狼星抬头对上斯内普盛满恐惧和怀疑的眼睛,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
于是他深情款款的吻在了西弗勒斯的眼睛上
一旁的哈利说自己要被闪瞎了,并且他不知道自己教父脸上的巴掌印是哪里来的。


“你喜欢的人是”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也听见了小天狼星的声音,但无一例外都是颤抖的。
“卢修斯 马尔福”
“西弗勒斯 斯内普”
诶诶诶诶诶诶诶?!这个剧本哪里不对啊!
赫敏从人群中挤出来,陪笑着说,这是隔壁LMSS的剧本。
当晚,马尔福庄园传来几声不明的哀号声,第二天马尔福家主卢修斯 马尔福向魔法部提出一个星期的病假请求,而躺在床上没有力气起来的某魔药教授对此表示深切的理解和同情。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斯内普咽下化掉的巧克力,皱眉。“但战争到底如何我也不知道”
他伸出舌头舔掉了沾在嘴唇上的巧克力碎屑
当天的拍摄瞬间因为小天狼星失血过多而停止,赫敏胃疼的捂着脸“这样下去半个月大概是完成不了了。”
——————————是真的END—————————
PS:设定为久久不想去投胎转世的大狗和新晋鬼魂教授的故事。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