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一个小段砸

说起来两个人的第一次都脱离了他们的想象
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两个人都不敢想象他们现在可以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小天狼星看着他的丈夫,他穿着黑色的睡袍,领口反常的敞开,露出突出的锁骨。
“他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东西。明天开始养胖他如何,哈利那边有一本食谱看着还不错。”小天狼星心里念叨着,手上也没闲着。他解开了黑色睡袍的带子,让它慢慢的从身上滑落。
西弗勒斯觉得有些害羞,四十几岁的人了,除了在某些夜里自食其力以外这是他第一次被别人碰触过。
他红着脸别过头,尽量避开小天狼星的视线。他不敢睁眼,虽然他很想知道小天狼星现在的表情。
然后他觉得他的脸上有水痕划过
“什么?”西弗勒斯顿住了,他摸摸自己的脸,发现水痕是从头顶滴落的。
他睁开眼睛,惊奇的发现他的丈夫正在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哭泣。
“布莱克,我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年龄……
讽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小天狼星的拥抱堵在了嘴里。
“西弗勒斯,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更多的眼泪飙出了小天狼星的眼眶,沾湿了西弗勒斯的肩膀。
“你是个成年人了,布莱克,别像个婴儿一样乱淌鼻涕”西弗勒斯嘴里说着,手却在小天狼星的背上拍动着“现在放开我,我要睡觉了。”
“不,我不会再放开你了。”小天狼星说完,缠的更紧了,就像个棕色的卷发八爪鱼一样缠在西弗勒斯身上。“你知道我多么期盼能拥抱你。”
“我知道,我知道,西里斯。”西弗勒斯叹了口气“可我们现在该休息了。”
“明天可以请假。”小天狼星没有放手的打算“魔药课可以让马尔福家的那个臭小子代替,黑魔法可以找哈利代课。”
他的头埋在西弗勒斯的颈弯处,声音闷闷的。
西弗勒斯不自然的动了动肩膀。“波特小子会破坏了整个教室,而德拉科还有他自己的工作。”他察觉到身上的人的哼气,无奈的摇头“但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把课调到下午。”
“哦!西弗勒斯!”小天狼星再一次兴奋的把西弗勒斯扑倒在床上,他细细的亲吻着西弗勒斯的每一寸肌肤,当他看到那些伤痕时,他不自觉的又流出了眼泪。
“西弗勒斯,西弗勒斯。”他低头仔细的亲吻着每一条疤痕,不断的呼喊着西弗勒斯的名字“相信我吧,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抬头看着天花板,眼角像是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要喷薄出来。
“那就别让我失望了。”他抬起手,轻轻揉动着小天狼星的卷发,在恋人的抽泣声中缓缓的露出一个微笑。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