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如果不帅作死般的搭讪是会被打的


西弗勒斯走在新宿的街上,他提着一个大袋子,那是他刚在书店里买的关于基础英语的书籍。
他在千叶的一家外语大学就职,一年前刚刚来到这个岛国。
从一个岛国来到另一个岛国,他原本以为气候差不多于是没有添置什么轻薄的衣服,结果那天的新宿格外的热,这使他的心情也变得有些糟糕。
“快些回去吧,家里还有些冰水。这个糟糕的天气。“他低声的咒骂着。
然后那个男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跳出来了。“嘿,你好。”他摆出了个自以为帅气的微笑。
“嗯?什么情况。”他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站住了,在日/本这个地方,外国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人群。但突然这样跳出来搭讪的还是第一位,西弗勒斯疑惑的挑起一边的眉毛。
“啊,忘了自我介绍。”那个奇怪的男人看见西弗勒斯奇怪的表情,开始自言自语,“我叫西里斯 西里斯 布莱克。但我并不严肃。”他开了个老套的玩笑。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西弗勒斯更加疑惑的表情。
西弗勒斯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这是那个叫做西里斯的奇怪男人的单方面功劳。
但西里斯马上向前了一步,这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又回到了原有的状态。
西弗勒斯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因为对面这个男人与他身高相近,他穿着一身花里胡哨的衬衫,浅棕色的眼睛紧紧的钉在了西弗勒斯的脸上,西弗勒斯不知道他下半身穿着什么,但他断定,他肯定穿着最不入流的牛仔裤,或许上面还有几个破洞。
“恕我直言,布莱克先生,您不觉我我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过于近了。”西弗勒斯开口,带着这个西欧岛国一贯的冷淡。他故意加重了自己的牛津腔。因为他可以断定对面这个男人来自美/国那个愚蠢的地方。
“哦,你是个英/国人,这真是太巧了。”西里斯高声叫了起来,一旁的人群中抛来几个责怪但又带着好奇的目光。“我也是英/国人,而我现在住在新宿,你呢?”
“千叶。”西弗勒斯不好意思的向四周看看。他真的很想拽着西里斯的领子问他“你为什么会说着一口美国腔,你的冷静和礼貌又扔到了哪里,混着昨天的宵夜一起吃了吗?”但是他忍住了,虽然这么做对他也没什么坏处。
“于是,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西里斯看起来有些期盼。
“斯内普。”西弗勒斯无奈的说出了自己的姓氏。但对方看起来并不满足。
“只称呼姓氏太不像朋友了。”西里斯摊开手“你瞧,我都把名字告诉你了,所以作为回报,告诉我你叫什么。”
“哦,上帝。”西弗勒斯越来越觉得当初停下来和他好好说话是个错误。这个愚蠢的搭讪应该立刻结束,现在。
“西弗勒斯。西弗勒斯 斯内普。”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的,那我就叫你西弗勒斯,你也可以叫我西里斯。”他说着,突然抽出西弗勒斯放在口袋里的手机,轻车熟路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了进去。
这一切发生的顺其自然,西弗勒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交换了电话号码。
“和你成为朋友真开心。“西里斯把西弗勒斯的手机又放了回去。“那我走了,有机会一起喝茶。”他挥挥手,转头钻进了一家店里。留下西弗勒斯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西弗勒斯再一次强调了上课时要用英语交流,但他在五分钟之后就放弃了。
这群孩子的舌头直的令人发指,西弗勒斯决定以后称呼直男为”日/本人的舌头。“
但他不是舌头中的一员,因为他在少年时期就发现了自己的性向。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但他之前任职的学校却觉得这是个耻辱,所以辞退了他,这才是他为什么千里迢迢背井离乡来到这个热乎乎的国家。
”这的夏天真的能热死人。“他不止一次的向自己的学姐麦格教授抱怨,但他也没打算回英/国,尽管麦格教授无数次的告诉他当初那个迂腐的校长已经退职了。
但他在这个国家并没有太隐藏自己的取向,因为这是一所女子大学。
然后他从回忆中退出来,开始大声地纠正孩子们的发音。”姑娘们,用你们像钢筋一般的舌头抵住你们的上颚,这样才能发出正确的R的音,而不是惨叫。“
他一贯采用温和的态度,但这次他实在是忍无可忍。没有人会喜欢听着一整节课的leally,但他知道其实他的学生们想要说really。
母语被毁成这样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他为自己的尖锐找了个理由,然后随手布置了任务下去,而他翻开了自己手里的小说。
整个教室又陷入了一片讨论声中。其中不乏有几个发音还过得去的,这使西弗勒斯多看了她们几眼。
讨论声被一阵欢快的敲门声打断“嘿,不好意思,学校让我来为大家介绍这栋自修楼。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和其他班汇合。希望没有打扰你们上课。”
敲门的不速之客没有得到许可就跑了进来,他的到来吸引了全班女生的目光。
”やばい、マジかっこいいじゃん”
西弗勒斯带着火气抬起头,想要看看这个“帅气”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不论他长什么样,打扰自己上课的人都应该长了一副讨厌人的样子。
紧接着他呆滞住了,然而对面的人也是。
“哦,天啊。西弗勒斯,你怎么会在这里。”来人正是西里斯,他今天身上套了件套头衫,腿上不用想就知道又是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阳光极了。
西弗勒斯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他可以预想到班里那些姑娘们是什么反应。果然他听到了“他刚才叫了斯内普老师的名字,他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没想到外表看起来严肃的斯内普老师竟然可以吸引这么有魅力的男人。”
“快拍下来,又可以出新的本子了。最近马尔福老师和波特老师已经没有什么好写的了。“
”滚出去。“他对着不速之客下了逐客令,然后回过头来恢复了面无表情。”如果你们结束了无聊的讨论,那你们可以去参观这个新的自修楼了,希望你们在半小时后回来。因为我们还有其他的活动。“
女孩们欢天喜地的一窝蜂跑了出去,留下西弗勒斯和西里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两个人静默五秒。”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他们默契的同时开口。然后西弗勒斯嫌弃的要到了自己的舌头,而小天狼星则看起来很开心。
“我给你发了消息你没有回,我还以为那天我吓到你了。”他看起来有些委屈。今天的西里斯平视只能看到西弗勒斯硕大的鼻子,因为西弗勒斯站在讲台上。
西弗勒斯回想了好久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那天从新宿回去之后就被爱学习的几个学生拉到会议室补习,回到教室宿舍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
”抱歉,我那天没有看到。“他礼貌的道歉,为自己的失误。
对面的人松了一口气,他又换上了欢快的语调。”那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嗯?你说什么?“西弗勒斯再一次没有跟上西里斯的跳跃般的说话方式。
”那天的消息,我给你发的是,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西里斯解释道。
”哦,是这样。“西弗勒斯点点头,并为自己想的太多而后悔。
”所以你意下如何?“西里斯又抛出了个问句。
”什么?“西弗勒斯又搞不清楚状况了。
”吃饭啊。“西里斯看起来无所谓极了。
“和其他人一起?”西弗勒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他有些期盼有更多的人会去,尽管他更希望可以两个人单独去进行一次晚餐。
“不,只有我们两个人。”西里斯否定的摇摇头。“去哪里都可以。”
“只有我们两个人?”西弗勒斯勉强压下内心的激动,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两个男人一起吃饭有些不太合适。”
“你不想和我共进晚餐吗?西弗勒斯。”西里斯抬起脚走上讲台,现在他可以直视着西弗勒斯的眼睛了。“只有我们两个人。吃完晚餐我们还可以去看个电影。“
他口中温热的气不断的喷在西弗勒斯的耳廓,“可以。”西弗勒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仿佛是同意了。
——————————TBC————————————
这次的教授是个在现代背景下的小英语老师,口嫌体正直的Gay一枚。因为没有战争,教授大概就是普通的傲娇吧。大概OOC了。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