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报复社会的小段子(OOC严重)

对于西弗勒斯来说,没有人会比他更擅长于研究魔药的各种用途。他们的味道,颜色,在他眼里都是值得研究,弥足珍贵的。但他怎么会想到,他与西里斯分手,也是因为一瓶小小的魔药,粉红色的,甜如蜜糖的魔药。
“你最近和大马尔福走的太近了。”西弗勒斯一进家门就听到了西里斯的声音。
“他是在质问我?”西弗勒斯把西里斯的声音在脑海中回放了几遍,感觉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们最近在为战后的恢复做准备,你知道我们能在一起也有他的帮助。”他解开灰色的外套,搭在了门口的挂衣杆上,墨绿色的衬衫很衬他黑色的眼睛,甚至显得他的皮肤更加苍白了。
“是的,是的。他有着足够大的贡献。”西里斯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比如像个娘们似的跟在纳西莎表姐身后逃跑或者哀嚎着倒地。”
“我想你应该收回你的话,西里斯。”西弗勒斯不悦的皱起了眉“他是你的堂姐夫,也是我的朋友。”
“是啦,朋友。”西里斯从身后拽出一张报纸“瞧啊。贵族学长与天才学弟的故事。我真是羡慕你有这样的朋友,可以深夜在酒吧密谈,留连忘返。”
“你在说什么,布莱克。”西弗勒斯有些生气了,但忙碌了一天他不想为了一件不明不白的事情吵架。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看报纸。,这里写的够详细了。”
西弗勒斯拿起皱皱巴巴的报纸,他明显的感觉到这张可怜的纸在之前被揉成了一团,而始作俑者又将它还原到本来的样子。
“马尔福家主与霍格沃茨最年轻的魔药教授深夜密谈,是旧情复燃还是藕断丝连,请看详细版解读。”
“荒谬!”西弗勒斯狠狠的将报纸拍在桌子上。“你竟然会相信这个,那个嗡嗡叫的甲虫什么都可以编出来,只要她用了她那善于编纂的脑袋。”
“哦,是吗。那请容我问一句,这几天深夜才回到家的原因是什么”
西里斯对着报纸上卢修斯的脸发出了一个四分五裂然后满意的笑了笑。
“没什么,只是战后的学生们懒于学习。论文的批改要多花费一段时间而已”西弗勒斯打了个冷颤,因为那样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已经好久没有在西里斯的脸上看到了。
“哦,那是我错怪你了。“西里斯的的魔杖在他修长的手指上转了一圈。“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西弗勒斯对于恋人的猜疑有些愤怒。“你以为我们真的像报纸上那样写的一样。简直是污蔑!”
“我没有想这么说。”西里斯心虚了一下,西弗勒斯从前方想他逼近,阴影逐渐把他眼前的灯光遮盖住了。
“那么你呢。布莱克,你最近好像和卢平玩耍的异常开心。你喜欢和他玩对吗?”西弗勒斯在西里斯的面前站定,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眼神打量着他的下半身。
“我和莱姆斯不是那样的关系。”西里斯胯下一紧,他把右脚搭在左脚山。
“那我和卢修斯也不是那种关系。”西弗勒斯直起身,把魔药材料一类一类的放在桌子上。
“可是你们明明接过吻!”西里斯愤怒的大吼,他太过愠怒以至于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喊了什么。
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西弗勒斯的手停在了拿出芨芨草的动作上,他保持着这个动作缓缓转身,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声音说道“你说什么?”
“哦!不!西弗勒斯!我是和你开玩笑的。”西里斯慌乱了起来“你瞧我这个人经常说话不过大脑。”
“不,你说对了。我们是接过吻。但当时是因为如果我们不接吻,我就要被揍的很惨。”西弗勒斯顿了一下“而卢修斯为了帮我解围,不惜做出这种事情。在某一方面,他要比你这个所谓的恋人要好很多。”
“西弗,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你瞧,你最近回来的有些晚,我又受了那只老甲虫的骗。请你原谅我。”西里斯试图拉住西弗勒斯的胳膊,但是被他狠狠的躲过了。
“我当然可以原谅您,布莱克先生。作为你的同事,我们都应该保持理智和成熟。”西弗勒斯面无表情,他微微抬起头,仰视着西里斯的脸。“所以我想,我们先要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
“你要和我分手?”西里斯紧张的后退两步。“不,这不可能。”
“我坚持这一点。那么,晚安,布莱克先生。”西弗勒斯并没有露出任何犹豫的表情。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小瓶子。“这个是给您的临别礼物。希望您收下。”
说完,他移形换影,连让西里斯拉住他的袍角,挽留他的时间都没有留下。
“不,西弗勒斯。”西里斯追了几步,他想移形换影,但是却放弃了。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小瓶子,上面刻着一行小字“阿尼玛格斯舒缓剂。来自于马尔福家族。”他突然想到他曾经抱怨过化作阿尼玛格斯太耗费体力。
“我真是个混账。”西里斯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但是一切都晚了。
因为他知道对于西弗勒斯来说,被至亲不相信是他压到他的最后一个救命稻草。
———————————END———————————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