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OOC无法自拔的兔子

在某个下雨的日子(SBSS 性转 普通人AU)

此文为性转!!!!性转!!!!不喜爱性转的人请不要点开这篇文章,谢谢合作。

伦敦又开始下雨了。
西弗勒斯坐在咖啡馆窗前的位置上搅动着面前的咖啡。
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三个小时,前一个半小时她在听闺蜜莉莉抱怨和一个直男结婚有多么麻烦,不修边幅,不浪漫,情人节的时候连个烛光晚餐也没有。后一个半小时她不得不坐在这里等另一个女人。
她羞于承认自己慌忙出门忘了带伞,只能告诉莉莉晚上约了西里斯去旁边的酒店吃饭。
莉莉相信了,不知道是对这个从小就认识的好朋友过于信任,不能想象一向有序的她忘记带伞,还是急着回家给哈利做晚饭,所以就没有在意西弗勒斯泛红的双耳和躲闪的眼神。
她像一阵风一样迅速付了两个人的账单,无视了在她身后大叫着要AA制的西弗勒斯,提起装着胡萝卜和洋白菜的手提袋,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临走之前她在西弗勒斯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下,并祝愿她和西里斯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西弗勒斯看着莉莉红色的头发飘进出租车里,叹了口气“就算再怎么吵架也还是惦记着对方。”她在心里默默的腹诽,你以为我没听见刚刚那通电话是詹姆斯打过来的么。
于是她又坐回了位置上,继续喝那杯还算温热的咖啡,之后才拿出手机给西里斯打去电话。
“喂?”十秒钟后,熟悉的声音顺着波线从城市那头传过来,中间还参杂着敲击键盘的声音。
“是我。”西弗勒斯装作镇定的回了一句“你晚上能不能来接我?”
对面的人似乎愣了两秒钟“怎么了?”西里斯的声音里带上了点担忧的色彩。
“我忘了带伞了,现在下着这么大的雨我根本走不了。”西弗勒斯看着路上的行人,又和她同样遭遇的,转眼间变成了落汤鸡。
“你可以叫一辆出租车啊。”对面的人瞬间松懈下来“我还要一个多小时才可以赶过去。怕是你会等的着急。”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呢,这街上的出租车这么多,她甚至可以和莉莉坐同一辆,她在期盼什么呢。西弗勒斯轻轻咬着下唇,默不作声。
对面的女人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急急忙忙的解释起来。“我没有不想去接你的意思,只是现在真的走不开。”
“没关系。”西弗勒斯打断了女人唠唠叨叨的解释“我从这里等你就好。”她犹豫了一下,思考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可是还要好久。”西里斯的声音真切又带着歉意。让西弗勒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我只是想你了。”她深吸一口气,快速的说完这几个单词,不管对面的人有没有听见就迅速切断了电话。
“天啊,天啊。”西弗勒斯在心里尖叫,她竟然说了这么腻人的话,交往这么久,她何时说过这样的话。
她不得不起身走向洗手间,干净明亮的镜子映射出她略显狼狈的样子。
她把水拍在通红的脸上,又补了补唇膏。走过柜台的时候顺便买了一块黑森林蛋糕,她现在需要甜食来补充能量,顺便冷静一下。
而城市那头的西里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把西弗勒斯说过的几个单词在脑海里排列组合了几遍,发现和她想到的没有差别。
“哈!”她突然大叫一声,手一抖,刚打好的企划书就被删了个无影无踪,吓得她赶快按了恢复键。
端着茶杯走进来的卢平被西里斯的一声尖叫惹的差点把茶杯捏碎。“发生了什么事。”
早就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的西里斯跳起来,给了老友一个结结实实地拥抱,一杯茶不偏不倚的洒在了卢平胸前。“西里斯 布莱克。”卢平大吼一声,却看见扑在他怀里的女人脸色通红“今天晚上不用加班了,回家陪媳妇去吧。”
“啥?”卢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没问什么就被西里斯推了出去,顺便还送了他一包上好的茶叶。
卢平抱着茶叶和湿乎乎的外套还没有走出几步,便听见从广播里传出了西里斯的声音“今天我请大家喝咖啡。”
“西里斯 布莱克!”卢平这下真的生气了,他甩着步子跑回了总编办公室,却发现西里斯早就跑了个没影。
但即使再兴奋,西里斯还是忍耐到了下班的时间,即使她在化妆室里踱步,绕的模特们头都晕了。
还好时针按时的走到了数字六和数字七的中间,西里斯抓起雨伞像头猎豹一样冲了出去。
雨逐渐变小了,西弗勒斯穿上大衣站在咖啡厅的门口停着淅淅沥沥的声音。
不时会有雨水从头顶的缝隙间流下来滴在她的头发里,但她仍然执拗的站在最醒目的地方。
有好心的店员说要给她叫一辆车,西弗勒斯笑着拒绝了。
她想起她并没有告诉西里斯她在哪里,只是直觉告诉她西里斯能够找到她,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家店。
分针从数字七向右侧移动着,店里的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西弗勒斯呵了一口气,搓着手站在门口。她有些抱怨自己为什么这么倔,要站在这里等她的恋人。如果不是她坚持西里斯要来接她,可能她们现在已经可以窝在沙发里看肥皂剧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要继续等下去,直到她看见那个灰色的身影从街角旁跑过来。她对着那个步履匆匆的身影挥挥手。“我在这里。”
西里斯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慌张之间没有踩稳差点跌倒,还好她及时稳住了身体。
“等急了吧。”她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放在西弗勒斯手里“我买了这个。”
“这是什么。”西弗勒斯觉得什么温暖的东西落在了她的手上,从指尖暖到了身体里。
“烤红薯。”西里斯跺跺脚,她被早上的太阳欺骗了,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风衣就出了门。“我路过了一家中国人开的饭店,买了这个。”
“什么?”西弗勒斯又反问了一遍,她不经常去中国饭店。
“baked sweet potato”西里斯又重复了一遍“中文发音是kao hong shu”她发kao的时候把嘴张的大大的,发shu的时候又撅起嘴唇。
西弗勒斯点点头,在西里斯还未收回嘴唇的时候重重的吻了上去。
———————————END———————————
普通人AU。西弗勒斯是大学老师,西里斯是报社总编辑。两个人从高中时候相识,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同居。年龄30+

写完的时候觉得把教授写的太软了,甚至有点OOC。但是是个普通女性的教授偶尔也会想对着恋人撒娇吧。应该是的。

在结尾的时候本来想加一句我爱你来着,但小哈不太喜欢这句话,就删掉了。

希望没有OOC很严重。

评论(3)

热度(38)